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12章 绿衣第三3

文案: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不论翻手为云复手雨,抑或九天悬河笑且歌,终是千里江山中过往云烟。天上人间,代代更迭,是为轮回。

字数:4118

首篇    《逐鹿》tag

目录

第12章 绿衣第三3

就在魏无羡要进入阵眼时,一道强光闪起,他忽地被弹开了数丈,胸口剧震。他不甘心地撑起,抽出随便,灌满了灵力再一次指向阵眼。

纵横的红色剑气划破了金色的光罩,愣是被打破了一个小口。魏无羡抢身而上,身边突然逼仄无比,他觉得自己又到了夷陵乱葬岗上,身周尽是恶鬼,那里没有天道,没有光亮,只有你死我活。身体被撕裂了一道道口子,四周全是鬼气,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就像此刻一样。

他双手奋力撑住那个小口,正要潜入时,那光罩却已恢复,重又变得坚不可摧。左手再也撑不住这个力道,他重又被强光弹了出去。

——终是灵力不济。如果他的左手完好,大可以一手持剑,一手运鬼气劈开这片混沌。如果他是当年全盛,大可几道剑气肆虐划开。可是……

没有什么,比力不从心更恨了。从前明明可以信手拈来,如今却拼尽全力也达不到。

魏无羡退后,喘一口气。估摸着时间,恨恨地咬了咬牙。

但是,就刚刚在打破光罩、未及修复的一刹那,他见到了一个图纹。

如九瓣莲展开,奇文异符重叠了数層,灵光闪烁,绚烂无比,分明不认识,却好似一块熟知已久的印记,直直击中了心底魂魄。

黑衣人倏地后退了几丈,好像一张薄纸被线牵引着一般飘去,神色冷酷,眼珠通红似是受到了极大的背叛:

“原来你根本不是试探我们的态度才摔掉狐心血,你根本就是不吃!觉得恶心!这样大补的狐心,我还当‘大人’自制出众,高风亮节,原来竟是……”

“来人——”那人喊得歇斯底里,仿佛信仰被败坏了一般。

蓝忘机压低了帽檐,遵照了魏无羡最后留下的指示——被发现后,无论如何不能被揭开身份——跑。

魏无羡大口喘着气,觉得地下越来越闷,就像是地下的门被关起来了一般,那种窒息感重又出现了。——他能感觉到,谭夜、方天二人所说的“门”,就要关上了。

他记着路线,如鬼魅一般飞速穿行出去,就在要离开这个地穴的时候,他听到了上方传来的骚动——

他心中一跳——蓝湛!

魏无羡立刻顾不得什么了,命之前召来的小鬼在阵法附近制造了些动静,自己则潜入了前院与蓝忘机约好的地方。

他学老鼠“吱吱”叫了两声,很轻,接着便安安静静地融入黑暗,在角落里等蓝湛。

楼阁中动静不小,灯光忽明忽暗,像是被衣袖掀动,暗风阵阵。二楼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剪影,蓝忘机向下瞥了一眼,却因为身后人步步紧逼而抽不开身,于一隙之间仓皇躲过一击,身形不算狼狈,却有些焦急了。

魏无羡恨一声,心说:“二哥哥……翻窗啊……”

他心思急转,后院留下的小鬼拦不了多时,必能看出受人操控的端倪来,随后便要冲到前院来查人了。此处阴气甚重,尤其是今夜,鬼气逼人,一时之间想来不会往夷陵老祖身上想。但是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此刻最重要的,还是与蓝忘机先行离开。

正思谋间,下一刹,二楼的烛火忽地熄了。

楼上的动静越来越大,他几乎可以听得到蓝忘机腹背受敌的声音,再逼仄些,只要动起刀剑,蓝忘机必有危险!

魏无羡蒙了面,三两步跳上窗檐,试图打破窗户带走蓝忘机。却不料他刚刚翻身到窗户边时,附近突然弹出了一道光影,一道与他方才看见的金光一致的图纹闪了闪,随即隐去——这里还有暗阵!

魏无羡内伤未曾恢复,此刻不曾运气抵抗,被金光里的灵力直直繫入体内,咳出一口血来。

而此时,追到前院来的人已经看到了他。

蓝忘机蒙住了面,在一个黑衣人与几只绛衣青衣女鬼之间穿梭,试图引乱他们形成的包围而逃脱。

那黑衣人尖锐地叫了一声:“你究竟是何人!”

蓝忘机脚下未停,闻言却忽地想到了一个对策。今日既已赌了那么多回,也不差这一次了——

他向后倏地一退,衣摆掀起,却道:“告诉你?休想。”

黑衣人正要从侧里突击,见他向后退来,不由大喜,便掌为爪,猛地伸出了数寸长的黑色指甲,向蓝湛后颈抓去。

蓝忘机向前倾倒,无意中掉出了一只长刀形状的配饰,轻响一声砸在了地上,在淡淡月光下泛着蓝光。蓝忘机动作一闪而过的慌张,作势要去抢。然而黑衣人反应、身手更快,比鬼魅还快地飞至那配饰边:

“聂家?”

——他们要一个答案,不妨就给一个。

魏无羡被弹飞的一刹,听到里面形势又变,那黑衣人尖锐的嗓音拖出“聂家”二字,显得愤怒而力竭。

赌得好!如果要备着两个人选的话,除了金家,下一个最好的选择就是聂家!

聂家前些年江河日下,虽然根基还在,但要在一时之间雄起,只怕没有些外力不行。聂怀桑知情吗?他会参与这场动乱吗?他在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蓝忘机顿时的动作显得同样愤怒无比,他一道灵力打去,直接粉碎了那块配饰,趁黑衣人一愣之际,从夹缝之间破出了重围。

黑衣人不慌不忙,挥手道:“放他走。”

魏无羡很快就被一群人围在了中央。他舔净嘴角的血,仰着头看了周遭的人一眼。月华散去,淡淡的月光下,他的侧颜平添了一些苍白,遮住的头面下,眼神凛冽。

他当年在乱葬岗上对付魍魉的手段,远不止世人所知道的那些。射日之征战场上鬼笛御尸不过是其一,在乱葬岗那样尸鬼横行的地方,没有点镇住万鬼的手段,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在厉鬼的地方,就要用厉鬼的手段。

战场上的阴气不够,故而也用不出;但是此处,却是足矣。他的指尖上慢慢地缠绕起一道道黑线,就像是有生命一般,一点点凝聚、化形。此式,名为“化煞”。

前来围剿的皆是绛衣青袍的魍魉,看上去像是那黑衣人的手下。魏无羡试过御鬼,但是明显此处有着如阴虎符一般的效应——他控制不了。

阴风阵阵掀起他衣服下摆,魏无羡扬手一挥,几道黑线便缠向了他身周几人,刚一触及到他们的瞬间,就听到了凄厉的尖叫,阵中不能传声,便在逐月阁内徘徊不去。

以煞克煞。

魏无羡冷笑一声:“贵阁平日里招待的侍女也是这类货色?那可真是……黑啊。”

他身周搭起了网一样的黑线,向前一步,众鬼便退一步,随便沾到就是抽髓化骨的疼痛——痛到了魂魄里。

黑线尽是以阴气化成,魏无羡翻手为掌,前踏一步,忽地侧身避过一道只剩残影的攻击,穿过他的魍魉一惊,待要抽身而走时,已经被黑线缠住了。

她刚要失声尖叫,脖子就被缠住了。抽拉之间,连声音也未发出半点,就消散于这阴气之中了——仿佛来时无影,去亦无形。

这是人间的魑魅魍魉。

魏无羡道:“我不管贵阁平日里怎么样,但是,贵阁竟还有金家人助力……只怕我们是备选吧?”

这时,那黑衣人忽地从二楼跳下,拦在了他面前:“聂家这是什么意思?”

魏无羡在前院站着,蓝忘机也不停顿,冲出重围后便向楼下赶去。到了前院,就看到了这样一副情景。

“你!”

魏无羡一愣,煞气陡然消散。他右手向后一挥,一团鬼雾朦胧地缠住了追来的人,拉住蓝忘机便要后退。

“走!”

“站住!”黑衣人身形远比二人要快,一瞬间便拦在了两人之前。“给个交代!这个局,你们聂家还想继续吗?别忘了,当年的战场可是……”

魏无羡将鬼雾凝成一道网,与蓝忘机走之前,留下干干脆脆的二字:“继续。”

鬼雾后,二楼的楼阁里,那黑衣人脸色惨白,昏暗的灯光照出阴恻恻的侧影,嘴角勾起一个阴诡莫辨的角度。他借着灯光细细看了看蓝忘机送来的那张纸,随后将其碾作了齑粉。

“好,好……聂家……”

一位青衫侍女走进来,收了黑长的指甲,重新变得翩翩可爱起来。她行了个礼,小心地收拾起地上的残局。

黑衣人看着那团齑粉,猛地抬起头:“前两日来阁中的忘羡二人,如今在何处?”

侍女小心地答道:“探子回报,两人去了莲花坞,在那里歇下了。”

“云梦……离夷陵可不远啊。”

魏无羡绕到逐月阁后贫民窟的街道上,三两下窜进了一个小巷里,一扫周身的冷冽,又恢复了笑眼,对蓝忘机道:“二哥哥这么久才被发现,真是太厉害了!说说……骗到了什么情报?”

蓝忘机掀开帽檐,低低笑了一声,密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扇动了一下,“聂家。”

魏无羡眉梢一扬,“二哥哥聪慧过人——骗人的招数一学就来,我等歎服——这里还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不料蓝忘机却直直地看着他,没有走动。

“二哥哥?”

蓝忘机皱眉道:“你身上鬼气,有些过于重了。”

魏无羡一哂,立即认错:“我错了。”

蓝忘机一把拉过他,死死盯着他道:“你不珍惜自己,其他人又怎会重视你?你当年……”

他想说,你当年任由自己堕落,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谁还会在乎你?你现在的身体本就脆弱,还如此折腾,要让他……让他怎么办?

到时候魏无羡再一次身死,魂飞魄散,哪里还来的第二个莫玄羽?到时候,自己便散丹随着他一起去吗?……

蓝忘机闭了嘴,只是甩甩袖子,示意走吧。

魏无羡神色黯了黯:“蓝湛,我……会珍惜自己的。你放心。当年的事情,无论哪一件,都不会再发生了。”

“……伤口疼吗?”

“蓝湛?”魏无羡一愣。

蓝忘机的目光不容置喙,分明就是对魏无羡身体情况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先走。靠着我。”

江畔,两人携手而立。晚风吹起二人的长衫,猎猎作响,忽地便有了“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开阔幽寂之感。梢头一只老鸦拉长了嗓子叫了一声,混在江水声中。

蓝忘机:“我见过聂家的通信配饰,皆是首任阔刀的吊坠,情急之下以石子障眼法变化而成,随后碾碎,不留痕迹。”

魏无羡凝眉道:“我们前几日去逐月阁去得太大大咧咧了。今天这件事上是我们讨便宜,但我们的身份恐怕也瞒不住。”

——这普天之下,出现在逐月阁的两人,一清冷,一会鬼术,实在屈指可数。

蓝忘机看了看天,眉间一蹙,似乎有什么要发生一般:“清河是逐鹿之战的战场。”

“什么?”魏无羡失声道,“蓝湛你怎么查到的?”

“古书上记载不明,但是刚刚那黑衣人的话语可考。结合所知,不难推断。”

记载那几年历史的内容都被人刻意抹去了,如果没有前一辈人物的参与,要做到这样密不透风,几乎不可能。而不论玄门,还是朝廷,皆是如此——死的死,缄口的缄口,那桩事就像一片逆鳞一般,被人小心翼翼地呵护了起来,掩藏在琐碎纷杂的世事之中,企图盖到天荒地老。

——可是,有一群人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既然如此……”魏无羡抬起头,清冷的月光斜照在他脸颊上,蒙起一层看不清楚的迷离与悲悯。

“去清河。走一步是一步吧。”

月光慢慢地模糊起来,月华褪去,夜空一洗如水。秋风微凉,脸颊上有湿冷的水丝拂过——却是下雨了。

魏无羡忽然低低地唱了起来:“绿兮衣兮,绿衣黄裹;心之忧矣,曷维其已!”他的声音低沉而带着磁力,蓝忘机转过头去看他,他牵了牵嘴角,继续唱道:“心之忧矣,曷维其已!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一片乌云遮蔽了明月,雨丝冰凉,蓝忘机揽过魏无羡,输送灵力替他抚平胸口震伤,魏无羡轻笑一声,唱完了最后两句: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TBC.

——————————

照例求评论啦……

悦悦8月2号去终南山,山上没有信号,所以到时候设定时更新……(如果我写了忘羡的话,嗯)

以前以为可以日更,现在……我争取周更吧QAQ

评论 ( 18 )
热度 ( 85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