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11章 绿衣第三2

各位……出了点点问题……因为我标错章节序号了,导致漏发了一章QAQ,这边重新发一下,并且这一章会补在第10章的后面,之后的文章序号也会重新修改。。。我错惹!!!!

文案: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不论翻手为云复手雨,抑或九天悬河笑且歌,终是千里江山中过往云烟。天上人间,代代更迭,是为轮回。

字数:4005

首篇    《逐鹿》tag

目录

   

第11章 绿衣第三2

蓝忘机被客客气气地引到了三楼的一间雅阁内,一名青衣侍女衣带飘飘,面色苍白,给他上了一杯茶。蓝忘机点头致谢,那侍女却好似受了惊恐似的,忙不迭飘了下去,过了会战战兢兢捧一个碟子上来,不等蓝忘机接好,就一溜烟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蓝忘机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此地的买卖……恐怕不简单。他看向桌上那一盘滴着鲜血、尚跳动着的狐心,手握成拳。

魏无羡小心地踩在阵法结点之间,拿出一张请天目符,请的是阵符,见的是阵眼。只见灵光闪动处,一个复杂至极的阵法铺排开来,八卦叠加,四兽镇守,伤死门重叠了无数重,唯有生门难以寻见踪影。

“这下面……到底镇压了个什么东西!”魏无羡喃喃道。他一闪身绕过了这一处,嘬唇为哨,能召来什么是什么,只管先守在这里,以便事后抽身而退。

逐月阁后有一处小院,魏无羡沿墙头潜行一段,绕进了后院,从厨房钻进了阁中。

“你说什么?!昨天来的那两个人,是夷陵老祖和……含光君?!”

脚步声渐响,魏无羡藏在厨房灶台后,隐藏起自己的气息,与夜色融为一体。

“没错。就是他们。”听声音依然是那个“方老弟”,两人的脚步声渐响,听那人又道,“刚刚金家来人了,我说他们也忒急,这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说了会替他们瞒着,就一定会。防备心恁大。”

魏无羡随着二人声响而后退,直到逼近了墙角,蹭了一身的煤灰,却发现厨房的门被推开了。

光线漏进来,与朦胧的月光叠在一起,魏无羡一脚向后一踢,忽觉身后一空,随后失了重心,头重脚轻地栽了下去。

蓝忘机盯着那一盘血淋淋的东西,神色复杂。好在隐在了宽大的帽檐下,恭恭敬敬坐在他对面的人并不能看到那样难以言喻的神情。

“请。区区点心,不成敬意。”

蓝忘机稍稍抬头,看起来就像是倨傲得看不上眼前的东西。他斟酌片刻,道:“不必客套,直说吧。”

他对面的黑衣人扬了扬嘴角,神色中透露出些厌烦,又很快被压了下去:“大人既然如此直白,那我们也就直说了——大人,事情都按约好的进行着。你们来做什么?”

“金凌的事,给个说法。”

“那是他自己查到的。我们也没想到,这初出茅庐的小崽子能有那么大的手段。不过大人放心——他最多查到一层,后面的事情绝不会有半点痕迹。”

“证据。”

“大人……您是问我要证据?证据不应该是你们金家自己擦去的吗?”

魏无羡摔得眼前闪着点点星光,左手支了一下地,伤口处又被挫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又不得不咬着舌头,咽下了所有声音。

越来越没出息了。他想,跟了蓝湛以后越来越会矫情了,以前这点伤算什么。

上方的暗门已经合上了,下方发着一股浓浓的霉味,闷得他透不过气来。“这里不会是地窖吧?”他靠着墙小心摸索,摸了摸怀中的火折子,想了想还是放了回去。窖中酿的陈年老酒酒香已经钻入了魏无羡鼻中,正是逐月阁中佳酿“逐月”的特有桂香。

魏无羡渐觉呼吸沉重,却直觉抓到了某一个重要的结点。方才请的符效用未褪,他抬头望去,只见此刻头顶上黑紫色的符文暗暗流淌,若不是这里暗,根本就看不出来。

地面上是明符,而地下,居然还藏着一道暗符。这里除了名酿,一定还有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魏无羡再往前走了几步,忽然一阵清新的空气传来,魏无羡隔着衣衫大口喘了会儿,眼睛也逐渐适应了黑暗,能看到地上延展开来的一条银灰色的纹路,指着一直通向阵的中心。

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沿着通路追了过去。正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方天,你给我说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金家怎么会来人?!”

“谭夜老哥,你莫急。我派了无间去碰头了,那里这次来的也是位大人,先试探一下金家的态度。要是他们非要撕破脸,那么大不了换一家。”

还是方才的两人,而他们本来的意图,就是到这里来!

“他们说这里说话方便,不会有人。老哥,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咳咳咳,这里也太闷了点。”

“前面就好。前面和天井相通的,但这里要比顶阁安全。月华时间不长,这里也不会开太久,老哥,我带你去看个东西,以后到了月华之夜,你尽管从那条路进来。”

“这些……都是‘那些人’和你说的?”

“……没错。毕竟四十年了,我也等不了了……”

“是啊,四十年了。”

魏无羡心思急转,定下策来。他将自己的气息收得更隐蔽,加速向前。此中空气流通,似有另一道暗门入口。越向前走越是狭窄,地上的引路光线却越来越亮,好像一颗跳动的心脏,越往前,越接近那个真相。

“老哥,待会儿小心些。他们说这里镇着个东西,谁也毁不去、拿不走,一不小心还可能受伤——上次门开的时候,就死了两个。”

“为了拿那样东西吗?这么急干什么?”

“来日……不长了啊。”

“也是。窫窳大人就快功成了,这个期间,一定不能疏忽。能早些把隐患除了也好。”

“走吧。你我沉浮官场这么些年……景王殿下……”

前面的路越发狭窄,魏无羡不得不侧身向前,到后来只能匍匐前行了。他听得方天、谭夜两人的声音好似从另一条路岔了开去,被墙壁隔得有些重叠的回声。

——窫窳是谁?景王殿下?这场战争到底隐藏了多少势力?“就快功成”又是什么,期限几何?

蓝忘机道:“可那些人是你们的。”

黑衣人忽地面色一寒,压低了声音道:“大人不要欺人太甚——此事本来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金家这样,稍稍过分了吧。”

蓝忘机欠身道:“无意逼迫。双方心知肚明就好。”

黑衣人笑了起来,连连称是。伸手将盘子推到蓝忘机面前,笑容可掬地道:“大人请。”

借着一点微弱的灯光,蓝忘机终于看清了对面的人——那人一身黑袍,面色苍白,一双眼睛深陷,像是戳破一张白纸上的两个洞,诡异而可怕。

莫非是鬼族?

可是,鬼族本不开灵智,七七四十九日消散重入轮回,抑或魂魄强大夙愿未清而顿留于世。可是,眼前这‘人’,又怎会驻留世间并为人所用?

蓝忘机将手放到盘子边,狐心跳动着淌出血来,白瓷盘上晕染出血色花纹。他昳丽的面庞下流露出深深的抗拒。

魏无羡不顾那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认准了眼前一条路走下去。指引的光线愈发明亮,细看还能见到光线中流动闪烁的点点星光,好似那一头勾连着神圣无比的事物,令人从魂魄深处想要去触及。

一路没有设什么机关,魏无羡行进得十分迅速,就在他快要听不清两人的说话声时,眼前豁然开朗。

刹那间他仿佛置身于云海之间,明明身处地穴,却与广寒宫是那样的近,四周月华如练,朦朦胧胧的绕在他身周。只是向前踏了一步,却有如人间天上,一步飞升。——是不是只要再进一步,就能触碰到那个真相了?

魏无羡心神被重重地震了一下,由修鬼道带来的本能反应迅速护住了全身经脉、镇住心神,飞速向后退去,眼中惊恐神色未定,吐纳两下,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事物。

一路走来,能完全印证地面上是上古的镇压之法无疑。最上面一层金色只是障眼法,是普普通通的平安驱魔阵。而下面一层紫黑色的暗符确是镇压之阵,魏无羡虽未见过,却依然能从纹路间感受到震慑人心的力量。

而这个阵,镇了什么?

魏无羡抬起头——

一瞬间,那层朦胧的光雾消散,他强睁双眼看向那道绚烂耀眼至极的光,分辨出——这里镇压了一个阵。

蓝忘机冷笑一声,伸出的手又放了回去。他一把将盘子拂到地上,站起身道:“金家什么势力你们清楚,这颗心里有什么?”蓝忘机尽力克制着生在骨子里的礼数,学魏无羡一分风骨凌然的傲气与蔑视天下的霸气,下颌微微扬起,“这算什么待客之道?”

“我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知道大人您位高权重,只是……敢问大人,金家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我同族,这些……不必拘束吧?”

“也是。说开了才好办事。”蓝忘机额前隐隐冷汗,他一生光明正大,恪守正道,此刻却因事件扑朔迷离,不得不提着十二分的小心去应对话局圈套,甚至要更变说话方式,十分不适。“金家的意思很简单,合作。我今日前来,也是为探口风,既然双方诚心,自然最好。”

“原来如此。”黑衣人两颗没有目光的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看向地上那颗狐心,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大人高风亮节,我等佩服。只是大人为何愿意为金家效力,如此忠心呢?”

魏无羡被强光刺得泪水夺眶而出,却咬着舌尖,没有将目光移开分毫。修鬼道时他锤炼心神多时,此刻镇定下来,大踏步向前走去。

眼前的阵扑朔迷离,阵法好似活的一样不断流动,如涌水,似流云,变幻莫测。绕是魏无羡见识广,也不能分辨出这个阵的半点意义。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谭兄请看——”

“这就是月华之夜才开的……鹿?”

“不错,他们说,这就是鹿。”

“好温和,好舒服。”谭夜老者声音放松,似乎观赏着一道盛景一般,完全不是魏无羡眼前的耀眼强光与变幻莫测的灵力与妖力。

“时间不早了,月华一散,这里就要关了。谭兄,我们走吧。”

“那你带我来……是?”

“借一步说话而已。阁中各色人等杂乱,不如这里清净。即使有人,也都是自家人。”方天突然神秘兮兮地放轻了声音,空灵地道:“只有‘自家人’,才能进得来。”

“因此——我的身份被承认了。”

“谭兄睿智。”

“呵呵,走吧。”

魏无羡等二人远去,闭上眼理了理:‘自家人’才能进?但是,他为什么也能进来?他莫非也是所谓的……‘自家人’?

他虽闭着眼,五识却灵敏无比,思忖间,耳边突然擦过了什么,他一个跟头翻转,感觉一团火似的东西擦肩而过。下一刻,又是一团火一般高温的金光冲他而来,于是魏无羡一不做二不休,三两步冲上前去,探身进入了那个阵法之中。

依旧是朦胧空灵的感觉,但魏无羡此刻镇住了心神,已经能看清这里的大概了。光芒变得温和起来,魏无羡心神一动,明明眼前的阵法光怪陆离他此生决对没有见过,却好似被什么指引着一般,循着阵眼踏了进去,伸手入中心,灌入了灵力。

蓝忘机道:“忠心?未必。”

“哦?利益?”

蓝忘机以沉默作回应。

“大人不如和我们合作,也能给大人您想要的。金家?金家快要倒台了……”

蓝忘机凝眉,赌上一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大人重情,在下佩服。”黑衣人桀桀地笑了两声,说不出的诡异。“既然话都说开了,大人又是月华之夜纯阴而生,不如往楼上一观。逐月之景,就快图穷匕见了。”

蓝忘机颔首为礼,抬起头,伸出了手:“请。”

蓝忘机模糊了脸部,看上去有如迷雾看不真切,然而在两人视线相遇的一刹,黑衣人忽地发出了一声极其刺耳的嚎叫:“你是谁?!来人——”

TBC.

——————————————

论存稿的坏处。。。。

捂脸逃跑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