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叶黄】【古代AU】叶落天涯 章六 埋骨之地

文案:嘉世镖局、蓝溪巫阁、中草药堂、兴欣酒楼……一曲江湖,一曲天涯。

                                        叶落天涯tag

目录

  

字数:4934

第六章  埋骨之地

西湖畔的一场打斗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芳草依依,夕阳斜照,地上的箭头、跑过摔过的痕迹,全部被不着痕迹地抹去了。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是夜,叶修躺在兴欣酒楼的楼顶,向月而望。春日乍暖还寒,砖瓦冰冷,他却浑然不觉,微微皱着眉,反复摩挲着千机伞。

身后万家灯火,马上就要三月十五了。

砖瓦轻响,叶修笑了笑,腾出些地方来,身边就跟着躺下了一人。那人轻唤一声:“老叶。”他用回了自己的本音,语气一如当年。

叶修道:“想问什么?”

黄少天:“这不废话嘛你不知道我想问什么?”

叶修懒洋洋地笑了一声:“想听你亲口问。”……他什么时候也这么矫情了。

黄少天伸手过去,抓住了叶修的手,才道:“为什么退隐?”

“呵,陶轩不让呗。”

“不让你什么?他逼迫你参赛,逼迫你露面,他偏安一隅,还不让你去北境?”黄少天的手猛地握紧,“你为他为嘉世卖命奔走这么些年,这些年名次下跌明明是嘉世内部出了问题,他却全盘怪罪于你、连却邪也不让你带走?”

“身外之物罢了。”叶修道,“其实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

“从……从这把伞开始?”

“嗯,”叶修笑了起来,“它是有名字的,叫做千机。”

“千机伞?”黄少天坐起身子,拿过了伞,“给我玩玩。”

叶修:“轮到你交代罪状了。说,怎么从蓝溪阁跑出来了?”

黄少天道:“我无事一身轻,哪里不能去?再说阁主也同意放我出来历练历练。”

“夜雨声烦这个身份也是喻文州帮你编圆的吧?”

黄少天:“这不废话嘛我们阁主那么能干、武功又高、人又好……其实啊老叶,我以夜雨声烦这个身份的时候见过你几次吧?那会儿你也没蒙面是不是,看哥记性好吧?”

叶修一手敲下去:“哥你大爷!”

黄少天把玩遍了各个形态,问道:“话说回来你的名字又是怎么回事?”

“本名就叫叶修,户籍能查到,但是你未必查得清楚居所。”

“什么故事什么故事?”

“以后跟你说吧。”

黄少天咂咂嘴,“以后……行。还准备再回去?”

“正有此意。”

“自己组建一支队伍?”

“也许吧。”

“我……”

叶修也直起身子,头顶万千星辰,抬眼见黄少天眼中亦是星辰万千,突然想留得更久一些,又心知要放手让他展翅高飞。“杭州快没有我要的材料了。我得走了。你……三月十五就是荣耀大会了,这几日多休息休息,今年好好打。今天傍晚他们在那里试探,八成也有想试试我们对西湖地形了解的多少,大概是没试探出来。”

“老叶……你……那……我……你,你什么时候走?”

得,把个夜雨声烦搞得话都不连贯了。叶修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但是他知道,黄少天是希望他留下看完比赛的。——但是时间不允许。

随后叶修沉下了声音:“身无挂碍,明天就走。”

“去哪?”

叶修拍了拍他的脸,避而不答:“不带面具多好看。加油,我等你的好消息。”

* * * * * * * * * * * * * * * * * *

三月十五,二十家江湖大家齐聚杭州西湖,而叶修站在了姑苏虎丘云岩寺塔上,远眺杭州城。

远方的天朦胧成一条线,他看不见杭州,更看不见西湖、兴欣,闭上眼却总是黄少天那一双笑眼,还有前日告别时,陈果拍着他的肩:“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欢迎随时回来。”以及西湖上,苏沐橙对他嫣然一笑:“等你回来。”

他不想过多地与那些盟会之主起冲突,也不想有什么交集。虽然蒙着面,这些年到底是知己知彼的对手,真撞上怕是很难圆过去,不如早些出来。

去年轮回夺冠,他们的盟主周泽楷百步穿杨,话虽不多,却箭雨连珠,招招命中绝无落空,与副总管江波涛配合紧密,成功拿下冠军。今日是比赛第一天,而今年又花落谁家呢?

叶修摇头笑笑,何苦在此浪费时间?

他纵身而下,几个起落间已到了千人坐上,转身向后,只见“剑池”二字气露锋芒,“风壑云泉”气韵雄浑。传闻这剑池里殉葬有扁诸、鱼肠宝剑三千把,平日里变悄怆幽邃阴寒刺骨,夜深无人之时更可见凛冽寒光。

那是传闻中的埋骨之地,吴王阖闾墓的开口处就在这里。

叶修将千机伞切换为剑形态,在千人石上开始打坐。夕阳斜照,天很快暗了下来。竹林里惊走几只鸦鹊,天幕四合,压在了歃血的千人坐上。过不了片刻,巨石上暗暗的血迹也不见了,远处传来几声老鸦嘶讴。——不是埋骨之地,怎配乌鸦嘶鸣?

当剑池中闪现了第一点寒光之时,叶修毫不迟疑,提剑而入。

越过剑池上空时,千机发出了一声长鸣,好似呼应,好似召唤,只觉池底的三千宝剑都争相发出了嗜血的声音。与此同时,叶修纵身入水。

* * * * * * * * * * * * * * * * * *

荣耀武林的第一日向来以和为贵,二十大门派的众人齐聚一堂,叙旧闲话饮酒。待未时抽取挑战顺序后,各自回驻处休养。

黄少天匆匆进入一间房内,单膝跪下,道:“阁主,我想挑战个人赛。”

前方一名身穿深蓝色祭服的男子缓缓转过身,却没有想象中的威严,反而温和可亲。他拉起黄少天,只问道:“想好了?”

黄少天点头。

那男子正是蓝溪阁阁主喻文州。他笑了笑:“既然想好了,就去报名吧。你见到他了?”

黄少天一愣,点了点头,“阁主,叶秋确实有复出的打算,他手中一柄千机伞,我翻看过,能变幻各种形态,对于他那样精通武林各类武器的人来说,确实是一把非凡神器。而且叶秋反应又快,身手又好,明年要是复出回来,我们又多一个对手。”

喻文州顿了顿:“你的意思是,他会单枪匹马的回来?”

黄少天飞速道:“是。这几个月里,叶秋没有任何组队的打算,兴欣酒楼里确实有两个姑娘能武,叶秋那时还指导过一会儿一个叫唐柔的姑娘,我也看那人挺有天赋,阁主我们要不要试着拉拢?那可是姑娘,姑娘啊!”

喻文州没有接这茬,反问道:“所以少天,你申请去个人比武,是为了明年他回来?”

黄少天一时哑了。

喻文州继续道:“还有,叶秋既然指点了那位姑娘,为什么没有拉拢?”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他在意的当然不是这个!阁主你知道的!北境受敌朝廷式微,内忧外患之下我们武林为什么还在争虚名!”

喻文州垂了垂眼帘,“少天,这些话我听到为止,你出门在外,哪怕是以‘夜雨声烦’的身份,也不能妄言朝廷,否则没人保得了你!”喻文州一向温和的脸庞上,竟现厉色。

黄少天道:“我明白,阁主。我回去了。”

喻文州摆摆袖子,在黄少天踏出门的一刹轻声道:“现在还没到时机。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带着全武林北上御敌,光明正大地与北蛮一战。”

黄少天脚步一顿,回去拍了拍喻文州的肩,“阁主,团队赛我也会来的。”

喻文州轻轻点头。

出门时,他听到喻文州坚定的声音:“会有那么一天的。”黄少天握紧佩剑,笑了。

* * * * * * * * * * * * * * * * * *

剑池平日里就不见光影,夜间的水底愈发阴寒,叶修才跃入水中,就着实打了个冷战,腿脚一时间有些发麻。

单是可见之处,池底便躺着数把宝剑,反射着幽幽蓝光。春秋时期的宝剑怎能不教人心动?干将莫邪神兵,找到一把便可余生不愁。可池底除了宝剑,还躺着无数的尸骨。——没有人上来过。

叶修沉到了水底,出剑斩断死尸伸出阻拦他的手,一眼也不看躺在池底的宝剑,径直向水底深处走去。前方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个洞口。三月十五的月光不比中秋的亮,却也能照到池底,也照出了宝剑与洞口间牵扯住的银线。叶修在洞口停了片刻,持剑走入。

突然,叶修向前卧倒,避过了擦身而过的三支箭,向前翻滚。随后他又灵巧地左右成折线快速朝前奔去——就好像他早就知道该怎么走一样。一口气已经快要到极限,叶修在暗处突然笑了一声,提剑斩断了身边所有银线,向上飘去。

洞中竟然别有天地!

只见叶修大大咧咧向墓的深处走去,除了洞口那些,里面的机关竟然都被破了!叶修看着地上留下的打斗痕迹,一如当初。

那会儿他还没见过黄少天这个小烦人鬼,进出都是和苏家兄妹一起。那时候天不怕地不怕,觉得一杆却邪就可以挑起天下的重担,对家族畏首畏尾小心进退感到不满,毅然出走。这个墓正是他十七岁破的。

他的十七岁,却也是……北境一战爆发、苏沐秋死于暗箭的那一年。

叶修捡起地上几只箭矢,如果黄少天在的话,就能一眼认出和他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箭矢上雕的凌霄是苏沐橙最喜欢的花,凌霄的颜色也是她最喜欢的颜色。——都出自那人的手笔。

叶修突然想起来,他和黄少天也在姑苏见过一次的。

是夜雨声烦。

他在虎丘上说书,说的应景,正是春秋战国的故事。那时他和苏沐秋藏在暗处等天黑游人散去,也不知怎么被夜雨声烦看见了,对他眨了眨眼睛。

那个时候这孩子才十四,一脸稚嫩,却愣是讲出了春秋战国的凛冽味道。

隔了数年的记忆重新浮上心头,再品味起来,有些模糊,却分外的甜。

游人散去后,他和苏沐秋潜入水中,破开了埋骨之地的所有机关,取走了几块的精铁。而这一次叶修重返这里,也是为了精铁而来。

扁诸被安放在棺材的前方,夜明珠发着幽光,叶修掷出几把飞刀射向几点,几乎是同时,墙上机关被触发,射出无数支流矢。叶修轻巧避过,将千机伞重新变为伞形态,向前一揽,直接揽下了所有流矢。

叶修勾起嘴角,盘点了一下收益,又拿走了四颗夜明珠,尽数收入囊中。他向棺材拱手一礼,“得罪。三千宝剑,一把不取;仅借精铁一用,多谢。”

* * * * * * * * * * * * * * * * * *

次日。

黄少天去往单人挑战处报了名,正巧分到了今日的赛事。个人赛日隔日进行,团队赛则每五日进行一次,赛事相撞时个人赛停赛。蓝雨今年的团队赛也早,分为“乙 玄武”组,正好在明日,三月十七。

黄少天抛起冰雨重新握住,向挑战场跑去。他这日穿了一身深蓝色紧身服,护腕的颜色则偏浅,左腕上系了一条淡蓝色的手链,链上挂了一枚琉璃,与右手冰雨相映成辉。

他作为一流选手,第四届出道时便是“黄金一代”,曾夺过个人赛的第二,而那年的第一正是叶秋。

西湖的春日晓风和畅,柳枝轻扬,个人赛的赛场在西湖中心,第一场范围为单座小岛,一丈见方,谁先下岛谁输,点到为止。第二场则是湖心几座小汀,一柱香后,谁身上沾水更多谁输。第三场则是文斗,在岸边平地上,见招拆招,一来一往,直至分出胜负为止。三局两胜。

本次参加个人赛的共有四十人,正好分为二十组,次轮十人,最后选出的五人再决胜负。

黄少天提剑,几个起落到了湖心小岛上。与他对阵的是中草堂的刘小别,剑名“追魂”,号为“飞刀剑”,与他同是剑客,是上一届个人赛的魁主。黄少天剑快,刘小别的剑也快,两人虽分属不同门派,却在剑道上追求的极致是同道。

这一场两人名声都极响,小岛边上早围满了船,连下赌的都闹腾上了。喻文州穿一身深蓝便服站在岸上,手上一柄白玉折扇,笑吟吟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对他扬眉一笑。

未时,比试正式开始。

黄少天缓缓拔剑,脚上错开一步,振剑一抖,冰雨发出了一声清越的长鸣,下一刻,黄少天的身形如鬼魅一般闪到了小岛另一角,途中以众人看不清的速度出了三剑,剑剑封刘小别出路。

刀剑无眼,而荣耀战场上泽绝不许见血,因此出手必须有分寸,这也是考察的一部分。心怀荣耀,仁、信、思、勇缺一不可,否则凭何统领武林?

刘小别也绝非等闲,在黄少天出剑时也瞬间回了三剑,双剑都是轻轻一点即散,众人只听得三声剑响,就见两人交换了位置,重新寻找时机。

“我说刘小别,你今年为什么还来参加个人赛啊?是想连胜吗连胜吗?可你也知道的啊,这个人赛出过一次名就够了,来多了没意思的啊。”

刘小别回道:“你又为何来?”

“我嘛,这说来就话长了啊。”黄少天向右踏出一步,挥剑划出几道残影,而身形却比剑更快,人剑一体,在区区一丈见方的小岛擦着刘小别的衣角移动。

边上已经有人叫了出来:“剑影步!等等,有几个残影?”

“五个,不,六个、七个!!!”

在人们惊呼声里,黄少天依然喋喋不休:“你看啊,我上次被老叶截杀过后,只有第五届才勉强拿了第一,多憋屈啊。这一届老叶退隐了,我不得出来纪念一下?”

刘小别向后退一步,反手洒出一把青色的粉末,黄少天的残影瞬间消失。可是,刘小别眼前没有人!

他急忙回头,未及转身,剑已先到,只听“嗤”的一声,追魂划破了黄少天的衣袖,而黄少天则勾起嘴角,蹲下身子横扫,在追魂割裂了他袖子的同时,将刘小别绊倒。

刘小别当然不会任他将自己打出局去,一个铁板桥重新撑起,又洒出一把冰蓝色的粉末,瞬间寒气扑面。

黄少天躲闪过去:“我靠我靠你滥用你们堂主的药粉看我不告诉他!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然而黄少天嘴上喊着“看剑”,却三两步跳了起来,一个“银光落刃”封住刘小别左右两路,将他向后逼退。

刘小别跟着他加快了速度,两把光剑相交,不断刮擦出清幽的剑鸣。此时刘小别一脚已沾了水,心知即使边缘,突然身子一矮,而后向上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升龙斩直逼黄少天。

黄少天放开了他的左路,跃至半空,一道逆风刺袭去。

两把剑终于狠狠地相撞了。

TBC.

*叫阁主叫着叫着就叫成了队长QAQ

*喻文州???我为什么满脑子喻兰川和骆闻舟???(我是谁我在哪里)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