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回眸》第二十五章 死生契阔(修改版)

文案:魏无羡与蓝忘机齐齐回溯当年,暗中推动进程,又会使小蓝湛与小魏婴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篇      忘羡回眸tag


目录

字数:5518

第二十五章  死生契阔

整个洞穴刹那间变得灯火通明,穴壁上的古文字与画像也变得清晰无比。魏婴只是抬头扫了一眼,接着沉吟。

蓝忘机拉过魏无羡道:“为何?”

魏无羡道:“活命。”

蓝忘机:“什么?”

“为了活命。”魏无羡道,“小魏婴伤到如此地步,蓝湛,你真的以为有了那草药就能救命?尸毒其实早已入体,不入鬼道活不下去的。”他的语气满是不在乎,好似说今早吃了什么一般轻松。

蓝忘机突然抓过魏无羡,四目死死相对:“你……你当年……”

魏无羡揉了揉眉心,道:“蓝湛,当年的事情就不要追究了,我好歹活得好好的。可是蓝湛,你以为我就没有江澄那样自负骄傲的心吗?我不想站在巅峰吗?我不想凭一己之力斩尽温狗吗?!”

蓝忘机别过脸去,浅色的眸子也染上了血丝。他颤声道:“你便是这样过来的?”早想过他受过的万千欺凌,千万苦痛,却依旧没有想到,竟是这样,剖丹、乱葬岗、凶尸……步步都与死亡擦肩而过,步步都是死路,却在无边的地狱里求一个生。如果不是因为无奈,如果不是因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不是因为这“不得不”……

魏无羡道:“差不多吧。练着练着就没感觉了。”说着,他搂过蓝忘机,摆正了他的脸,不顾自己脏扑扑的就吻了上去,“二哥哥,活着真好。活着,还有你,真好。”

蓝忘机眉尖蹙起,心中的泛起酸涩一阵盖过一阵,最终被魏无羡的口舌撬开,通通化为了甜蜜。

魏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一切,他盘膝而坐,试着去接触身周的鬼气。小时候他说:“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为人所用。怨气又为何不能为人所用?”“这名刽子手横死,化为凶尸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斩首者逾百人,不若掘此百人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该凶尸相斗……”

激其怨气……

魏婴忽然想到了傍晚刚到乱葬岗时,被一只凶尸逼得束手无策时,心中的怨气与外界相融了片刻,手心里打出的黑气!那是……

走上这一条路,可就不能回头了。代价……代价……魏婴阴鸷一笑,管他什么代价。之前尸毒入骨,身体被鬼气侵蚀后本就阴寒,却负负得正,正好借了尸毒的力量来削弱体内阳刚之气,将阴气鬼气度入体内。

阴气侵骨,洞内所有的阴气汇集起来朝魏婴体内涌去,正是子夜时分,丑时阴阳相交之时,密室之外已经嘈杂得如同炼火地狱,凶尸咆哮死怪撕咬,一方天地内除他一人双兔,全是死灵。浑身经脉由原先的血热渐渐冷下来,如同落入极冰寒潭一般,针扎似的疼痛。魏婴瑟瑟发抖,不知何时唇已变得深紫。

阳刚少年的体质,刚失金丹的残躯,孱弱无力的病体,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阴气与随处的威胁。小时候最多也就是说说而已,谁没事会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而要赌上了性命去修鬼道?有病吗?

魏婴身边的黑气时隐时现,争先恐后地想要涌入那少年的身体,身体也承受着极限地吸收。但是,还不够……

时间一点点流逝,兔子羡有些困倦地睡了过去,而蓝忘机则睁着眼,甚至不愿意闭上,就那样看着魏婴。拳头死死地握着,不知何时开始发麻,绒毛也被冷汗打湿。

魏婴向洞外看了一眼,走过去拍了拍灰扑扑的那只,让他好好睡下,又看了眼守在一边的那只,眸中微微流露出些暖意,随后转过身,决然向洞外走去。

他按下开关打开石壁,守在了洞前。几乎是在他按下开关的刹那,怨气便咆哮着向他冲去,随后,一具具凶尸张牙舞爪地朝他扑去。魏婴脸色一沉,伸出一只手,将自己完全融入呼啸而来的怨气之中,从他身边淌出的怨气一时间竟然盖过了冲来的怨气!

他的指尖流出几道细细的黑线,只有影却没有形,然而撞上来的黑气却突然像是被烫了一样,颤抖扭曲着向后退去。同时,魏婴也承受不住地退了几步,指尖的黑线瞬间涣散。他强忍着一股冲向眉心的力道,从撑裂筋脉的疼痛转而变为如蚁啃噬的麻痒,浑身都震颤起来。

鬼气冲遍他全身,聚集之后直往眉心而去,随后在头脑中散开,头疼得似要跟着炸裂。一团鬼影找准时机,突然向魏婴冲去,意图夺舍!!!

蓝忘机见势不妙,立即冲上,一只爪子拍了一下他后背,替他驱逐了侵入灵台的鬼气,又随即执剑向前,拼尽全力以一道灵光斩向那团鬼影。

灵气与鬼气则在魏婴灵台中碰撞,如烟花般炸开。“啊啊啊啊啊啊啊!——”魏婴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声,吐出一口浓黑的血,身上的创伤道道迸裂!

但也在他喊叫的一瞬间,身上的鬼气立即退去,仿佛触碰到天光一般四下逃窜,魏婴身周十丈看不见一点黑气,连凶尸也突然伏地不起。

此刻魏婴的脸是暗黑色的,血挂在嘴角,他伸袖抹去,突然笑了一声,邪魅得有些触目惊心。蓝忘机忙跑向魏婴,拉过他的手试图输入灵力。乱葬岗上的怨气无孔不入,方才蓝忘机有足够的清明,却在魏婴倒地的一刹灰飞烟灭。怨气很快乘虚而入。

魏婴朝兔子湛点点头,爬起来,手掌一翻重新操控起黑气。那黑气却好似有灵一般总是绕开他的手心,捉迷藏似的玩弄着他。魏婴的眉心爬起了一道杀意。他蓦地从体内击出一道黑气,扩散开来覆盖在那些游走的黑气上,翻掌为令,又变掌为爪,忽地召出了一团鬼火!

鬼火磷磷地闪烁幽光,火焰是冰冷的,在手中如同拿着一块玄冰,手掌冻得发麻。魏婴左右手交替地掌握着,逼着自己去学习,去适应。——他必须适应这个体质。

也不知过了几时,洞外的喧嚣渐渐平息。魏婴身周的黑气渐渐内敛,最后完完全全地融入他体内。

在密室中似乎不用担心其他危险,蓝忘机表示自己守护之意后,魏婴点点头,仰倒便睡了过去。

蓝忘机默默地看着他,从乾坤袋中取出方帕、纸笔,先小心翼翼地为他擦拭去脸上血污,然后提笔写了起来。

期间魏无羡醒了一次,看着蓝忘机详尽的叙述,心中一块石头落定,又安然睡了过去。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再到清晨,魏无羡打开密室的时候,竟透了些阳光进来,清爽了些。他们头顶正好有一处露天,虽然还见不着蓝天白云,但仰望天空的感觉总比夜间绝望无助要美好得多。

最凶险的第一夜,终于是过去了。

魏婴醒来时已经是正午,乱葬岗阳气最盛的时候。他体内郁结的阴气在阳光下有些躁动不安,脸色翻黑了几下才慢慢恢复。

魏无羡凑过去,试着扬起一个笑容,鼻翼在魏婴的手上轻嗅着,鼻尖上的汗水沾了魏婴一手。似乎是看魏婴没什么反应,那兔子得寸进尺,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魏婴撇撇嘴,揉揉那只兔子,仰天叹一句:“好想烤了吃啊!!!”

看得见的速度,兔子从他身边哄散,丁点不带犹豫。实则是魏无羡拉起蓝忘机就跑,边跑还边对蓝忘机道:“蓝湛快走!我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跑着跑着还被地上尸骸绊了一跤,摔了个兔啃泥。

魏婴见状哑然失笑,笑过后拎回双兔道:“日后蓝湛问起,干脆就说不知道,知不知道啊?蓝湛这人一看就讨厌邪魔歪道,若是他知道了此事,我……”我什么呢?怎样了呢……那些小心思再也不能宣之于口?……再也不敢面对蓝湛?

蓝忘机缓缓摇头,拿出了夜间写的纸。字迹一如既往的端正,最朴素的语言陈述,却最能震慑心灵。上面记录的不过是双兔往返的故事,来乱葬岗之前的所见所闻,最后的战势。魏婴看得双手紧握,纸张被他捏得皱起。看到最后蓝忘机记叙蓝湛在云深内种种表现时,魏婴忽地睁大了眼睛。

“真的?蓝湛他不介意你们修习的妖道?蓝湛他对你们的关系根本是纵容的?蓝湛他真的是为了我冲到云梦来?蓝湛他与长老们争吵了多时才得到同意来救莲花坞?可他,可他分明是世家子弟楷模,是最懂事最让蓝老古……让他叔父放心的一个啊!”

蓝忘机看着他,睫毛低垂默默不语。

魏婴喃喃道:“蓝湛,蓝湛他……做这些都是为了我?就因为我们在岐山上那些时日的情分吗?那他也太……”……也太好了。

无数的疑惑与感慨都被这薄薄的一张纸化作春雨打进心田,滋润着心中那片干涸过的土地。一些心思又蠢蠢欲动,抬头正好对上兔子湛的耳朵,他突然笑起来用力搓了搓,把双兔捧在怀里像团棉花般揉搓着。

兔子羡被他弄得眼冒金星,对着魏婴的手臂一口就咬了下去。

魏婴:“啊呜呜呜!——你干什么干什么!!!”

山上无食,魏婴的肚子又开始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揉揉手臂上兔子的牙印,对那只红眼睛的瞪了一眼,“小心些第一个吃你!”这么说着,他还是把双兔带在了肩头,东瞅瞅西瞅瞅找着果子。

双兔眼尖,一人两兔配合着很快找了一堆的浆果。魏婴划了三份,给兔子一兔一份摆好,自己就开始吃了起来。魏无羡吃得也毫无压力,反倒觉得甜滋滋的甚是好吃。只有蓝忘机紧皱着眉头——这可是死人的血肉滋养的果子啊……

魏无羡吃了两个察觉到蓝忘机的不对劲,仔细一想就笑了。他叼起蓝忘机面前的果子含入口中,舔干净了外边凑到蓝忘机唇边:“……二哥哥?还嫌弃不?”几乎是瞬间,蓝忘机就不嫌魏无羡身上是乱葬岗的泥,口中是乱葬岗的果子,扑身吻了上去。双兔粉色的三瓣唇紧密地贴合,鼻翼翕动着,耳朵在上方交织得难解难分。

魏婴自顾自吃着,一边想着昨夜其中一只兔子强扯着自己走左路,又看似无意的打开暗门,好像步步引导着自己往一条不归路走;可从现在看来那些举措无一不是在走一条生路,若是走了右路,则会被午时的凶尸暴起撕扯得尸骨无存,若是没有撞开机关,则身上的尸毒不可能除尽,亦是死路一条。

只不过,这些巧合,实在是巧合得有些过头了。

魏婴忽然看向了双兔,头俯得很低,眸子就与双兔对上了。“说说,昨天是哪只打开的机关?”

魏无羡自觉上前一步,耳朵甩一甩,一副任你询问大义凛然毫不畏惧的表情。

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魏婴反倒问不出话来了。原本的质问都被这样无邪的眼神堵了回去,更何况这是蓝湛的结契之兔,从身体还是心理,都绝不会违背蓝湛的意志。

魏婴正思忖间,蓝忘机忽然向前走了两步,取出纸笔写道:『结契。』

魏婴:“什么?”

蓝忘机:『你我,结契。』

当初与蓝湛签下结契之约的是魏无羡,生死结契,永不相负。对人而言只是多了一个长久陪伴的宠物;对于灵兽而言,则是性命的托付。其实要解决魏婴的疑虑很简单,结契。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同时,蓝忘机也传达了更深一层次的意思——若是魏婴在乱葬岗上身死魂销,蓝忘机也必定随之魂飞魄散。因此一层无形的束缚又套在了魏婴身上——他必须活着。

用小型避尘剑气割开手腕,鲜血相融。感受得到对方的心跳,全心全意的信任与支持宛在不言中。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结契成功后蓝忘机轻轻掩回了咳出的一口血,他默默替魏婴承受了所有的疼痛,真正结契时又以灵力替他疗伤,巨大的消耗下五脏六腑早就承受不了,呛出的血也咽不下去。他伸手装作不经意地擦去唇边的血迹,手臂上割开的伤口未曾愈合,血融于血也看不出什么来。

不过结契一旦成功,自此后便不再需要怀疑。想到此处,一种求仁得仁的欣喜弥漫开,比方才的野果更甘甜数倍,蓝忘机的嘴角挂上了淡淡的笑意。

魏婴仰头喊了一声:“好舒服!”他撕下残破得不多的衣服给蓝忘机包扎,四处望望,却没找着另一只兔子:“还有一只呢?”

蓝忘机顺着气味找过去,在一块空地上找到了一只浑身与泥土一般黝黑的兔子。魏无羡回过头来咧嘴露出雪白的大板牙对蓝忘机一笑:“蓝湛蓝湛快来看啊!我在乾坤袋里找到了萝卜种子和几个土豆!!专门用来种的!!!”

蓝忘机:“……”

魏无羡象是突然想起来了似的:“哦对对对对是我拖着你去偷的,我给忘了。”

来之前,魏无羡曾十分严肃地对蓝忘机叙述了乱葬岗上无食无衣的悲惨景象,于是拖着蓝忘机弓着身子去人家卖菜的摊头想去抓几把菜籽,看到土豆的时候突然就走不动路了——“蓝湛蓝湛我要土豆!种土豆吧!!!”

蓝忘机摇头:“带种子。”

魏无羡:“土豆嘛!!”

蓝忘机“……”

最终,两只兔子一只背了一堆的土豆开溜,另一只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抓了人家一把萝卜种子塞到了乾坤袋内。

蓝忘机:“下不为例。”

魏无羡:“你说反正犯了也没事的!”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有的!”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种着土豆突然笑出了声。

蓝忘机看向他的眸子也全是温和的水波,他伸手将魏无羡脑袋上的泥土一点点拂去,看着魏无羡乖乖在他手中被他拨弄的模样,也突然勾起了嘴角。

魏无羡一个没忍住大声叫了起来:“蓝湛!蓝二哥哥!你怎么那么好看!!”果然他家二哥哥无论怎样,都是最雅正的!!世界第一举世无双!

蓝忘机缩回了手陪魏无羡一同耕作,他驱避尘垄出一亩田来,然后又御避尘撒下了一把萝卜种子,动作流利潇洒得令在乱葬岗上刨地种地几年的魏无羡一呆。到底是他的蓝湛啊……

魏无羡摆弄一只土豆塞进土中,突然回首对蓝忘机一笑——这不就是魏无羡在梦境中的生活吗?田园归隐不问世事,逢乱必出心系百姓。真正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两只兔子在地里忙活的情景实在有些有趣,魏婴在后面见到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哎呀可惜可惜没什么可以记录下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不我画张画吧?带回去给蓝湛看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唇边似乎有笑意,下一刻,他竟真的取出了纸笔丢给了魏婴。

魏婴一愣,然后拍手道:“好好好,等着!”刷刷刷刷,魏婴笔走龙蛇,大笔一挥一蹴而就。

魏无羡在背后以一种不忍直视的眼神看向蓝忘机:“二哥哥你还真的给了他纸笔啊?不怕出事吗?!!!”

蓝忘机:“不怕。”

魏无羡冲到魏婴身边抢过纸一看,得,一团黑不溜秋的一定是自己,另一团白白的茸茸的画的倒还算可爱,乱葬岗的乱树丛被他画得写意极了,当中两条直直描绘出的大概就是田垄了。——不错,这象是他会画出来的东西。只是,魏婴啊,那个,你知不知道,你画的那一团黑色的墨就是你自己啊。要不要这么黑自己啊!!

魏婴又开始画起了另一幅,这一次画得似乎认真了些,时不时还咬着笔杆子琢磨上片刻。等魏无羡种完他的土豆回来,魏婴也收工了,抢过一看,魏无羡立刻捧腹大笑:“好好好,极好!就该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画面上的兔子已经变成了两个人,一黑衣男子耕作着,另一白衣男子头戴抹额,在一间小木屋内纺织,不是蓝湛又是谁?蓝忘机接过图,看了魏无羡一眼,搂过他道:“等硝烟平息了,便如你所愿。退隐江湖,不求名利,田园耕织,粗茶淡饭,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等等!!最后一句是什么?!”第二十五章  死生契阔

整个洞穴刹那间变得灯火通明,穴壁上的古文字与画像也变得清晰无比。魏婴只是抬头扫了一眼,接着沉吟。

蓝忘机拉过魏无羡道:“为何?”

魏无羡道:“活命。”

蓝忘机:“什么?”

“为了活命。”魏无羡道,“小魏婴伤到如此地步,蓝湛,你真的以为有了那草药就能救命?尸毒其实早已入体,不入鬼道活不下去的。”他的语气满是不在乎,好似说今早吃了什么一般轻松。

蓝忘机突然抓过魏无羡,四目死死相对:“你……你当年……”

魏无羡揉了揉眉心,道:“蓝湛,当年的事情就不要追究了,我好歹活得好好的。可是蓝湛,你以为我就没有江澄那样自负骄傲的心吗?我不想站在巅峰吗?我不想凭一己之力斩尽温狗吗?!”

蓝忘机别过脸去,浅色的眸子也染上了血丝。他颤声道:“你便是这样过来的?”早想过他受过的万千欺凌,千万苦痛,却依旧没有想到,竟是这样,剖丹、乱葬岗、凶尸……步步都与死亡擦肩而过,步步都是死路,却在无边的地狱里求一个生。如果不是因为无奈,如果不是因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不是因为这“不得不”……

魏无羡道:“差不多吧。练着练着就没感觉了。”说着,他搂过蓝忘机,摆正了他的脸,不顾自己脏扑扑的就吻了上去,“二哥哥,活着真好。活着,还有你,真好。”

蓝忘机眉尖蹙起,心中的泛起酸涩一阵盖过一阵,最终被魏无羡的口舌撬开,通通化为了甜蜜。

魏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一切,他盘膝而坐,试着去接触身周的鬼气。小时候他说:“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为人所用。怨气又为何不能为人所用?”“这名刽子手横死,化为凶尸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斩首者逾百人,不若掘此百人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该凶尸相斗……”

激其怨气……

魏婴忽然想到了傍晚刚到乱葬岗时,被一只凶尸逼得束手无策时,心中的怨气与外界相融了片刻,手心里打出的黑气!那是……

走上这一条路,可就不能回头了。代价……代价……魏婴阴鸷一笑,管他什么代价。之前尸毒入骨,身体被鬼气侵蚀后本就阴寒,却负负得正,正好借了尸毒的力量来削弱体内阳刚之气,将阴气鬼气度入体内。

阴气侵骨,洞内所有的阴气汇集起来朝魏婴体内涌去,正是子夜时分,丑时阴阳相交之时,密室之外已经嘈杂得如同炼火地狱,凶尸咆哮死怪撕咬,一方天地内除他一人双兔,全是死灵。浑身经脉由原先的血热渐渐冷下来,如同落入极冰寒潭一般,针扎似的疼痛。魏婴瑟瑟发抖,不知何时唇已变得深紫。

阳刚少年的体质,刚失金丹的残躯,孱弱无力的病体,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阴气与随处的威胁。小时候最多也就是说说而已,谁没事会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而要赌上了性命去修鬼道?有病吗?

魏婴身边的黑气时隐时现,争先恐后地想要涌入那少年的身体,身体也承受着极限地吸收。但是,还不够……

时间一点点流逝,兔子羡有些困倦地睡了过去,而蓝忘机则睁着眼,甚至不愿意闭上,就那样看着魏婴。拳头死死地握着,不知何时开始发麻,绒毛也被冷汗打湿。

魏婴向洞外看了一眼,走过去拍了拍灰扑扑的那只,让他好好睡下,又看了眼守在一边的那只,眸中微微流露出些暖意,随后转过身,决然向洞外走去。

他按下开关打开石壁,守在了洞前。几乎是在他按下开关的刹那,怨气便咆哮着向他冲去,随后,一具具凶尸张牙舞爪地朝他扑去。魏婴脸色一沉,伸出一只手,将自己完全融入呼啸而来的怨气之中,从他身边淌出的怨气一时间竟然盖过了冲来的怨气!

他的指尖流出几道细细的黑线,只有影却没有形,然而撞上来的黑气却突然像是被烫了一样,颤抖扭曲着向后退去。同时,魏婴也承受不住地退了几步,指尖的黑线瞬间涣散。他强忍着一股冲向眉心的力道,从撑裂筋脉的疼痛转而变为如蚁啃噬的麻痒,浑身都震颤起来。

鬼气冲遍他全身,聚集之后直往眉心而去,随后在头脑中散开,头疼得似要跟着炸裂。一团鬼影找准时机,突然向魏婴冲去,意图夺舍!!!

蓝忘机见势不妙,立即冲上,一只爪子拍了一下他后背,替他驱逐了侵入灵台的鬼气,又随即执剑向前,拼尽全力以一道灵光斩向那团鬼影。

灵气与鬼气则在魏婴灵台中碰撞,如烟花般炸开。“啊啊啊啊啊啊啊!——”魏婴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声,吐出一口浓黑的血,身上的创伤道道迸裂!

但也在他喊叫的一瞬间,身上的鬼气立即退去,仿佛触碰到天光一般四下逃窜,魏婴身周十丈看不见一点黑气,连凶尸也突然伏地不起。

此刻魏婴的脸是暗黑色的,血挂在嘴角,他伸袖抹去,突然笑了一声,邪魅得有些触目惊心。蓝忘机忙跑向魏婴,拉过他的手试图输入灵力。乱葬岗上的怨气无孔不入,方才蓝忘机有足够的清明,却在魏婴倒地的一刹灰飞烟灭。怨气很快乘虚而入。

魏婴朝兔子湛点点头,爬起来,手掌一翻重新操控起黑气。那黑气却好似有灵一般总是绕开他的手心,捉迷藏似的玩弄着他。魏婴的眉心爬起了一道杀意。他蓦地从体内击出一道黑气,扩散开来覆盖在那些游走的黑气上,翻掌为令,又变掌为爪,忽地召出了一团鬼火!

鬼火磷磷地闪烁幽光,火焰是冰冷的,在手中如同拿着一块玄冰,手掌冻得发麻。魏婴左右手交替地掌握着,逼着自己去学习,去适应。——他必须适应这个体质。

也不知过了几时,洞外的喧嚣渐渐平息。魏婴身周的黑气渐渐内敛,最后完完全全地融入他体内。

在密室中似乎不用担心其他危险,蓝忘机表示自己守护之意后,魏婴点点头,仰倒便睡了过去。

蓝忘机默默地看着他,从乾坤袋中取出方帕、纸笔,先小心翼翼地为他擦拭去脸上血污,然后提笔写了起来。

期间魏无羡醒了一次,看着蓝忘机详尽的叙述,心中一块石头落定,又安然睡了过去。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再到清晨,魏无羡打开密室的时候,竟透了些阳光进来,清爽了些。他们头顶正好有一处露天,虽然还见不着蓝天白云,但仰望天空的感觉总比夜间绝望无助要美好得多。

最凶险的第一夜,终于是过去了。

魏婴醒来时已经是正午,乱葬岗阳气最盛的时候。他体内郁结的阴气在阳光下有些躁动不安,脸色翻黑了几下才慢慢恢复。

魏无羡凑过去,试着扬起一个笑容,鼻翼在魏婴的手上轻嗅着,鼻尖上的汗水沾了魏婴一手。似乎是看魏婴没什么反应,那兔子得寸进尺,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魏婴撇撇嘴,揉揉那只兔子,仰天叹一句:“好想烤了吃啊!!!”

看得见的速度,兔子从他身边哄散,丁点不带犹豫。实则是魏无羡拉起蓝忘机就跑,边跑还边对蓝忘机道:“蓝湛快走!我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跑着跑着还被地上尸骸绊了一跤,摔了个兔啃泥。

魏婴见状哑然失笑,笑过后拎回双兔道:“日后蓝湛问起,干脆就说不知道,知不知道啊?蓝湛这人一看就讨厌邪魔歪道,若是他知道了此事,我……”我什么呢?怎样了呢……那些小心思再也不能宣之于口?……再也不敢面对蓝湛?

蓝忘机缓缓摇头,拿出了夜间写的纸。字迹一如既往的端正,最朴素的语言陈述,却最能震慑心灵。上面记录的不过是双兔往返的故事,来乱葬岗之前的所见所闻,最后的战势。魏婴看得双手紧握,纸张被他捏得皱起。看到最后蓝忘机记叙蓝湛在云深内种种表现时,魏婴忽地睁大了眼睛。

“真的?蓝湛他不介意你们修习的妖道?蓝湛他对你们的关系根本是纵容的?蓝湛他真的是为了我冲到云梦来?蓝湛他与长老们争吵了多时才得到同意来救莲花坞?可他,可他分明是世家子弟楷模,是最懂事最让蓝老古……让他叔父放心的一个啊!”

蓝忘机看着他,睫毛低垂默默不语。

魏婴喃喃道:“蓝湛,蓝湛他……做这些都是为了我?就因为我们在岐山上那些时日的情分吗?那他也太……”……也太好了。

无数的疑惑与感慨都被这薄薄的一张纸化作春雨打进心田,滋润着心中那片干涸过的土地。一些心思又蠢蠢欲动,抬头正好对上兔子湛的耳朵,他突然笑起来用力搓了搓,把双兔捧在怀里像团棉花般揉搓着。

兔子羡被他弄得眼冒金星,对着魏婴的手臂一口就咬了下去。

魏婴:“啊呜呜呜!——你干什么干什么!!!”

山上无食,魏婴的肚子又开始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揉揉手臂上兔子的牙印,对那只红眼睛的瞪了一眼,“小心些第一个吃你!”这么说着,他还是把双兔带在了肩头,东瞅瞅西瞅瞅找着果子。

双兔眼尖,一人两兔配合着很快找了一堆的浆果。魏婴划了三份,给兔子一兔一份摆好,自己就开始吃了起来。魏无羡吃得也毫无压力,反倒觉得甜滋滋的甚是好吃。只有蓝忘机紧皱着眉头——这可是死人的血肉滋养的果子啊……

魏无羡吃了两个察觉到蓝忘机的不对劲,仔细一想就笑了。他叼起蓝忘机面前的果子含入口中,舔干净了外边凑到蓝忘机唇边:“……二哥哥?还嫌弃不?”几乎是瞬间,蓝忘机就不嫌魏无羡身上是乱葬岗的泥,口中是乱葬岗的果子,扑身吻了上去。双兔粉色的三瓣唇紧密地贴合,鼻翼翕动着,耳朵在上方交织得难解难分。

魏婴自顾自吃着,一边想着昨夜其中一只兔子强扯着自己走左路,又看似无意的打开暗门,好像步步引导着自己往一条不归路走;可从现在看来那些举措无一不是在走一条生路,若是走了右路,则会被午时的凶尸暴起撕扯得尸骨无存,若是没有撞开机关,则身上的尸毒不可能除尽,亦是死路一条。

只不过,这些巧合,实在是巧合得有些过头了。

魏婴忽然看向了双兔,头俯得很低,眸子就与双兔对上了。“说说,昨天是哪只打开的机关?”

魏无羡自觉上前一步,耳朵甩一甩,一副任你询问大义凛然毫不畏惧的表情。

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魏婴反倒问不出话来了。原本的质问都被这样无邪的眼神堵了回去,更何况这是蓝湛的结契之兔,从身体还是心理,都绝不会违背蓝湛的意志。

魏婴正思忖间,蓝忘机忽然向前走了两步,取出纸笔写道:『结契。』

魏婴:“什么?”

蓝忘机:『你我,结契。』

当初与蓝湛签下结契之约的是魏无羡,生死结契,永不相负。对人而言只是多了一个长久陪伴的宠物;对于灵兽而言,则是性命的托付。其实要解决魏婴的疑虑很简单,结契。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同时,蓝忘机也传达了更深一层次的意思——若是魏婴在乱葬岗上身死魂销,蓝忘机也必定随之魂飞魄散。因此一层无形的束缚又套在了魏婴身上——他必须活着。

用小型避尘剑气割开手腕,鲜血相融。感受得到对方的心跳,全心全意的信任与支持宛在不言中。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结契成功后蓝忘机轻轻掩回了咳出的一口血,他默默替魏婴承受了所有的疼痛,真正结契时又以灵力替他疗伤,巨大的消耗下五脏六腑早就承受不了,呛出的血也咽不下去。他伸手装作不经意地擦去唇边的血迹,手臂上割开的伤口未曾愈合,血融于血也看不出什么来。

不过结契一旦成功,自此后便不再需要怀疑。想到此处,一种求仁得仁的欣喜弥漫开,比方才的野果更甘甜数倍,蓝忘机的嘴角挂上了淡淡的笑意。

魏婴仰头喊了一声:“好舒服!”他撕下残破得不多的衣服给蓝忘机包扎,四处望望,却没找着另一只兔子:“还有一只呢?”

蓝忘机顺着气味找过去,在一块空地上找到了一只浑身与泥土一般黝黑的兔子。魏无羡回过头来咧嘴露出雪白的大板牙对蓝忘机一笑:“蓝湛蓝湛快来看啊!我在乾坤袋里找到了萝卜种子和几个土豆!!专门用来种的!!!”

蓝忘机:“……”

魏无羡象是突然想起来了似的:“哦对对对对是我拖着你去偷的,我给忘了。”

来之前,魏无羡曾十分严肃地对蓝忘机叙述了乱葬岗上无食无衣的悲惨景象,于是拖着蓝忘机弓着身子去人家卖菜的摊头想去抓几把菜籽,看到土豆的时候突然就走不动路了——“蓝湛蓝湛我要土豆!种土豆吧!!!”

蓝忘机摇头:“带种子。”

魏无羡:“土豆嘛!!”

蓝忘机“……”

最终,两只兔子一只背了一堆的土豆开溜,另一只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抓了人家一把萝卜种子塞到了乾坤袋内。

蓝忘机:“下不为例。”

魏无羡:“你说反正犯了也没事的!”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有的!”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种着土豆突然笑出了声。

蓝忘机看向他的眸子也全是温和的水波,他伸手将魏无羡脑袋上的泥土一点点拂去,看着魏无羡乖乖在他手中被他拨弄的模样,也突然勾起了嘴角。

魏无羡一个没忍住大声叫了起来:“蓝湛!蓝二哥哥!你怎么那么好看!!”果然他家二哥哥无论怎样,都是最雅正的!!世界第一举世无双!

蓝忘机缩回了手陪魏无羡一同耕作,他驱避尘垄出一亩田来,然后又御避尘撒下了一把萝卜种子,动作流利潇洒得令在乱葬岗上刨地种地几年的魏无羡一呆。到底是他的蓝湛啊……

魏无羡摆弄一只土豆塞进土中,突然回首对蓝忘机一笑——这不就是魏无羡在梦境中的生活吗?田园归隐不问世事,逢乱必出心系百姓。真正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两只兔子在地里忙活的情景实在有些有趣,魏婴在后面见到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哎呀可惜可惜没什么可以记录下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不我画张画吧?带回去给蓝湛看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唇边似乎有笑意,下一刻,他竟真的取出了纸笔丢给了魏婴。

魏婴一愣,然后拍手道:“好好好,等着!”刷刷刷刷,魏婴笔走龙蛇,大笔一挥一蹴而就。

魏无羡在背后以一种不忍直视的眼神看向蓝忘机:“二哥哥你还真的给了他纸笔啊?不怕出事吗?!!!”

蓝忘机:“不怕。”

魏无羡冲到魏婴身边抢过纸一看,得,一团黑不溜秋的一定是自己,另一团白白的茸茸的画的倒还算可爱,乱葬岗的乱树丛被他画得写意极了,当中两条直直描绘出的大概就是田垄了。——不错,这象是他会画出来的东西。只是,魏婴啊,那个,你知不知道,你画的那一团黑色的墨就是你自己啊。要不要这么黑自己啊!!

魏婴又开始画起了另一幅,这一次画得似乎认真了些,时不时还咬着笔杆子琢磨上片刻。等魏无羡种完他的土豆回来,魏婴也收工了,抢过一看,魏无羡立刻捧腹大笑:“好好好,极好!就该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画面上的兔子已经变成了两个人,一黑衣男子耕作着,另一白衣男子头戴抹额,在一间小木屋内纺织,不是蓝湛又是谁?蓝忘机接过图,看了魏无羡一眼,搂过他道:“等硝烟平息了,便如你所愿。退隐江湖,不求名利,田园耕织,粗茶淡饭,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等等!!最后一句是什么?!”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5 )
  1. 何所羡悦心xy 转载了此文字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