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17章 问鼎第五1

文案: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不论翻手为云复手雨,抑或九天悬河笑且歌,终是千里江山中过往云烟。天上人间,代代更迭,是为轮回。

字数:4959

首篇    《逐鹿》tag

目录

第17章 问鼎第五1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难得的佳节里,人们也不再闭门不出,清河镇上的百姓纷纷外出采购月饼馅料准备过节,或是争着登高台,还请出了歌姬舞女,赏起月来。

战火摧毁不了生生不息的百姓,只要见着天光,他们便能自发地在这团圆佳节里窜出新芽。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魏无羡走过一处高台下,扫了蓝忘机一眼,刚迈开的步子收了回去。他这些天新伤连着旧伤,实在不宜饮酒,也就不让蓝忘机再烦心了。

“那……蓝湛,中秋佳节,你说蛮人过不过?至少怀桑得过吧?”魏无羡狡黠一笑。

“何如?”

“去古战场。”

“好。”

八月中旬的冷风呼啸着吹过面颊,在北方已有些风刀霜剑的意思了。忘羡二人小心地解开了迷阵,往古战场深处摸去。

魏无羡没有明说要做什么,蓝忘机心中却隐隐有个猜测,只是静静地跟着他,魏无羡探路,蓝忘机便在一旁护着,已然形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默契。

直到魏无羡摸入了战场中心,那片血池的地方。蓝忘机瞳孔微缩,一把拉住了他:“魏婴。”

“蓝湛,”魏无羡放低了声音,“蛮人没有过中秋,那只布谷鸟在这里。”

蓝忘机手一紧,他为何没有察觉?

魏无羡一眼就读懂了他的意思,笑道:“他们不是说了嘛,我修过的鬼道和他们有渊源,这么看来,确实啊。……走啦走啦,他也早就发现我们了。”

蓝忘机身体不可避免地僵硬了一下,握了握拳,终于问出了那个隐忍十数载的问题:“当年乱葬岗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魏无羡轻笑了一声,握住蓝忘机的手,道:“当年我跟江澄说的版本是——我在某处发现了一个神秘洞穴,里面有神秘高人留下来的神秘典籍。可我现在想想,可能还是亏了,说不定真有啊!”

蓝忘机的手心微微有些出汗,被晚风吹得发凉,他颤声道:“那当时……”

魏无羡“嗐”了一声,“我是谁啊?从小在莲花坞自诩天才长大的!不就是和鬼斗智斗勇么,总比和温狗斗舒坦;鬼能比我厉害不成?”

“说到这涿光族和我究竟有什么关系……我后来在乱葬岗上住了那么久,记忆里没有发现半点遗留的痕迹,如果有什么,怕是也早被鬼怪给撕碎了。”

蓝忘机难以想象他遍体鳞伤、痛失金丹根本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爬着走,拖着跑,三个月没日没夜地与鬼怪缠斗、再慢慢控制它们、驯化它们……再阳光的人,被这三个月不见天光的日子里磨下来,如他那般尚能维持心性的人,怕是不再有了。

想着,蓝忘机就忍不住抱紧了他,想回到那个时候,不顾一切地陪着他,早早表明自己的心意,守着他,是不是就会不同?……

在差不多就要走到阵中心的地方时,原本寂寥的古战场上,突然狂风大作,沙石纷飞,魏无羡举笛横于唇边,蓝忘机按住避尘剑,背靠背提防四周。

魏无羡凝眉——他能够感知到仓庚的存在,却迷离不清,无法判断仓庚的具体位置。而与此同时,西南方向炸响了一道烟花。淡蓝色的烟花炸开来,闪烁着白色亮光,俨然是蓝氏云纹。

魏无羡一愣:“他们不是回家过节去了吗?”

蓝忘机道:“思追还在。”

魏无羡摸摸下巴:“思追儿是不放心那些流民吧,所以哪怕不回家,也要看着。这么看来,应该是那边出事了。流民被发现?病情恶化?聂怀桑追过去了?”

蓝忘机拉着魏无羡后撤一步:“救人。”

魏无羡颇为可惜地看着这个飞沙走石的阵,正思索着对策,就被蓝忘机给拉出去了。不过人命关天,魏无羡飞速记下了阵法特征,跟着蓝忘机赶往清河镇。

殊不知仅隔几丈远的地方,一个身披黄色长袍、面色苍白的人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捻指平息了那片风沙,继而无声地笑了。暗黄的长袍迎风张扬,与无尽的黄沙融为一体。

留守的人果然是蓝思追,出事的也确实是流民。不过情况还要比忘羡二人想像得要严重上许多——所有的流民,一夜暴毙。前几日这些人只是浑身无力,气色亏欠,没想到一夜之间就个个脸泛黑气,像是中毒数日后突然爆发的样子。

所有人被搬了出来,四十九具尸体,被摆成了几排,盖上白布,还被隔离得极远,怕这疫病传出去。魏无羡掀开一块布,只见那天向他问东问西的云梦青年就这样静静地躺在了地上。明明那天只是脸色微黄,阳气有些弱,依然活泼开朗,却不想在这中秋佳节里丢了生命。

阖家团圆的日子里,有多少人垂死挣扎?又有多少人无家可归?

魏无羡觉得,他们不能再等了。

蓝思追道:“含光君,魏前辈,我这两天连续给云深不知处递了几份家书,询问这些流民的病情,却都没有得到回复。遇上困难,宗主即使不得解答,也必会回信。”

蓝忘机点头道:“不错。”

蓝思追便接着说出他的推测:“因此,如果没有音讯,原因可能有二:其一,信件没有到达云深不知处。其二,回信被拦截。而无论是哪一种都表明我们被人盯上了。”

魏无羡笑:“分析得不错。你信件里没提别的吧?”

蓝思追道:“是。只询问了他们的病症以及报平安。”

魏无羡道:“乖,我们去找人算账。杀我族人,罪不可赦。”

凶手是谁,他已隐隐有了猜测。

夷陵逐月阁阁楼。

夷陵这日下着雨,十五的月光也不甚分明,更不见月圆。只有碎银般的朦胧月光洒下来,淅淅沥沥地分散在雨中。

阁楼上,滴水檐持续不断地滴着水,小屋子里竟对坐了三个人。雨夜的中秋没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气氛,屋内只点了一盏烛火,微微照亮了三人的侧脸。

若是魏无羡在这里,会讶异地发现,跪坐在下位的两人是那日在逐月阁地下阵法中见到的两人——方天、谭夜。

“殿下,不枉我们苦守数十载,终于等到了这两人。”

上首的声音异常沉稳,语气带着一丝褒扬:“含光君是名门修士,魏无羡是鬼道开宗之祖,二者侠肝义胆,皆不可怠慢。”

方天、谭夜:“自然。”

方天顿了一下,禀道:“殿下,四十年过去,还有九年,此刻涿光窫窳在蓄力,我朝却不曾图强。我们这些年做的准备不容易,殿下之忠天地可鉴,等此事结束,我们也可功成身退了。”

那殿下看上去约莫五六十的年纪,闻言轻笑了一声,道:“说多少次了,在内在外不必执着‘殿下’这一称谓,直称字‘天佑’便好。”

谭夜道:“我的景王殿下啊,殿下就别难为我们了,早叫惯了。我看含光君与魏无羡那两人是真侠士,若是日后玄门、朝廷能多些这样的人,天下百姓也不至于流离失所。”

方天笑道:“如这两人的,历史上数过来又能有几个?哈哈,反而是潘居那小子,进了仙门以后混得一般,还次次跟我们诋毁那两人的情谊。”

谭夜道:“老潘在朝廷上畏首畏尾保全自己,在玄门修得道之后反而装疯卖傻,可真有他一套的。”

景王也笑了:“还叫老潘?他的天资是真不错,一眼看上去哪像过半百的人哪。”

说笑几句,方天再禀道:“前个月华之夜,我与谭夜二人都成功进入了阵中,见到了‘鹿’。大抵涿光族也不知道自己死命守着的这个东西是什么。这个封印,魏长泽功不可没啊。只可惜……”

谭夜道:“无妨。涿光族已然信任了你我二人,只需我们看住,阵就不会破,窫窳也永远都别想恢复到全盛。”

方天:“还有一件事,清河聂家与我们的合作也有些奇怪。那天被忘羡两个人闹了一通,暴露了一些问题——很明显,聂家与涿光族也有联系。”

景王道:“聂家家主不容小觑,近两年来聂家风生水起,你们派人防备一下。”

“是。”

魏无羡与蓝忘机,带着一个蓝思追,气势汹汹地杀回了古战场。他笃定仓庚还不会走,并隐隐觉得仓庚在考验他的鬼修能力。……鬼知道涿光族修的是什么鬼道啊。

魏无羡才懒得动用鬼道,放着刚结的金丹不用发霉么?随便轻盈的红光与避尘稳重的蓝光交织,蓝思追在后方护持,竟结出了一个剑阵。双剑合璧,势如破竹地驱入了古战场中心。

魏无羡横剑发话:“那个叫布谷鸟的,四十九条人命,偿命吧。”

“不用鬼道,你打不到我的。”

魏无羡“啧”了一声:“第一次听到比我还狂的人,有意思。蓝湛,我们上!”

蓝忘机不与人多言,配合魏无羡的剑势便向方才那个阵攻去。魏无羡按刚才路上思索的破解之法一一找点攻去,将沙阵一层层削弱下来,隐隐露出了里面的血池。

一瞬间,魏无羡知道了这片血池终年不灭的缘由。

一个黑影终于缓缓地落了下来,身后的长翼有如鸦羽,在落地之时收起,化作暗黄的长袍。这副装扮,终于是仓庚本人的装扮了。他生着清秀到苍白的面颊,唇血红,眼神灵动,静如处子,然而露出的笑却如同噬血一般,桀骜而张扬。

魏无羡没有多话,直接一道剑气挥过去。却见仓庚不避不让,剑气打中了心口处,然后如同穿过鬼影一般,直直地穿了过去!

一时间,连蓝忘机也皱起了眉头。这个世上真的能有人修出这样的鬼道吗?

魏无羡:“……把自己修成一个鬼?这代价也太大了。”

仓庚大笑:“蠢材才会没天分地绕不过这个劫。”

魏无羡手上攻势不停,然而无论是随便还是避尘,次次都只是穿过那道鬼影,造不成半点伤害。魏无羡低声道:“蓝湛,你找他真身,理论上不会太远。我去对付这个鬼影。”

两人明知仓庚就是要让魏无羡用鬼道,目的为何尚不清楚;但是魏无羡能控制,蓝忘机也相信他能控制住。蓝忘机便道:“小心。”

魏无羡笑:“放心。”

说完,蓝思追和蓝忘机一道,魏无羡一道,兵分两路。魏无羡跃至小树林的一棵枯树上,陈情笛声激越,四周虽无鬼物,却将战场上的杀气与怨气集结起来,顿时凝聚为一道黑影,如一条黑龙般向仓庚的鬼影打去。

仓庚终于有了动作,伸手引向那道黑影,只见那黑影渐渐地顺着仓庚的手势,变缓变柔,然后逐渐化作一条蛇的形状,亲昵地缠绕在仓庚的手上。

——从前都是魏无羡人挡杀人神挡杀神,操控的凶尸、鬼气从未失手过,没想到在这里竟碰上了鬼气争夺的问题。魏无羡一惊之余,也反应过来了另一个事情。果然只有鬼气能对抗他的鬼影——鬼气没有穿过他的身体。

仓庚将那条蛇形的鬼气驯化后,朝魏无羡反攻回去。魏无羡侧身避过一波,随后稳住心神,缓缓融入那道鬼气,试着重新夺回控制权。

鬼气中混着各种怨灵的咒骂声,原来不止是乱葬岗,这个古战场中阵亡的英灵魂魄也被禁锢,无法挣脱。四十年的绝望挣扎,早让他们丧失了人性。

魏无羡忽地就回忆起了当年在乱葬岗上与怨灵对骂、合骂的场景,想起了那段不人不鬼的日子。戾气陡生。

身边那道鬼气明显是个不争气的,见魏无羡气势高,连忙躲到了魏无羡身边,并向着仓庚蠢蠢欲动。魏无羡:“……”

仓庚饶有兴趣地舔了舔手指,指尖凝聚的一点血气化开,朝那鬼气一点,鬼气即刻消散,而指尖那点红色也涣散了。仓庚不满地道:“如今的血气质量越来越差,都没健壮的人了,大觋那边怎么交代。”

魏无羡脸一下子冷了下来:“果然是你。”

仓庚道:“是我又如何?凭你一人,打得断这条链吗?”

挑选流民、关押、吸取精气、处理尸体,这一条链不可能由一个地方来完成,仅凭忘羡,怎么断得开其中的利益关系?

魏无羡也冷笑道:“可你别忘了,再坚固,也终究是一条链子,哪都能有缺口。”

仓庚神色不改,但眉梢微微扬起:“含光君似乎快要找到我了。怎么,老祖,我们还接着切磋吗?”

魏无羡二话不说,又引一道鬼气打过去,并暗中控制着距离,向血池的方向攻去。仓庚没有刻意守住血池,仿佛那个血池真的只是天然形成的,对涿光族毫无干系。

魏无羡难得碰上对手,谨慎之余也跃跃欲试,反正身边的怨气多得是,他在引动鬼气的时候还能听到其中怨灵的交谈——

“你看好哪方?”

“那个黑衣服的更帅一点,押他!”

“切,都死了来陪咱不好?”

“滚,都死了谁带我们出去?”

“我说老兄,都四十年了,你还想出去?还是下注吧!赌什么?当然是赌下辈子的钱啊!看见没,老子都欠了这么多了,下辈子肯定投富贵人家!”

“你不还是想出去!”

魏无羡:“……”乱葬岗上的鬼怪不是这样的,他发誓。

在几团鬼气互相碰撞发出爆炸声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剑光忽地穿过,方向正往血池那边而去。

“金凌?!”魏无羡认出岁华,愣了一下:“你不是在兰陵办家宴吗?怎么出来了?”

“谁家家宴要办到子时啊!”金凌没好气地道,“又不是以往了,还要张扬。被我骂了一通,一个个领罚去了。你们也是,怎么闹得那么大动静?”

魏无羡刚想表扬,听到后面的也觉出奇怪来:“对啊,你是怎么过来的?难不成鬼气对鬼气能打出滔天的阵仗?”

“……”金凌:“过会儿全清河的人都找来了你们才罢休是吧?!”

仓庚懒洋洋地道:“不错啊,你这里看不到什么,过会儿出去了抬头看看天就知道了。”

不远处,蓝忘机一边寻找,一边看着这个方向的黑气滚滚升天,如同狼烟一般昭示鬼气的存在。金凌的一道剑气划过后黑气稍稍被冲淡了点,却依然逃不过修士的眼睛。可以想见,不少求名求利的修士已经在赶过来了。

见打得差不多了,仓庚终于抛出了他的橄榄枝——“夷陵老祖,来涿光山找我们吧。你父母的故事会在涿光山上找到的。欢迎回家。”

一张打磨得极薄的羊皮纸飘落下来,仓庚挥动羽翼,迎月向西方而去。

魏无羡捡起一看,是一张地图。

TBC.

*今天这章依然没能成功地把血池炸了,下次继续。。。

大伙儿中秋快乐呀~

也祝在军训的我自己中秋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38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