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15章 皎皎第四3

文案:(原著剧情向)
忘羡二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牵扯到魏无羡身世的蛛丝马迹以及父母战死之谜。于是二人围绕这个,抽丝剥茧,层层探寻。

文案: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不论翻手为云复手雨,抑或九天悬河笑且歌,终是千里江山中过往云烟。天上人间,代代更迭,是为轮回。

字数:3624

首篇    《逐鹿》tag

目录

第15章 皎皎第四3

蓝忘机应付得并不算吃力,他被缠在一团看不见的线中,要解开只是时间问题。站在一个血池的前方,分明再前一步便是复杂至极的阵法,那人却及时停了步,只将蓝忘机引入这个提前布好的陷阱里。蓝忘机几乎是同一刻便回过神来:那人只是为了将自己支开。

魏无羡与聂怀桑赶到的时候,蓝忘机依然沉着气在挑开自己身上的乱麻,及至抬眼见到魏婴,才手上一抖,避尘掉落在地。

魏无羡忙跑上去,唤出两个小鬼帮忙扯开了蓝忘机身上的怨灵结,道:“蓝湛我没事,那家伙没把我怎么样。你呢?没事吧?”

蓝忘机摇了摇头,解开结后,他剑指血池:“聂宗主,此处才是终点。”

魏无羡:“这片血池必然是战后形成。怀桑,是你所为吗?”

“不是。”聂怀桑道,“你们知道我前十几年一直在做什么,哪有闲心管这些。我来的时候,这里早就是血池一片了,近些年还在扩大。”

魏无羡眯起眼睛:“因此,这是涿光族人所为。”

聂怀桑:“不错。涿光族对此地格外慎重,因此我认为此处至少埋藏了什么线索,让他们战战兢兢,却又寻之不到的线索。”

蓝忘机道:“你可寻得?”

“没有。”聂怀桑自嘲一笑,“这么隐秘的东西,我怎么会知道?不过中途倒是有发现。魏兄,我寻着血池摸索的时候,觉得……这偏近鬼道。”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四十年前我还不会跑呢!”

“魏兄别激动,没说你。我指的是,你所修之道,可能与涿光族颇有渊源。不信你可以试试。”

最正宗的血池是在一片肃杀血气之地天然形成,其中的血最为浓稠,且可保千年温度。而人为的血池则始终无法保持活人的温度,只能用于淬炼血尸,进而为增强自己所用。

魏无羡当年在乱葬岗上的血池……却只不过为了世人眼中的不可能,千方百计唤回一个温宁而已。

而眼前这个血池,翻涌着铁锈逼人的血腥味与腐味,时不时冒出一个血泡来,显得面目可憎,令人作呕。

魏无羡忽然把手伸进了血池里。

蓝忘机一凛,一把拉住他,却还是迟了那么一步,魏无羡已经触碰到了翻滚的血水。“魏婴!”

魏无羡左手依然有些动作不便,但却足以稳住蓝忘机,右手接着伸了下去。血很稠,是一潭酝酿得很好的血池。“血水微凉,不是天然形成。但外表温热,内芯冰凉,如果只是起了一个阵,把尸体人为投入了一部分,后面的步骤没来得及做,全靠天然造化而成也不是不可能。”此刻魏无羡神色微冷,就好像看着自家酿的一坛子酒一般,说着加了什么什么料,毫无波澜。

蓝忘机蹙眉:“魏婴。”

魏无羡知道自己应该拍拍蓝湛的肩,说一声“我大体知道了,我们回去吧”,可一种强烈的冲动拉着他想要一探究竟,好像溯本求源一般,牵引他去寻找归处——他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蓝湛,我想下去一探。”

“魏婴!”“魏兄你疯了吗?!”

“蓝湛你松一松手,我不会有事的。血池吞噬不了活人的,最多是溺水死。我水性可比你好多了。”见蓝忘机依然冷着脸,魏无羡又笑着去拽他的袖子,“别不信啊蓝湛,大不了下次我们在水里试试啊。”

蓝忘机身子一僵,抽走袖子,拿他没办法。

魏无羡便除去外衣,缓缓下了血池。脚尖碰到血水的刹那皱了皱眉,没让任何人发现。——水的表层,居然近乎是热血的温度,像是刚刚剖开一个活人的内脏一般,新鲜而又滚烫。

可是搅和一下,就凉了。

魏无羡没再作停留,一口气扎入了池底。这个血池外面看上去一点都不大,下面竟然深得像口井,而且肚大口小,冒着汩汩的气泡,也不知是从哪个黄泉幽冥里冒出来的。

魏无羡修鬼道,能在血水中视物。他睁开眼睛,红色朦朦地看去,四下里飘着几只残尸,破烂的衣服随意飘着。

他潜得更深,在接近无光的底部发现了一点晶莹,越是靠近,便越觉冰寒。他在水下屏气时间已不短了,蓝忘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略微有些变音,是在唤他回去。

魏无羡飞快地摸完了那一点周围的情况,终于牵出了一个阵法收尾的地方,找到了那个隐蔽的鬼阵——触手时,光亮乍现,被血水翻动得有些柔和,显现出在逐月阁密室里的图案完整地绽开——是一朵盛放的九瓣莲,周边是金星雪浪的牡丹,团团围了一圈,再往外层还有炎阳烈焰的赤浪,以及朝廷的龙纹。不,不——为何云梦莲花坞会是这个标志的中心?为何金氏、温氏都有参与?

魏无羡仍记得逐月阁时隐约看到的九瓣莲花纹,只是被那道封印闪出的光亮刺了眼睛,未及看真切便消失了。而今清清楚楚看见了,他又沉默了。这里,依稀与逐月阁是一样的封印。莲花坞……江叔叔不可能到过这里,因此只有可能是魏长泽,自己的父亲所为。父亲不是在这场战事之前便已仙去吗?九瓣莲的纹饰为何会留在这里?

魏无羡头痛欲裂。蓝忘机的呼喊声一声声敲进他的心里,他迅速退出了这个封印,往上浮去。

蓝忘机一把抱住他,拉他上来:“魏婴,怎么去了那么久?”

魏无羡抹了一把脸,接过蓝忘机递来的帕子擦干,才道:“下面有点深,所以待的时间长了点。里面只有一些失败的血尸,没什么特殊的情况。可能是我多虑了,走吧。”

他随手把蓝忘机的帕子往怀里一塞,披上外衣便走了出去。

聂怀桑也跟了出来:“魏兄、含光君,到不净世休息一晚上吧。”

“行啊,我和蓝湛再逛逛,领略一下你这儿的风土人情再回去。聂宗主也陪了我们那么久了,先回去忙着,我们晚上自然会过来叨扰,不会跟你客气的。”

聂怀桑笑道:“行。”

天上挂起一轮明月,皎洁的月光透过云层洒落下来,披在忘羡二人肩头。魏无羡寻了一处清泉好生清洗了一番,才到镇上买了中衣换了,并和蓝忘机吃过了晚饭,走在清河的一条乡野小路上。

血气仍洗不干净,若有若无地弥漫在鼻尖,将月光也染上了一抹血色。都说皎皎者易污,当今世上,皎皎明心更是不知何处去寻了。

蓝忘机问道:“你不信聂怀桑?”

“不信。”魏无羡道,“蓝湛,我和你说过,逐月阁的地下封了一只‘鹿’,封印极难解开,我推测正是因为这道封印,让涿光族的人进退两难,所以才死守着那一块地。而我刚刚下血池时,遇到了同样的封印。”

蓝忘机静静地看着他,听他讲。

魏无羡:“我怀疑,这里很有可能也是一只‘鹿’。当然,也有可能是些别的、他们不知深浅的东西。”

蓝忘机:“嗯。”

魏无羡被他这声应和逗得笑出了声,又随即敛了笑意,道:“怀桑他对我们隐瞒颇多,这一点,蓝湛你也一定发现了,所以我们隐瞒一点也不算什么。蓝湛,我怀疑怀桑和涿光族的人有接触,清河这边……很奇怪……”魏无羡揉了揉太阳穴,“我说不出哪里奇怪,之前试探怀桑的那一句‘安顿流民’是切入口,但是我不知道……”

不知道遗漏了什么,却仿佛是异常重要的一件事。

“含光君,魏前辈!!”

“思追儿?”

远远的,一堆黄白蓝紫混杂衣服的少年向忘羡二人挥手:“有含光君和魏前辈在,就不用怕了!”

“含光君不用多说;魏前辈那么厉害,说什么也不会抛下我们的!”

“就是就是!”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觉得这些少年把他捧得有些高了——是不是太抬举他了?

蓝忘机对蓝思追点了点头,注意到了他们后方:“这些人是……”

蓝思追道:“我们出来夜猎正好经过这里,发现西南角上有异。魏前辈改进的风邪盘真是好用,把方位指得明明白白的,我们发现这些流民被困在西南的一个山洞里,就打破了阵法,将他们救了出来。”

金凌道:“不错,还有不少世家子弟,大都约着一起夜猎,一来二去的,就被风邪盘引过来了。”

魏无羡向他们身后看——

救出来的流民已几乎不能称之为人了。形销骨立算好的,大部分人跟着他们一路下山,早就累趴下了一小半,他们的衣服破烂不堪,有些服装还比较统一,看样子像是路过哪一片赈灾地带时领的衣物,颜色偏灰,衣角上有一个统一的“梁”字标识。

魏无羡眼角一跳,从怀中摸出一块满是血水的衣服碎片——正好是一个磨损了的衣角,只能看到“梁”的一角,剩下一个“刃”了。——但是这块破布,却是他刚刚从血池中带上来的那块。

当时魏无羡没觉得有什么,换洗衣物的时候看到,也只是随手塞进了怀里而已。实在是没有想到,怀桑的手笔更大、更可怕。

被少年们救下的流民看上去饿得快死的占了十成,十成里面有九成都额头泛红,脸颊发黑。据流民所说,也曾大夫们看过,大夫以为是疾疫,束手无策,就走了。

魏无羡伸手给一人搭脉,看了看那人的气色,怎么都觉得……那人像是已经入了土,透着已经就木的死气。倒是和他一直打交道的东西很像,简直一脉同源——尸。

倘若温情在的话,她定然不会坐视不理。只可惜魏无羡对这一道实在无策,现在更是分身乏术。

人间,可尚有温情在否?

“感谢小公子们相救嘞,不然我们以为就要困死在那个洞里了……”

“我的妻儿啊,她们在路上和我走散了,可怜我们本想来北都讨个生活,我又被捉到了那种地方!”

“我说,这些人和那些人的打扮也差不多啊!该不会是一拨人吧?离了虎窝又入狼洞?”

“不会吧……这些小公子打了好久,辛辛苦苦把我们带离开,救咱们这些人,图啥子啊?”

“这个……魏公子啊,”一个看上去机灵些的青年听了他们称呼,问魏无羡道,“俺们得了啥子病?有的治莫?”

魏无羡听着熟悉的方言,表情一言难尽:“你们路上碰到过谁?回想一下,是从什么时候起,你们开始不舒服的?”

“这位……公子,”另一人看向蓝忘机,试探着问道,“您认识一个穿黑色衣服,衣服前面有一个特别大的金色兽头的,和你们……做着差不多事情的人吗?”

TBC.

——————————————

啊,马上就要进入大学了,还是争取每周五更新哟~

求评论!么么哒~

怀桑他……我还是先不剧透了吧。

评论 ( 15 )
热度 ( 48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