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涅槃(下)

涅槃 上    

目录

*字数:5081

*七夕第三发!完结啦~

*龙凤梗

【二十四•十三年后•大梵山脚下】

三人循着走尸出没的路一直追寻去,追到了大梵山下。

山下百姓门窗紧闭,山头一簇烈火熊熊燃烧着,一面大旗迎风张扬——竟是温氏炎阳烈焰。

魏婴眉头一皱:“死灰复燃。”

蓝忘机咬着牙,似乎是隐忍着什么,看向魏婴的眸子也格外深沉了些。

莫玄羽习惯性地向后躲。

魏婴无法,上前随意敲了敲一家人家的门:“有人在吗?”

门里一个青年的声音:“没人!”

“……”魏婴:“哦,那行,把门开开。”

门里:“……”

“哎,别介,一家人嘛。”

“谁跟你一家人了!”

“那,你姓什么?”

“……蓝。”

“哟!巧了!我还真就姓蓝!话说你怎么会姓蓝呢?跟云深不知处有什么关系?”

蓝忘机:“……”

“得了得了,给个面子嘛。寄个人在你家行不?我们去山上除祟,放心吧,一定还你们一个太平。”

门缓缓地隙开了一条缝。

【二十五•十三年后•大梵山】

“蓝湛!”魏婴喊完,忙捂住了嘴,低声解释,“哎呀……不知怎么的就……含光君息怒,忘机兄,忘机哥哥……”

两人寄放完一人一驴,魏婴哼着小曲儿就上山了。蓝忘机深呼吸了几下才稳住心境,轻声道:“没事。魏婴,不必拘礼。”

那一声“魏婴”喊得直往他心里钻,心里忽地泛起一股酸涩感,前尘过往如迷雾一般扑朔而来,他在其中迷了方向穿行良久,忽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在他头顶说道:“魏婴。”

魏婴惊醒过来,见蓝忘机在身边略带紧张地凝视着自己。他笑道:“蓝湛,我没事。……蓝公子凑我那么近是想干什么?”

“没有。”

“真没有?”

“没……有。”

“唉,那真是太可惜了。哟,前面有情况,二哥哥去看看?”

蓝忘机眉间抽了抽,不知是为了那无师自通变换多端的称呼,还是因为前面强忍着说了没有。他持剑向前走了几步,只见其上走尸围着一个营寨,营寨内正是温氏驻军。

魏婴:“他们这是搞什么名堂?”

蓝忘机:“悄声。”

魏婴:“喂!你们在——搞——什——么——名——堂——”

蓝忘机:“……”

但见一群走尸冲了下来,魏婴灵巧避过,抽出随便,几道剑气便击倒了一片走尸。蓝忘机也随即应战,三两下将围攻过来的走尸除了个一干二净。

温氏不知何时起,以大梵山为据点,寨内应当绘有两层阵法,其一为魏无羡十数年前所制召阴符,其二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防尸阵。

两重效用叠加,便形成了如今走尸拥簇却进不去的场面了。寨内安然无恙,寨外若有人来犯,则走尸会率先扑向触手可及的活人,而不必再去追求阵中那不可望不可即的东西。因此,走尸、甚至是凶尸、厉鬼,都成了温氏的防具,亦是武器。

“他们就不怕掘井自投挖坟自埋引火烧身吗?”魏婴骂了一顿,又随手解决了几个围过来的走尸,随即不屑道,“这么用,实在太浪费了。暴殄天物啊。”

蓝忘机眉心皱了皱:“魏婴。”

“哎呀……我又没准备怎么样,想哪里去了啊你!”魏婴不知哪儿来的肥胆子,伸手捏了捏蓝忘机的脸颊,手感竟意外的好,“蓝湛,你说这么多走尸,都是怎么来的?”

“尸变、召集。”

“嗯,也无外乎这两种。只是苦了大梵山脚下的百姓了。其实看这寨子,建了应该没多久,温氏是大举迁移而来。一开始放出有走尸出没的风声,引修士前来夜猎,而传出去以后温氏立即入驻——那么金凌他!”

魏婴不及多想,三两步冲破了屏障——阵法只对邪祟生效,对常人进出却是无碍。真正与魏婴对上的,是温氏修士。

魏婴朗笑一声,“随便”剑出鞘,几道红光与温氏的剑对上。蓝忘机同一时间拔剑,“避尘”清亮的剑气竟与魏婴配合得天衣无缝,好似前世里就是一对一般。

魏婴在蓝忘机的配合下打得得心应手,舒服极了,温家修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几招便败下阵来。安静下来后,魏婴不知动了什么心思,拉过了蓝忘机,在他下颌轻轻点过一吻,眯起眼睛一笑:“蓝二哥哥,你好厉害呀。”

蓝忘机衣袖中的手不禁握成了拳,僵硬着道:“你也是。”

魏婴舔了舔牙齿,一副魇足的样子。

“进去吧。”

“好。”

把守的几人未及放出信号就被一锅端了,因此里面还没得到消息。魏婴与蓝忘机缓步走入,思索着他们的布局,以便推测金凌可能在什么位置。

像温氏放出的这种走尸泛滥的消息,成名修士一般不屑一顾,除含光君逢乱必出外,其余来咬钩的只会是少年子弟——他们要的也正是这个效果。捉年少子弟容易,到时候以他们作为要挟,逼玄门百家束手就擒。

魏婴蹑手蹑脚地摸入了一条走道,查明无人后,对后面蓝忘机挥挥手,又侧身一转转入了一间小屋子。这边没什么灯火,魏婴用手在门板上轻轻重重地扣了几下,见没有回应,立刻转入下一条走道。

如此转了半天,到第五间屋子的时候,终于有回应了。回应他的也是轻轻重重的几声,节奏略有不同。

魏婴的眉毛扬了起来。

“金凌,你那边什么情况?”

“有很多弟子,都被困在这里了。魏婴,救我们出去。”

魏婴看了眼蓝忘机,觉得自己应该搏回点面子:“叫我什么?”

“魏哥哥……”

“哎,真乖。等着,我撬门。”只见他把随便抽出来,对着门眼钻了几下……“咦?随便怎么了?闹脾气了?哎,蓝湛,剑借一下。”

避尘:“……”

避尘剑身古朴厚实,用来撬……啊不,砸,这种大巧不拙的锁正好。

砰哒一声,锁断了。

蓝忘机:“……”

里面涌出来一群的小孩子,魏婴忙疏导着他们跑出去,蓝忘机自觉断后。

金凌:“魏婴,你怎么找来的?舅舅呢?”

魏婴:“江澄不是早就来找你了吗?这个没用的。”

金凌:“你!倒也没说错……这次你确实比他有用点……哦,我知道了。”

魏婴:“你知道什么了?”

金凌:“不是你有用,是含光君!是含光君在!”

魏婴:“……”

蓝忘机搭住了魏婴的肩:“不,是他。”

这一下,鸦雀无声。

直到一队人马快出去时,跟在蓝忘机身边的蓝景仪才轻声对蓝思追说道:“含光君,和这个魏婴,是不是……”

蓝思追脸涨得通红:“你想什么呢!”

蓝景仪:“思追,我们有目共睹啊。你看,谁不是低着头不敢看不敢说话?”

蓝思追把声音压得更低:“别说了。”

蓝忘机与魏婴都耳力极佳,把两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魏婴嗤地笑了出来,回头隐约见蓝忘机耳廓红了。

走两步,乍泄天光,魏婴一抬手,后面的人自觉停了脚步。“前面是什么动静?”

众人静下来听,依稀可闻门口处灵力爆破声,打斗的人听起来不多。金凌侧耳听了片刻,神色一凛:“舅舅!”

魏婴道:“江澄必定也想通这一节,寻进来了!快走,我们里应外合正好!”

“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往哪走?”

蓝忘机声音略急促了些:“你们先走!”话未及落音,避尘已经和身后那人的灵剑对上了。

“铿”一声,蓝忘机后退了几步,那人屹立不动。

魏婴在前方飞速与江澄应合了,将众小辈送出后,折了回去。

“蓝湛!引他出来打!”

“好!”

蓝忘机且战且退,不多时便被那人逼出了甬道。那人出来时,魏婴惊住了——竟然是温若寒!

传闻温若寒几近飞升之质,不知活了多久,更没人能探出他修为几何。而蓝忘机竟与温若寒都有一战之力!

“江澄!小兵交给你了!”

“你给我放心吧!滚去帮蓝忘机!”

紫电抽过众修士,将他们圈在了一处范围内,边上走尸敌我不分,更有众小辈加入,顿时成为一片混战。

而寨内,风起云涌。

魏婴足尖一点冲上,蓝忘机侧身给他让路,同时转过一圈攻温若寒右路,魏婴封死了温若寒左路,温若寒不得不应蓝忘机那一剑。

又是一声灵力爆破,蓝忘机胸口剧震,对魏婴点头。

“蓝湛你坚持一下!”魏婴从温若寒左路退开,喷出几团三昧真火,落在温若寒可能的落脚点,在蓝忘机与温若寒交剑的同时,一剑刺回。

温若寒不惊不避,将剑横持,毫不费力地击退了两柄灵剑。蓝忘机与魏婴俱觉手臂一麻,灵剑近乎脱手。

温若寒道:“你们既破坏了我的计划,是不是把你二人留下抵债?”

“休想!”魏婴收回灵剑,远远地看了江澄一眼。

江澄脸色一变:“魏无羡你敢!”

可惜那一眼不是询问,而是告知。

云梦莲花坞藏了三年的秘密,终于再一次公诸于世——魏婴,即魏无羡,一道刺眼的灵光后,现出了真身——他是世间遗落的最后一只凤凰,终于涅槃重生了。

蓝忘机的眼眶红了。

温若寒死死盯着江澄看了片刻,将剑对准了魏无羡。魏无羡振翅起飞,长啸一声,投下数点火花,团团围住了温若寒。蓝忘机自知比灵力不敌,硬碰硬决不可取。

自古龙凤一体,单打独斗,自然是赢不得的。

蓝忘机斥避尘而出,在温若寒接下这一击的同时,也化出了真身。

魏无羡终于明白了——若他不是真龙,又怎能灭掉我三昧真火?果然,相见时记忆的涌现,力量的强化,奇异的熟悉感、亲近感,他就是他的龙,他是他的凤。

龙凤在空中盘旋两圈,一道天雷直接砸了下来,凤凰的三昧真火紧接着跟上,温若寒避无可避,凄笑一声,引颈自刭。

原来上古大荒起的信仰,不是凡人撼动得了的。谁都不行,哪怕他近乎飞升。

可是飞升又是怎样的呢?

没有人知道。

大抵不信神明,心无敬仰,是永远也不会为这世界所容的罢。

【二十六•十三年后•大梵山山脚】

龙凤缓缓落了地,相视一笑,已不必多言。龙在天上时便下了一场雨,灭了地上的火,消去天雷痕迹,万物复苏。

尸变的纷纷倒下,众人将他们焚化后埋了,入土为安。

蓝忘机与魏无羡携手下了山,去到寄放莫玄羽的地方。

莫玄羽看上去正常了许多,脸上虽依然涂脂抹粉,但好歹粉底正常,腮红隐隐,仔细看起来清秀又俊俏。他红着脸,挽着屋里那青年的手出来,对忘羡二人侧头一笑。

魏无羡:“……”

蓝忘机:“……”

这一对鸳鸯究竟是怎么被乱点的!

魏无羡笑。蓝忘机突然握住了他的手,神情近乎小心地问道:“魏婴,你说这世上还有龙、凤吗?我好想见见,看看他们是怎么活的。”

魏无羡听了这和蓝忘机完全对不上的的说话语气,愣了愣:“不知道。可能有吧。”

蓝忘机眸子的星一下子黯了下去——魏无羡尚未恢复记忆。

他辞别莫玄羽,拉着魏无羡到一片隐蔽处,对着心口就是一剑。

魏无羡哪里来得及反应,猛地扑过去抢走了蓝忘机的剑:“你干什么!”

蓝忘机浅笑道:“龙的心头血,是最好的滋养物。你十三年前受创太多,才致重生用了十年,之后又不得迅即恢复。”

魏无羡犟道:“我不吃!你把剑收了!”

蓝忘机低低笑一声,揽过魏无羡,低头将心头血尽数度入魏无羡口中。一个略显笨拙的深吻,强迫地让魏无羡吞了下去。

魏无羡被吻得天旋地转,眼角两道泪水不知怎么便滑落下来,晶莹而又多情。

“你若不吃,我便抽龙骨给你了。”蓝忘机嘴角挂着几滴血,说这句话时又强势又血腥,可魏无羡闭了闭眼,回想起十三年前东海诀别那一幕,只是想哭。

他把蓝忘机伤口包扎好,轻柔地舔去蓝忘机嘴角的血,想起刚刚蓝忘机问的话,答道:“天下那么大,你愿意陪我一起去找吗?”

“嗯。”

【二十七•十三年后•不知处】

蓝忘机取出琴,环过魏无羡,道:“小时候便说要为你抚琴,这么多年,再赠你一首《鸥鹭忘机》。”

“好。”魏无羡枕在蓝忘机肩头,亲昵地蹭着他的领口。

古琴声泠泠然响起,泛音空灵,一连串如海水涛涛、如鸥鸟飞舞,一似东海之广阔,一如他们初见。海上之游,心中始终存了一点清明,一点忘机。

魏无羡取出笛子,清越的笛音一跃冲天,如飞鸟般穿越过整片山林,向云霄而去。蓝忘机也随之变了调,改奏《忘羡》。

蓝忘机写给他的,忘羡。

情到深处,魏无羡丢开笛子,深深地吻了蓝忘机。

【二十八•十四年后•东海】

一龙一凤相对点头,又忽地相视一笑。海边涛声阵阵,龙腾空飞起,长啸一声,天地忽地变色。

原本明朗的天空倏地暗了下来,乌云堆叠起来,炸响了几道闷雷。

如果有人在东海边看着,便知是有人在渡天劫了。

龙在云层中穿梭而行,猛然间,一道天雷劈了下来,炸出了东海千丈高的海水。而龙安然避过。

突然,雷阵里又穿出了一只凤凰,雨水纷纷蒸腾起来。霎时间,天雷滚滚,比方才多了一倍不止,炸得滩涂上焦黑一片。

“没事?”

“没事。”

“好,那咱们继续。”

滚滚天雷,九死一生。暴虐的白色闪电折了几折,从空中劈下,追着堵着忘羡二人躲避的方向袭去。凤凰尾羽过长,一个不防被炸焦了一根长羽,撇了撇嘴。

龙对他宠溺一笑。

……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三天三夜,也许在他们眼中早已过了千年,雷停了下来,太阳重又透过了云层,刺出一道光亮来。

龙最先睁开眼睛,变作了人形,衣衫褴褛,却跪了下来,伸手揉了揉凤凰的脑袋。他的羽毛依然是那样柔软。

蓝忘机拂过那根被烧焦的尾羽,低下头去,亲了一下。

身后传来嗤嗤浅笑:“蓝二哥哥,你做什么呢?”

蓝忘机脸一红,回过身去吻他。

莲花坞、云深不知处,那些除不去的黑色烧痕在刹那间消散,连带着那段浴火中的记忆也淡去了不少,仿佛甘霖缓缓淌过心头。

远方龙凤盘旋而上,不知是谁先起了头,随后大片大片的人跪了下来。帝王将相、寻常布衣、修士仙者,匍匐于华夏信仰之下,朝天三叩九拜。

【终•十四年后•东海】

凤凰盘旋于梧桐之梢,长鸣一声。赤羽在朝阳下熠熠生辉,而他的眸子比金乌更灿。

刹那间,百鸟齐鸣。

东海之滨,龙洒下点点甘霖,凰带去缕缕暖阳。花开遍野,草绿满山。未黯下的星辰依稀闪烁着,喜鹊飞上枝头,向凤凰匍匐,随后高声鸣唱了起来。

今夕何夕?道是七夕。

——完——

  

各位,迟一天的七夕快乐!!

忘羡他们天天过七夕!

评论 ( 12 )
热度 ( 196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