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卧槽?!那个吃鸡大佬原来是你!(上)

目录

字数:4857

*关于忘羡的电竞爱情

【忘羡】卧槽?!那个吃鸡大佬原来是你!(上)

【蓝忘机】

是这样的。

进入大学,为了多融入集体,我也下载了一个PUBG绝地求生,俗称吃鸡的游戏,solo适应了一周以后才选择四排冲分。大一刚开始,电脑藏在宿舍,而刚好手游方便,所以大家在外面聊的都是手游,却也不乏有晚上开电脑的,比如我隔壁宿舍的那位。一周之后,我终于能听懂他们的聊天了。虽然不好意思插话,但是终归觉得自己融入了一些。

军训的日子很苦,每天在烈日下暴晒,站军姿、走方阵,但是空下来的时候就能看队列里站在我左手边的一个男生打游戏。他名字叫魏无羡,通常会叫上另一个叫江澄的一起开黑。我们都是计算机专业,江澄和魏无羡分在一个宿舍,而我在他们隔壁宿舍,刚才说的那个开电脑玩游戏的就是他。舍友说十一点快要熄灯时还能听到他们吃了鸡的庆祝声,而我却基本上十点就会睡下,所以没有这种感受。

十点之前,我会自由组队打几局,舍友经常觉得我这样正经的人不应该是会认真打游戏的,我却也不知为何就喜欢上了这个游戏。这个游戏还挺有意思,每次下去都能直接捡到一把不错的枪,可每次军训休息期间魏无羡玩手游的时候,哭天喊地抱怨跳下去除了手枪一无所有,我都会感觉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捡不到枪呢?

大太阳下面打这类游戏很考验眼力,手机屏幕必须调到最亮,也有些伤眼睛。但是严酷的军训与绝地求生绝配,连站军姿也有一种我是特种兵的自豪感觉。

见我凑过去,魏无羡嬉笑道:“江澄江澄,好好发挥啊,我们隔壁大佬来观战了!”

我是以全校最高分考进Q大的,江苏卷,表彰大会还没开,但是学生办的老师召集我们这些最高分去过一趟,被魏无羡看到了,也就知道了。

其实我是想和魏无羡一起读书,才考过来的。这个人很有趣,也算我的一个朋友,我生性冷淡,不愿与人多言,朋友也寥寥无几,不想再失去一个了。

屏幕中,海绝地海岛地图,P港S城线,双排。魏无羡娴熟地跳了P城,一落地就开始搜物资。我看了会儿……终于知道了魏无羡每每的抱怨是怎么回事了。P城这种主城,大物资点,不说像核电站、军事基地那样肥,但一身装备总没有问题的。可是眼见他搜了三个房子了,除了一把p92和一个红点,只有5个绷带、一把镰刀、一个一级包、一个一级头,连甲都还没有。

江澄在马路对面用汤姆逊击杀了一人,呼叫魏无羡去舔包,魏无羡立刻赶过去,然后又气急败坏地冲到江澄所在楼上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那个盒子里除了一把没子弹的霰弹枪S686,一个手枪快速弹夹,再没别的了。

我顿时有些唏嘘,没想到他说的这个游戏对他不友好,竟然到了这种地步。魏无羡再搜了一遍江澄所在的屋子,满配了那把霰弹枪,找到了十五发子弹,终于有了点安全感。

然后他翻窗而下,径直去了下一间房屋,两枪打死屋内原本的占有者,舔了他的包。

看上去颇为丰盛。

【魏无羡】

说实话被蓝忘机观战我是有点紧张的,非气虽然没有改,但是这样一个不打游戏的大佬在我身边看,怎么也要好好发挥、展示一下游戏的魅力吧?

刚刚帅气地干翻了一人,捡到了一把M416突击步枪,还差个枪口和枪托,捡到的4倍镜,一瓶饮料、一瓶止痛药、两个医疗包、两个手雷、一个被我两梭子打坏一半的二级甲,以及他的三级包。

霰弹枪先不扔,打近战就靠它了,近距离高伤害,前期装备不全时一两枪毙命。待会儿去找一把狙,伏地慢慢干。我边等边跟蓝忘机聊天:“我其实比较喜欢阿卡,伤害比M416高些,压枪也比较能体现技术。”他好像没什么反应,不过没关系,他一直都是这样。

打翻了几个人,又舔了很多包。我们刷在第一个圈最边缘,并且还有源源不断送快递的,终于把自己养肥了,甚是欣慰。一分钟后,安全区刷新第二次……卧槽?居然天谴成这样?对角线啊!

这个游戏是这样子的,一百人集合在一块比较大的地图上,乘飞机沿着航线跳伞到各处,然后在房屋内搜集装备、枪械,马路附近会有各种车辆以供跑路。看到人可以干,过一段时间会缩圈,如果你在圈外毒区,那就会掉血,所以一定要进安全区。还有人会在安全区边缘埋伏,专等跑毒进圈的人,这种事情我也干过,可爽了。最后谁能站到最后,谁就是第一,也就是“大吉大利 今晚吃鸡”。

眼看着毒圈已经开始缩了,没办法,收拾收拾,跑路吧。

这时蓝忘机说了一句:“160方向有辆车。”

我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我都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察觉并默默注视的呢?而且辣么专业……

先跑毒吧。我拉着江澄上了可怜的双人摩托,他开。……实在是因为我开的话这车坚持不到圈内。摩托车很难开,江澄开得也翻车连连,我啧啧道:“江澄你行不行?车技差成这样,丢脸。”

江澄把车一摔:“你开!”

我开就我开!

“上车!”

毒就快过来了,不过还好,这毒还不疼。我一路风驰电掣,压头抬头各种炫技,居然意外地没有翻过一次车。简直帅飞了!

我斜眼看蓝忘机,见他似乎有些欣赏的样子,不由沾沾自喜。江澄瞪我,具体目光就像……瞪着一只开屏的花孔雀。

快到圈内的时候我们换了一辆铁皮车,稳稳地开进了Y城,开始大杀四方。你伏我又怎样?你打得到我?

我和江澄迅速占了一座楼,一旦窗口有人探头就立即能锁定位置,身上刚捡的一把十字弩正好派上用场。4倍镜安上,锁定——

很快几乎清空了Y城,算着时间也差不多要跑毒了。结果下一个圈一刷,天命!爽!这次换我们蹲人。

此刻场上还剩下13人,我估摸着还有七八个队,叫江澄好好蹲着不要暴露。在我狙人的时间他主要负责瞭望,当然他也会开枪,只不过那样就暴露了位置,要随时更换屋顶了。

我躲着,看一辆车进来,换了M416对准油门连续扫射,在他们停车之前就——就快把他们的车打爆了!教官你放下我手机!

只见教官手上拿着我和江澄的两只手机,脸色很不好……

【蓝忘机】

总的来说,这一局打得很精彩,如果不是休息时间到了,教官拿走了他们的手机的话。……但是不得不说一句,其实教官也看得津津有味,这才多休息了五分钟,直到被上级叫醒我们的教官。

魏无羡只是嘀咕了一声,又一脸骄傲地看向我:“怎么样?帅不帅!”

我本不想纵然他玩手机,尤其是在太阳下,太过伤眼睛,却依然配合地点了点头。见他扬眉一笑,我的嘴角也不知不觉勾起了一点弧度。

魏无羡凑过来:“蓝湛,带你一起玩,好不好?”

我本能地慌张了一下,但良好的控制力使我脸上看不出端倪,推辞道:“伤眼,不必了。”

他有些遗憾,无奈在教官的威压下站直了身子,闭上了嘴。

接着就练起了踢正步。

踢出一步,腾空定住,教官拿着尺子给我们一排一排地量,有人脚尖点地就加时,余光里瞥见魏无羡腿酸得朝我挤眉弄眼,我忍不住勾起右边的嘴角一笑,没让他看见。

【魏无羡】

好容易一天的训练结束了,我整理好内务,从柜子里拿出电脑,往床上一躺,看下时间,八点半,嗯,很不错,还可以玩很久。

“江澄!”

“滚!老子今晚要去外联开例会!”

“唉,那真是可惜……我们电竞社要到军训结束才开呢,还有十天。”

“滚滚滚,我看你以后就不务正业。”

“电子竞技,为国争光啊。”

“就你那垃圾技术?呵。”

“滚吧你!”

送走江澄,我进入游戏,看着屏幕上的女性角色,并调好了变声器。选择随机组队四排,很快进入了游戏。热带雨林地图,一号营地到拉卡维航线。我先去找队友,开麦呼了两声:“跳哪跳哪?”

一个很热闹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还带着口音:“妹子啊!欢迎欢迎!”

我不厚道地笑了。

这时,我忽然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非常非常谪仙下凡的那种,淡淡地说了一句:“嗯,欢迎。”我立刻去看是谁——3号队友,名叫swordlight,角色也被打扮得很正装很清爽。我暗暗笑了,这样子的小哥哥很招人喜欢啊。

见3号在一号基地标了个点,就在航线下,应该会有很多人跳,却是个丰厚的物资点,我当然没意见,贴脸钢枪嘛,交给我。

2号和4号队友也没意见,于是欢脱地跳了这里。2号就是那个兴高采烈欢迎妹子的,在世界频道里嚷道:“我们队有妹子!我们跳榕树林,有没有人一起?”

世界频道马上有人回应:“妹子!说一句话听听,我确认下。真是妹子的话我们把榕树林让给你们。”

我开麦:“把二号营地让给我们吧。”

4号一个没忍住:“卧槽?声音这么撩?”

3号不为所动,淡淡一句:“跳了。”

于是我们四人就离开了飞机上没有硝烟的语言战场,奔赴一号营地。我快速落地,正好和3号落在差不多的地方,他跳得稍慢,一直在观察:“差不多有四队人,分散在营地的三处角落,东北那一处预计会先交火,我们先搜装备。”

我和3号钻进了相邻两个屋子,没想到这边的资源居然那么好,三级包二级甲一口气捡了个爽,我招呼3号:“喂,3号小哥哥,这儿还有个二级包二级甲,来捡!M416要不要?我去,楼顶上那是98k吗?这屋子成精了吧?”

2号和4号跳得稍远些,闻言立刻问:“妹子你绝地欧皇吧你?”

我汗颜:“不,其实我一直死于天降正义。”

2、3、4号:“……”

我能有什么办法?

98k在楼顶,雨林图营地的房子都是水泥质感的,两层楼,二楼连着天台,要捡还是有点风险的。这会儿前边正在交战,还没捡齐装备的我并不想去劝架。“等下,我那楼对面有个人在探头,谁给我个倍镜?红点也行,我去崩了他。”

3号说道:“这里有个八倍镜,待会儿安在98k上吧。我这里有三级头和二级甲,不用了。”

2、4号:“我仿佛认识了一个假的一号营地……”

一号营地是富,可是真的没富到这种流油冒泡的地步!我用M416干翻了屋顶上那人,然后捡98k、上膛,一气呵成,下去捡了隔壁3号丢来的八倍镜,顺手捡了些药和饮料,就开始伏地狙人。

一号营地的屋顶比较空旷,只要躲得不好,很容易看到人,探个头更是看得一清二楚。说实话八倍镜在这个地方有点大了,看得很不方便。我退而求其次,翻到对面那屋舔了那人的包,里面正好有个红点,安在了M416上面,先凑合着用着,待会儿去换把阿卡,或者找一把vector,短剑射速快,冲锋枪里头还是很好用的。

观察间,队友们都分别击杀了一或两个人,看上去枪法都杠杠的。我躲在暗处看3号,只见他压枪压得特别棒,要不是偶尔的打偏,我会以为他开了挂。

我也探头连射干掉了一个,算着人应该灭得差不多了,就往3号那边钻:“3号小哥哥怎么称呼啊?”

3号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说:“可以叫我含光。”

我笑道:“好名字!名剑啊!叫我……嗯,随便好了。”

含光不解:“随意称呼?”

我大笑:“含光小哥哥你看看我ID啊,Random985,叫我随便嘛。”

含光“砰”的一声走了火。

舔完所有人的包,也把自己养肥了。我满配了一把AKM和我的98k,一边让4号开车跑毒,我一边撩:“含光小哥哥是哪里人?”

含光:“江苏苏州。”

我:“哎!好地方啊!你现在也在苏州吗?我去过那里,高中交流去的,认识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哥哥。”

含光:“我现在在北京上大学,不在苏州。”

我来了兴趣:“哪个大学?——哎,东方有人!”

我开枪扫射打死了树后面的那个,见没有淘汰公告,预感那边还有人,便下了车,藏在树后,切98k,等石头后面那人探头。哟,是个三级头,那有点麻烦,要两枪。

……是不是可以试着不打坏那个三级头,我拿来穿穿呢?

我收了枪,示意队友们停好车强攻,正面刚一会儿,他们那边应该还有三个人,并且占了高地,我打死的那个大概也被拉起来了。屏息摸到他们身边,藏在一个木屋后面,悄声扔了一个手雷。

手雷炸开,我拿着阿卡冲了上去,一顿扫射,一个活口都没留。率先抢下那个完好无损的三级头,然后我招呼队友们上来舔包。

得知我的想法,4号良久无语,吐出一句话:“妹子你是魔鬼吗……”

继续赶路。

这个圈其实缩得还算友好,一路上也没什么人堵我们。头顶上轰隆隆的飞机开过,我一抿嘴——“抢空投去!”

空投,就是天上飞机丢下来的装备。一般都是最好的三级头和三级甲,绿草编织伏地神器吉利服等,还会有AWM这种爆头一枪必杀的狙击枪,或是射速逆天、威力强大的突击步枪groza(俗称狗杂),稳定性极佳、威力较大的突击步枪AUG等等等等,都是平地里捡不到的枪。

认准方位,4号开车载2号,3号小哥哥就开车带我。我接着问:“含光小哥哥,北京哪个大学啊?B大?Q大?方便透露吗?”

含光的车开得很稳,不过回答我却是用了点时间:“Q大。”

我眉头高挑:“巧了!我也在Q大。”

2号开始起哄:“yoooooo~”

4号:“不不不,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TBC.

——————

*嗯,你们应该知道我最近在干什么了吧……我可是、很认真的、为了再熟悉下地图是什么样子、开单排玩的。手游这就不小心打下去了,端游……手动再见。

至于Random985这个ID,嗯,是我的ID。

*大概就上中下吧???不会更多了吧???毕竟我进了大学也才发生了这么一点点事……好多都是我大学里发生的呢!!哇咔咔大学生活超开心der

评论 ( 8 )
热度 ( 57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