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涅槃(中)

龙凤梗    

字数:5371

目录

【十五•三年后•云深不知处】

“含光君!”“含光君含光君!我们下次去哪夜猎?”

蓝忘机一身白衣,轻抚乌木古琴,抚定琴弦,缓声道:“去东海。”

“最近岐山越来越肆虐了,还自诩太阳,却圈了那么多地,根本不让别的仙门世家有活路嘛!”蓝景仪嚷道。

蓝忘机道:“谨言。”

蓝思追:“含光君,我们这三年里去了那么多次东海,请问含光君是否在找寻什么?”

蓝忘机垂了垂眸,轻轻颔首。

嗯。寻他。

【十六•五年后•不知处】

天地茫茫,魏婴,你究竟在何处?

【十七•十三年后•路上】

人海茫茫,他该不会……生在了湿寒的云梦大泽吧?

上一世魏无羡便是在那里出生,他让他去看看,他便去了。可是云雾缭绕,却不见他。他去了,看了,为了一个约定跑遍了万水千山。前十年里去莲花坞不下十次,江澄每次见了他都横眉冷对,可是没有就是没有。

蓝忘机边走边想,循着尸气赶来,却突然被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这里是……莫家庄。

怀中的少年慌忙作了个揖,抬起头来,只见是个清秀的男子,错眼以为是莫家庄的公子,忙道:“这位公子别见怪,我不是什么坏人,你家可有邪物作祟?不是,我、我就来看看风水——额——这么说也不对……公子,公子?”

他的手突然被眼前的人紧紧握住,那人本该是浅琉璃色的眸子突然似要喷火,与周身的冷冽气质格格不入。

魏婴方才围着人家屋子转毕竟有些做贼心虚,这才好好看眼前的人,但见他身侧佩剑,身上穿的白衣明明是姑苏蓝氏的作派,再看到抹额——为何明明素未谋面,却如此牵动心神?

蓝忘机似乎半刻也不愿放手,颤声道:“魏婴……魏无羡!”

“魏婴你给我——”江澄匆忙赶来,愣住了。

【十八•前尘】

第二次再见到那只小凤凰,他已经会化形了。魏无羡找他比较起来,蓝忘机竟比他先了三天,教凤凰好不憋屈。龙凤化了形后长得飞快,两人在一起待着时几乎是一天一个变化。

魏无羡:“蓝湛,你说……这世上还有龙、凤吗?我好想见见,看看他们是怎么活的。”

蓝忘机:“不知。”

魏无羡:“哎蓝湛你别这样啊,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就当游山玩水好不好?你看我不远万里地过来找你,而且好不容易看到一只龙,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冷漠啊?”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没有什么?你还是不肯去?”'

蓝忘机:“……去。”

魏无羡一把拉起他的手:“我就说嘛,走走走,来江南的路上我也看过好多风景,这会儿荷花大概开了,莲蓬不知熟没熟,哎以后来云梦,我跟你采莲蓬去!师姐剥给我们吃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低下头,浅浅地勾起了嘴角。跟他在一起时,仿佛整个世界都流光溢彩,与他那绯红的长羽一般,展开时自青至金,熠熠生辉。

他不需要说什么,魏无羡自会替他说;他只要轻轻往魏无羡身边一站,浮世三千,有他守护。

江南池塘里的荷花果然开得正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花瓣舒展开来,洁白如羽的花瓣上拉出丝丝的红线,仿佛无形中牵引着汇聚到花心,再伸往远方。

魏无羡赤了脚坐在池子边打水花,蓝忘机便静静地看着他。他忽地俯身掬起一捧水往蓝忘机身上扑去,去势太快,蓝忘机愣是被泼了一身的水。刚有恽色,见了那张嬉笑的脸庞,又涣然消散了,只扬起一个浅浅的笑来。

水打湿了白衣,映出清晰的锁骨、有力的线条,以及那如同晴光映雪的浅笑……魏无羡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感觉浑身上下,有一处跳动得飞快。

他禁不住长啸一声化了原形,振翅而上,盘旋在江南烟雨中。一道彩虹在那样的光辉下无声息地出现,一条白龙冲破了虹彩,直上云霄。

江南现霞彩金光,而西北却有人红了双眼。

【十九•十三年后•莫家庄】

“蓝湛?”一时间,江澄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不是愤恨,不是哀怨,不是欣喜……却蒙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往前尘。

他随即控制住了表情,道一声“含光君”,拉过了魏婴。蓝忘机颔首回了礼:“江宗主”,手上却半点不肯放松。

被两头死死揪住的魏婴依然懵着:“魏无羡?他不是已经……”

蓝忘机一怔,试探着问道:“你……你记忆有损?”

魏婴道:“没有啊?我生下来到现在,虽然记性不太好,可是确信从没见过含光君,也不知道魏无羡是谁。”

江澄骤然发现,一天一个变化的小凤凰,在见到了蓝忘机以后瞬间成熟了起来,与十三年前那个身影依稀重叠在了一起。

蓝忘机定了定心神,道:“魏公子,是在除祟?”

魏婴道:“是。含光君也来啦?”

蓝忘机轻轻颔首:“既如此,不妨一同。”

魏婴自来熟地跑了上去:“嗯!好啊!含光君,我总觉得你好熟悉,我是不是……真的见过你?”

蓝忘机低下了头,教人看不到他轻轻一哂:忘川河边,东海之滨,你真的,不曾记起?

“小心!”魏婴拔出了剑,击退一只突然扑来的凶尸,“这里怎么会有凶尸?!”

莫家庄里突然冲出来一个蓬头散发、脸上涂着两团不均匀胭脂的男子,疯疯癫癫地叫喊道:“我说了有凶尸!她们不信啊!公子、公子,你看见了吧?是有凶尸吧?”

蓝忘机不知该如何安慰,站在那里只是点了点头,“嗯。”魏婴舔了舔嘴角,莫名发现这位含光君有些可爱,又驾轻就熟地挡在前面处理起了这种事情:“哎这位小兄弟,你是莫家庄的人?”

那人道:“对,我……我是莫玄羽。我不要……我不要……凶尸!有凶尸!他们……”

魏婴轻拍他肩膀:“好好好,莫公子,他们不信,我们信。你可愿意跟我们一起除祟?”

莫玄羽的眼睛一瞬间亮了一下,又黯下去:“骗我——你们都骗我的——”

魏婴笑道:“怎么会呢?江澄!你说,把他带回云梦可好?”

江澄翻个白眼:“你怎么不自己解决?你不是有能耐吗?……那莫公子,你放心,江某定给你一个容身之所。”

魏婴眯了眯眼睛——想必蓝忘机与江澄也都看出来了,眼前这人是入过玄门的,只是不知道怎么疯了,又被赶了出来罢。

他主动拉起莫玄羽:“那我们走吧,去看看林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引发了尸变。”

【二十•三年后•东海】

击退东海边作乱的蛟龙,蓝忘机支退了小辈们,一人坐在东海之滨,化了龙形,好像在等什么。

“公子,听说东海这边出了条蛟,咱们捕回去,也能做一味药材了。”一个烈焰阳炎纹饰的男子当先走着,身旁跟了一个纹饰稍淡些的,再后面是温家的一众高阶修士。

“公子您瞧,那边有条龙!是不是……就是我们前两年碰上的那条棘手的龙?蛟呢?!他——”那人突然像被扼住了咽喉一般,随后呛起了水一般咳得撕心裂肺。

而蓝忘机始终在海里一动不动。

公子温旭抬手:“杀。”

“可是公子,我们不活捉了吗?”

温旭:“活捉?!呵,你们捉得住?”他愤愤地咬了咬牙,“就地格杀。”

“是!”

温旭倨傲地朝蓝忘机一笑:“怎样?我怎么就不敢应战了?”

龙从海中翻涌而起,看向他带来的近一千高阶修士,没有多说,只道:“动手吧。”

龙忽地仰天长啸,两条龙须如银丝般张扬,龙爪向天一指,即是一道雷电劈在了温氏阵中。

温家修士无不震动。

【二十一•三年后•云深不知处】

东海的雷电风雨持续了整整三天,蓝忘机早就把小辈们遣回了姑苏,一人对战温氏一千修士。近乎歼灭对方。

又三天后,蓝忘机浑身伤痕地回了云深不知处的祠堂。他遣散了小辈,直接跪了下去。

蓝曦臣匆匆赶到,还没从那个震惊遍全天下的消息中回过味来,便看到忘机跪在了祠堂前,一言不发。

蓝曦臣陪他一起跪在了祠堂前,“忘机,你……”

“兄长,我错在三。其一,未知会长辈,一意孤行。其二,与温旭约战,不曾透露消息。其三,兹事体大,恣意妄为,弃生命不顾。当罚。”

蓝曦臣叹了口气,在他前面放了几瓶药:“伤口疼吗?过会儿去冷泉疗伤。”

蓝忘机摇头:“不必。”

“之后的那三天里……他也没有出现吗?”

蓝忘机垂眸不语。

蓝曦臣轻轻拍了拍他:“他一定会回来的。”

蓝忘机以温氏近千修士血祭东海,东海上空暴雨下了三日三夜,与数千道灵剑剑气交汇,一时间无人敢踏入半步。

三日后,蓝忘机大捷的消息不胫而走。

温氏主力近乎全灭,受此大挫,不得不在各方面息事宁人,安静蛰伏下来。

普天同庆。

却有谁知,他不过为了一人。

蓝忘机自嘲地笑了笑,牵动了伤口,眼前一暗倒下。

战后的三日三夜他带着满身伤痛游遍东海,可原来那人涅槃的地方,竟非重生之地。

罢。也算是为了天下黎民,除去一害吧。

【二十二•十三年后•莫家庄】

魏婴欢喜地拖着莫玄羽上山进了林子,转头一看蓝忘机低着头,足尖反复磨蹭过一点,不由好笑,又生拉硬拽地把蓝忘机给请了过去。最后那个翻白眼的江澄……这谁?自己滚过来!

林子里安静异常,连蝉噪声也听不见一声。魏婴难得找到机会,忙对蓝忘机这位前辈先贤大侠摇起了尾巴:“含光君你看,这里安静得过分,一般不过尸变和凶尸出没两种情况。玄羽,这边是什么地方?”

“我家祖坟。”

“哦,难怪了。”魏婴向四下看了看,“这边靠山抱水,身后三座大山……哎?那座长得像饭碗的是什么山?”

莫玄羽:“……大梵山。”

魏婴道:“哦,好名字,大饭山,果然形象!说道哪了?”

蓝忘机:“……”

魏婴接着说道:“三面靠山,成风水汇聚之势,右后方龙口对着此地,岂不是龙吐珠之宝地?这边的风水,旺盛还来不及,怎么也不该闹鬼啊?”

蓝忘机点了点头,静静听他下言。

果然,魏婴语气一变,逼问莫玄羽:“你们莫家庄近日可有发生过什么?比如……风水改命、有人横死,或者是多年恶行……”

莫玄羽突然点了点头,随即放声大哭。

“这孩子……该不会是被欺负怕了吧?”魏婴喃喃,“他们虐待你了?”

莫玄羽一边啼哭,一边翻找着怀中,不多时,一块金星雪浪牡丹玉牌掉了出来。

江澄一惊:“金家!”

蓝忘机看清纹路,神色一凛。

魏婴喊道:“兰陵金氏嫡系子弟!你……”

莫玄羽死命抱着那块玉牌,哭喊道:“他们赶我……我不交!他们赶我走!我抱着、不交!”

魏婴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嗯,你不会交的。你永远是金家的人。……他们为什么要赶你呀?”

莫玄羽看了看魏婴,又看看蓝忘机,脸上竟突然泛起一圈红晕:“……因为、因为喜欢……”

魏婴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看向蓝忘机:“呃,你喜欢谁?”

莫玄羽:“阿瑶。”

魏婴:“……谁?”

江澄愣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金光瑶???”

莫玄羽抿着嘴抬头,低头,害羞地点了点头。

江澄:“……”他厌恶转身,“这事我管不了!你们两个……唉,你们两个……我走了!”

江澄心中烦乱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年魏无羡祸害得江家莲花坞差点覆灭,温氏欺人太甚,却是蓝忘机与蓝曦臣一力赶来护持,保下了云梦全家。这样纠葛的事情,江澄心中过不去。

“也好,”魏婴真心实意地道,“正好听说阿凌去了大梵山除祟,江澄你还是跟着看看吧。”

江澄转头看向蓝忘机:“含光君,魏婴他……”

蓝忘机:“我会看好他的。”……不会再放他走了。

江澄刚走了没多久,魏婴还在安慰莫玄羽的时候,林子深处突然传来了动静。

魏婴惊觉起身:“我去看看。”

蓝忘机放心不下他,只得带了莫玄羽,立刻跟着上前。魏婴回头对蓝忘机一笑:“含光君哥哥,你放心我好啦。除走尸什么的,我可最在行了。”他左眼眨一下,神情近乎轻佻。

蓝忘机:“……”

也没见他费什么劲,几团三昧真火丝毫不差地向着奔来的凶尸袭去,顷刻间把凶尸清了个干干净净。

然而……好像多发了一团。

“哎呀……”眼看着火团就冲一棵树去了,魏婴咂咂舌,求助地看向蓝忘机,“忘机哥哥……帮个忙呗?”

蓝忘机右手朝那团火一抹,几点雨珠下来,即刻将火灭了个干干净净。

魏婴心中暗惊,表面拍手笑道:“忘机哥哥好棒!”

蓝忘机实在受不得他这样的调戏,别开了头去。

“忘机哥哥,我看这凶尸都是来自大梵山,去看看?”魏婴侧过头,偏要钻进蓝忘机视线里,“哎对,把莫玄羽也带去吧,他……也算是无家可归了。”

蓝忘机:“好。”

魏婴:“哎,玄羽,你肯跟着我们一起走吗?”

莫玄羽把头躲进袖子里:“嗯。”

【二十三•十三年后•路上】

魏婴哼着一段小调,悠哉悠哉地骑着莫家庄顺来的小花驴,蓝忘机在前拉着缰绳,莫玄羽……手上系了根绳子,慢吞吞走在后面。

魏婴突然一拍花驴子:“这样不行!”

蓝忘机回头:“如何?”

魏婴冲着蓝忘机一笑:“含光君是前辈,理应我来拉绳子,含光君哥哥坐着才是。”

蓝忘机:“……不必。”

魏婴撇撇嘴,又走过了一段路,再次猛地一拍驴子,直接把驴子惊得向前冲了几百步:“还是不行!”

蓝忘机御剑赶上,问道:“如何?”

“忘机哥哥,你不觉得我们走得太慢了吗?忘机哥哥,你会飞吗?不御剑的那种。”

蓝忘机静静地看着魏婴。良久,他道:“不必,边走,边除走尸。”……一边,聊聊天可好?

魏婴听话乖乖点头:“含光君,你名字叫蓝湛,对吗?为什么叫蓝湛呢?”

蓝忘机牵着缰绳的手一紧:“因为天是湛蓝色的。”

“哦,明白啦。云深不知处的天可蓝了。”

“不是云深不知处,是东海。”蓝忘机低声道,“东海的天是湛蓝色的。”

“咦?含光君从东海来?”魏婴突然笑起来,“掉下山崖然后捡了玄门秘籍杀回来的吗?”

蓝忘机轻轻笑了笑:“我生在东海。”

魏婴第一次见到蓝忘机笑,直接愣住,差点从驴子上摔下去——用不用这么好看啊!他还有没多久就要飞升了吧!

花驴子怒背上的人不争,使劲尥蹶子。

“啊,东海,我倒是去过一次,海很大,我还想看看天外有什么的时候,被江澄拽回家去了。”

蓝忘机这次沉默了会儿,直到魏婴伸长了腰看过去,才缓缓地道:“下次,我带你去。”

魏婴要不现在是人形,耳朵早就竖起来了。含光君说要带他去东海玩!

那是不是该礼尚往来一下?

“忘机哥哥!也来我们云梦玩玩?”

“一定。”

魏婴:“蓝湛是天空的意思,那么忘机呢?”

蓝忘机:“《黄帝•列子》中记载鸥鹭忘机的故事,这亦是一首琴曲。佛语也有忘机的说法。我的字,便叫做‘忘机’。”

魏婴脱口而出:“好字!好字!!忘机兄好厉害啊!我也想到我的字了!我就叫做无羡!忘机、无羡!好不好听?”

蓝忘机心中一酸,眼睛微微有些湿润:“嗯,好听。”

TBC.

——————————————

七夕快乐!

明天成眷属!

评论 ( 11 )
热度 ( 138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