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回眸》章四十 回眸一眼(上)

先发个上…………今晚肝完以后明天发下。。。

文案:魏无羡与蓝忘机齐齐回溯当年,暗中推动进程,又会使小蓝湛与小魏婴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篇      忘羡回眸tag

第四十章 回眸一眼

是日春和景明,莺啼燕语,阳光柔柔地打进来,轻笼在魏无羡的脸庞上。与此同时覆上的还有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手指修长、指节分明,却如暖阳一般轻柔:“魏婴,醒醒。”

魏婴翻了个身:“好二哥哥……累……再睡会儿……”

蓝湛耐心不改:“醒醒,今日有事。”

魏婴心不在焉地问道:“什么事情能比睡觉重要?”

“……”蓝湛:“拜会温情。”

魏婴迷迷糊糊地打了几个哈欠,突然一个激灵:“哎?就是今天吗?哎哎哎哎哎快快快拉我起来,蓝湛你怎么不早……”他说到这边突然刹住,要是江澄的话他完全可以若无其事地觍着脸继续骂下去,和江澄互怼一番;可蓝湛分明从卯时就开始叫他了,这一声还怎么脱的出口?

他暗暗叹息,正想着怎么挽回点面子才好,突然就被蓝湛拦腰抱起,丢到了浴桶里。如此一来,他也不必没话找话了,顺着就问道:“什么时辰了?蓝湛,你算算赶过去要多久?来不及的话我就直接叼一只包子上路就好啦。”

蓝湛道:“无妨,尚早。早餐在桌上。”

魏婴:“二哥哥你难道听不出来,这个可怜的我想出去吃吗???”

蓝湛在浴桶边替他梳发,闻言后浅笑一声,道:“好。”

如果魏婴脑袋上有耳朵,一定比那只兔子竖得更高。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叫道:“蓝湛!那两只兔子在偷看我!!!二哥哥你不管管的吗?你家美人儿被偷看了!!!”

蓝湛:“……”

下一刻,两只兔子就被蓝湛拎着耳朵给丢了出去。门外那两只面面相觑,魏无羡道:“我发现蓝湛好像越来越不疼我了???”

蓝忘机揉了揉他,浅色的眸子里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有我疼。

魏无羡被看得一阵兔皮疙瘩,连忙摆了摆手,换上一个欠打的语气道:“那还是趴在小蓝湛身上更舒服些。”

在蓝忘机强势地要将他抱在怀里之前,魏无羡向外一溜达:“来追我啊!哎哟——”

这些日子来这两具身躯愈发脆弱了,魏无羡摔了个兔啃泥以后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大板牙,爬起来道:“我有点想回去了。”

蓝忘机缄默。

魏无羡又道:“我们的那个世界到底还在不在?究竟这一对忘羡是一场梦幻,还是我们才是虚幻?”

蓝忘机摇头。那块古石不知为何灰飞烟灭了,所有的一切只能靠猜测。他们已经摸索着走到了现在,下一步天大地大,却不知该应当如何抉择了。

——“追思。思之深者,结也。追不得者,悔也。蓝氏因缘起家,凡蓝氏血脉,皆有追思往昔之能。溯时空,倒轮回,逆天改命。”

魏无羡喃喃道:“改命,改命……若眼前的才是真实的,那便再好不过了。”

蓝忘机忽然道:“此石确实不可再流传后世。”

魏无羡一怔之下也明白了过来:“对,不错。虽然逆天,但招招凶险。蓝氏的立家先祖有足够的心志可以支撑下来,但现在的小辈却都是安逸过来的,只怕心志承担不起,也悔不得怨不得。”他顿了顿,双耳不经意地垂下,“像这样的石碑,还是毁了的好。”

蓝忘机不再说话,垂眸伫立。

屋内的魏美人终于出浴了,被蓝湛包装得妥妥贴贴整整齐齐后又是一番人模狗样,大大咧咧走了出来,拎起两只刚刚被他贬出宫去的兔子,高兴地道:“出门放风喽!”

蓝湛跟在他身后,无奈地勾了勾嘴角,避尘出鞘化作一道流光,托起两人双兔向西方驶去。

魏婴果然叼了一只肉包子,啃一口,嚼着道:“我记着成亲那天温情来的时候,在众修士中还算有些地位。这样好的一位医师,纵使不被一些修士理解,在百姓中悬壶,在世间救济,也够了。”

蓝湛道:“重回仙界,未必清闲。”

魏婴赞同道:“人世间挺好,回到这个人心叵测的修仙界,提心吊胆的,指不定还被哪个丧心病狂的指着骂,还不如在人世里享个清名,乐得自在。”

他侧头想了想,又道:“成亲那天,温情好像说要给我们调醒酒汤的来着,后来怎么没有了?今天一定要去找她问问清楚!事关重大啊。”他扯着蓝湛的广袖,补充道,“醉酒的二哥哥太可怕了,要不是我体力好,怕是三天都起不了床……”

蓝湛没有说话,然而避尘却实实在在地轻晃了一下,引得魏婴哈哈大笑起来:“醒酒汤的方子我得要一个,我可不会醉,怕就怕蓝二哥哥醉了,我得备好不是?”

避尘破风而去速度极快,将他的笑声都消融在了风里。不多时到了夷陵,看着相同的山色风光,魏婴难得地沉默了半晌,才感慨一声:“又回来了。”

蓝湛停了剑,没有向前走,反而转过身,注视着魏婴,道:“魏婴,你可想重回正道?”

魏婴牵了牵嘴角:“正道?我修习的就不是正道了?”在没事人一般的随口遮掩后,他安静下来,听出了蓝湛声音里的颤抖。

曾几何时,他也能自由自在往来,不必借避尘之力,不必御凶尸而行;曾几何时,他也灵力饱满,随便一剑红光流闪;曾几何时,他也站在过正道的巅峰,剑法、心术、天资,不比任何人差……待蓝湛一步一顿地向前走去后,魏婴暗暗抿紧了唇。

温情住在夷陵最偏的小镇上,守在了乱葬岗与阵子的中间。蓝湛与魏婴循着回帖的指引一路找过去,入眼的就是一间朴素自然的茅屋,屋前有一个小院子,栽了一桑一梓。远远望去就见到一名红衣女子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孩童读书的稚嫩声音传来,挠得魏婴心中痒痒的。

他一下子就飘了过去:“温情姐姐好!”

那孩子忙抬起头看他,拉起温情的手重重地叫了一声:“阿情姐姐!”语气就像是这位不速之客抢了他的称呼一样。

不速之客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伸出爪子想去摸摸这孩子,却只迎来了一个后脑勺。他撇撇嘴,不管不顾地在后脑勺上挠了一把才肯罢休。

温情笑了一声:“羡三岁,你怎么跟孩子较真啊?”

魏婴大惊:“谁跟你说了三岁的故事的?”

温情扬眉:“就不许小金夫人,江姑娘,和我聊聊天?厌离还说了,羡羡小时候特别可爱,给一只包子就骗过去了,哦,就跟那天喝醉了差不多。”

刚刚吃完包子的魏某人郁闷地下了结论:“师姐跟了金子轩这厮以后不疼我了。”

蓝湛走到他身边,对温情颔首为礼。温情回了礼,道:“含光君,祝百年好合。阿苑,过来,来见过含光君。”

那孩子正是温情表亲,温苑。他有些怯生生地上前,嗲声嗲气地喊了一声:“含光君。”

魏婴看得有趣,忍不住凑上前道:“阿苑,叫我什么呀?”

温苑紧紧牵着温情的手,终于不再怕了,盯着他看了半晌,好像想起了什么,开心地叫道:“无钱哥哥!”

魏婴:“……”虽说他在射日之征里和温情在处理战后事宜时总能见到这个孩子,其时温苑不过一个牙牙学语,三岁的幼童,却是认得魏无羡的。此刻这样相认,倒是让温情笑了个畅快。

蓝湛也浅浅地勾了嘴角,眉眼之间充盈了笑意。魏婴虽不是第一次见蓝湛笑,却是第一次见蓝湛取笑他,气得一咬嘴唇,冲着蓝湛就扑了过去。

温情道:“哎哎哎,孩子在这呢。无钱公子想怎么样?”

魏婴咬着蓝湛的抹额,道:“算了,听你的,就放过他一马。咱们进屋聊?”他本是客,却比主人还殷勤,温情与他处惯了的也自然觉得熟稔不生分,便留温苑一人与双兔在院落里玩耍,领了二人进屋。

倒了两杯茶,坐定了,魏婴先起了个话头:“阿苑这孩子真好。想我靠近的鱼虫鸟兽,除了那两只天不怕地不怕的兔子,就没有哪个在我手里待得过半盏茶的功夫。”

蓝湛看了他一眼,魏婴读懂其中责他戏弄鸟兽的意思,眉梢一抬,继续嬉皮笑脸。

温情沉吟片刻,道:“阿苑从小见惯了修真道法,若是强困于市井之中,一来不是我的心愿,二来他天资不错,我也不忍心就让他在人世湮没。我温情这里药堂的大门随时是敞开的,含光君如有需要,随时说明;而含光君日后如能引领阿苑一二,温情感激不尽。”

蓝湛思忖半晌,道:“如蒙不弃,愿收其为徒,悉心教养。”

魏婴猛地睁大了眼睛,道:“蓝湛!!!你要把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剥夺了童年丢到云深不知处里关禁闭吗?!!!”

温情瞟了魏婴一眼,笑道:“如果能有含光君亲自教导,那定然是阿苑的福分了。”

魏婴还是不以为然:“蓝湛啊,你想好了,这孩子才五岁不到啊。你们家现在可是倒立罚抄家规了!”

而当事人温苑正物我两忘地坐在院落里,倚着一棵梓树,无辜地眨巴着大眼睛。手上是他从含光君那里小心翼翼地接来的兔子,他细嫩的手指抚摸在兔子的绒毛上,转过一只兔子的脑袋,很是认真地替他发话:“我好喜欢你。”然后再抬起另一只兔子,道:“我,我也喜欢你。”

像是还不满足似的,温苑回忆了一下听说的轩辕决战上夷陵老祖高调剖白的故事,站到那只红眼睛兔子的身边,学着想象中魏婴的语气,叫道:“你特别好,我喜欢你!爱你,心悦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

魏无羡:“这孩子……将来定有前途。以后定然不会比你我差到哪……”

他还没来得及感慨完,便见温情与蓝湛双双走出。温情哭笑不得地听完了这出戏,打趣道:“哎,含光君可别带着我们阿苑断袖啊。”魏婴嬉皮笑脸地从后面飘出来:“那当然是耳濡目染少不了的。”

温情斜了他一眼,对他丢下一句:“下次来的时候看我不扎你几针!戒酒就不必了,魏公子,在下看您腰肾不太好啊。”然后无视了魏婴张目结舌地瞪向蓝湛理论的样子,转头对蓝湛道:“既如此,温情先多谢含光君大恩,若有驱驰,定然不负!等到他父母回来,让阿苑这孩子过几天再走吧。到时候我送他来。”

蓝湛点头应下:“好。”

魏婴以万分心疼与可惜的眼神看向温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很是痛心地叹道:“孩子,可怜你了……”说完,他突然凑到温苑耳边道:“哎,等到到了云深不知处,有谁欺负你的话,就报我的名字,知不知道?”

含光君何等耳尖,将魏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眉心一蹙便看了过去。魏婴浑身一凛,慌忙躲到温情身后,继续挤眉弄眼。

…………

离了温情的草堂后,魏婴极目四望,突然浅浅地歎了一声。他伏在蓝湛肩头,任檀香气味沁入心中,丝丝缕缕萦绕在心尖上,让他一阵恍惚。

蓝湛一侧的肩头被魏婴占据了,兔子羡只得退而求其次,伏在了蓝湛颈边,把头埋在了蓝湛的衣领里,对蓝忘机道:“不知道乱葬岗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

蓝忘机轻轻拍了拍他,道:“如若他们不去,那便我陪你。”

魏婴紧紧牵着蓝湛的衣角,走过这一条转折了他人生的道路。夷陵还是这副样子,刚刚下山时见到的衣铺也没有大改,这个小镇子还是一样的尘土飞扬。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觉得,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很好。特别好。

他突然道:“蓝湛,我想去乱葬岗看看。”

原先温氏还试着不断进入乱葬岗镇压以耀武扬威,而温氏被灭后,就再也没有世家插手管过这片不毛之地,乱葬岗的四周依旧是没人敢去。虽说魏婴离开时留了阵法镇压,却也不知道能够保持到几时。

蓝湛伸手拍了拍他,低声道:“一同。”

两人携手而行,一人背了一只兔子,向深山走去。越往前,阴气越重。避尘在前方开路,蓝湛极为谨慎地查探四方动静,魏婴则衔着一根草,负手在身后,大大咧咧地往山上走去。

他一路呼喝,或是路过这一处招招手,或是对着那棵树叫两声,可整座山头只听得到远山传来的回音,没有一只鬼怪搭理他,哪怕是一点风吹草动。

以往的乱葬岗阴风阵阵,虽说阴冷如地狱,却也有妖鬼成堆,有植株、有生气,阴诡瘆人。然而此刻的乱葬岗却死气沉沉,根本是一座死山,好似一个无边无际的深渊一般,看不到尽头,不知道消亡。

魏婴沉下脸,凝眉道:“怎么回事?人呢?!”他长啸一声,等候片刻,还没有半点动静时,他终于变了色。“蓝湛,小心。”

蓝湛见状,将避尘握得更紧,沉声道:“太过死寂。”

魏婴道:“不错,十数月不来,阵法已经压不住了。”他侧头思索片刻,问道:“蓝湛,你上次被温狗罚来乱葬岗植兰草,没有出什么事情吗?此间毒气甚重,需服用一株药草。”

蓝湛摇头:“双兔采来,兄长与我都不曾进山。”

魏婴奇道:“又是双兔?他们怎么什么都——”

不过,不待他奇完,“都”字甫一脱口,四周立刻惊变迭起!无数道黑气袭来,仿佛在此预积良久,此刻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口子,一鼓作气,如一条条黑龙般纵横穿插着避尘的剑气间,却根本不曾伤了分毫。

魏婴撮唇为哨,却见黑气愈发肆虐,脚底下腐烂的尸身也蠢蠢欲动,好似要破土而出。他急忙拔出腰间陈情,运一口气,捻个诀,笛音送出。

蓝湛剑气微收,凝神看笛声下鬼物的反应。那怨气被压制得稍稍平静了些许,魏婴的眉心却越蹙越紧。肩头其结契之灵蓝忘机竖起耳朵,直觉事情之棘手。

蓝湛肩头,魏无羡道:“有鬼物破开了阵法;抑或是……”他神色一凛,抓起蓝忘机就乘上了小型避尘,向着乱葬岗的深处冲去。

蓝忘机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抓抓懵了片刻,方控制住了避尘。剑身一晃,看得身后两人一齐心惊。魏婴吼道:“你们去哪里?!”

魏无羡在剑上比了个手势,大致往山顶洞穴内划了一下,魏婴又道:“上面凶险未知,你们岂可涉险?回来!”蓝湛亦道:“谨慎为上。”

魏无羡却摆摆手,扯住了蓝忘机的抹额,作驾马状向前飞速驰去。

他以心御气,堪堪驱散了身周一圈的黑气,与蓝忘机步履维艰地挨挤到了山顶。魏无羡道:“阵法肯定被改过。不知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连我当年也对地上这个阵法无可奈何。咳,现在依旧是看不懂的。”

蓝忘机道:“未必是人。”

他们路过山洞前,那片耕作过的田地里尽是枯草,当日种下的萝卜与土豆被阴气消磨,化作了飞灰。魏无羡不明不白地突然接了一句:“可惜了萝卜。”

蓝忘机:“……”

双兔携手向前,洞口处忽地卷起一阵阴风,裹挟着沙石泥土盘旋而来,直往双兔的脸颊上打去。蓝忘机运真气护住周身,将魏无羡拢入怀中,眉头锁得更深了。

魏无羡道:“蓝湛,你再坚持一柱香的时间,我们到伏魔洞里去。”虽说魏婴这一世里没有再护着温情在乱葬岗上避世,但魏无羡仍是叫惯了“伏魔洞”懒得改口了。蓝忘机微一点头:“好。”

魏无羡取出乾坤袋内蓝湛所赠竹笛,灌入了毕生灵魂之力,大踏步上前。蓝忘机抽出避尘,运剑如风,剑气为壁,身后抹额被卷得折了四五折,凌乱不堪。魏无羡沉吟了片刻,一脚试探着踩出,踏在伏魔洞中阵法中心。同时,他运气送出,笛音大振。

黑气一时骤停,又一时肆虐,压得胸口闷痛无比。魏无羡伸手往避尘上一抹,飞快地在阵中补了几处。与蓝忘机对视一眼后,他们同时点了点头,魏无羡便踏上了西首的方位,蓝忘机则站了在南首。

蓝忘机身边没有古琴,便手持避尘为魏无羡掠阵。而魏无羡越吹,脸色越是凝重。——不应该的,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只见这一首密室内记载的镇魂歌非但压制不住此间肆虐的黑气,更隐隐将有反噬之意!

时隔两年多,魏无羡再一次尝到了魂魄撕裂的感受。他不甘心地再加了一道劲力,普通的竹笛再也承受不住,喀地一声裂作一片一片。

蓝忘机伸手接住他,就在此时,黑气稍稍安静下来,洞中的阵法泛出了暗红的光,一眼看去诡异无比。

在阵的中心,是一块奇石。

…………

TBC.

————————————————————

实在太长了,拆开来发好了……

❤️ヾ(๑❛ ▿ ◠๑ )

评论 ( 18 )
热度 ( 147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