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人渣反派自救系统(中)

目录

文案:我睡下,再睁眼,就被惨绝人寰的刑具与血腥气吓得不轻。然后……我发现我进入了渣反系统!哇我好厉害……哇我好痛苦……我去我最后的下场是什么来着???不行不行我要助攻
ooc预警!!!!!!!!!!靠,ooc你妹啊!
“那个,忘羡夫夫啊,你俩好好玩,我不打了行不行?”
眼前疯狂地闪过数条红色的ooc警告,我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倒地不醒。
临了前——嗯,这个样子也不错,好歹把忘羡喊出来了。

字数:4389

二•魔道

我仔细合计了一下,要保住我的命,并且促成忘羡的话,首先必须要打过他们,也就是完成任务线——力挽狂澜。

“叮——恭喜在有效期内参透任务主线,获得系统道具——‘绝处逢生’一件。”

我……能问一下这个有效期是多久吗?

“有效期是十二个时辰哦~折合算下来,还剩三分钟~”

我:……

好吧,还算欧。

那聂明玦最近受伤,清河一带的战事可以缓一缓……不行,要赢才能和他们讲条件,所以必须乘胜追击,一举拿下聂家。我估摸着之前温若寒自持身份,懒得自己出手,所以最后才被刺杀。这一回必须主动,射日之征,温氏必须赢,我才能活下来,才有可能带领温氏走进和谐社会,稳步建设和谐的社会主义,牢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行吧,先派人去追击聂氏,假托个借口,也不能真把聂明玦给杀了,那系统可能直接就把我给杀了。然后,下一步,我们去找羡羡。

休整的几天里我一面在密室里熟悉这具强得可怕的身体,一面把一些看上去得力的人派出去,一方面是为了加强防线,一方面也为了保护我自己安全——万一把孟瑶派出去了,还有个埋伏着的刺杀我可怎么办!

身边只留了一个看档案是跟温逐流差不多的人,叫温清和,实力也不弱,并且是“我”当初救下来的,多年来一直忠心耿耿,我很安心。

五日后,从岐山赶到江陵,一剑霜寒十四州——我真是帅飞了。

到了我们温氏的阵营内,随便鼓舞了两句士气,我钻进了自己的帐中。终于只剩下了一个人,我呼出一口气,屏退了侍女。

其实温若寒这么高的境界,已经不近女色了。侍女也就是进来送个水——温若寒一般不吃东西,想吃的时候会叫他们做。我这几日天天吃得饱饱的,享受极了。今天大概是吃不上了,让侍女传令去打水的时候,我转身进了那个侍女的帐子。

进帐一股陈香,收拾得还挺干净。我快速翻出脂粉以及一套衣服,以手残的本事上了个妆,像女孩子就好,不求别的。

然后我闪身飞走了。

——低魔世界真讨厌,不能变身真麻烦。

但是不得不感叹,温若寒身材真好。线条有力,肌肉结实,而且脸部还非常细腻,半点也看不出活了几百岁的样子。

女装大佬的我现在穿得比较好,肯定混不进城里去。于是我接着伪装,换上村妇的衣服,悄咪咪溜进江陵城,进而找到魏无羡扎营的地方。

嗯哼?你说我想干啥?

依据原著,这阵子蓝忘机在江陵啊!虽然两人是水火不容吧,但是外力施加下,谁说蓝忘机就一定忍得住呢?

平时写文最简便的让忘羡在一起的途经是啥来着?

下药啊!

我要给他俩下药!

最剧烈的那种!

还能减伤他们战力,一举多得,系统你说是不是!

系统:“……”

拿着早就在岐山配好的药方,绝对是普通药粉不能解,比天龙八部里的那个阴阳和合散更厉害,两个人不做一场就会难受得死去活来,灵力都用不稳的那种。

俩人一同作战,依原著中魏无羡所言,他和蓝忘机的关系并没有坏到哪里去,只是有时候蓝忘机劝诫得过了,魏无羡心头火起才会大打出手。所以平时的话,两人关系应该还不错;商量战事的时候,两人说不定还同吃同住过。

先是顺利地进了城,然后再次改头换面,穿一身帅飞了的夜行衣,以“我”的身法,没人发现我混进了他们营内。

夜,弦月高挂,星星疏朗,天异常地黑。

正是月黑风高……下药夜。

魏无羡的帐子玄黑,一眼便能认出来,帐内点着一盏烛灯,透过黑色的帷布隐隐能看到两个人影,以及传开来的争吵声——魏无羡力扛全场。

“蓝湛,我承认你的战术与我不谋而合,但这不代表我可以退让不用鬼道,江陵这边多骸骨,如果但凭灵力,我们不可能是温狗的对手。听说今日温若寒也到了,怎么,你去和他打?”

“魏婴,你不可……”

“不可修鬼道伤身是吧?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能控制住,你怎么就听不进呢?你知不知道现在是战时?你还一直想把我捉回云深不知处,天天受那屈辱?蓝湛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去的。”

我:喂喂喂别立flag啊亲~

“魏婴,我并非是针对鬼道,只是此道邪途,你不可过深研习。你的剑呢?”

听得出来魏无羡的脸色又黑了三分:“我即便不用剑又怎样?一支笛子也能把温狗打得落花流水,要剑何用?”

“魏婴——”

“又想打架?走啊,我奉陪!”

魏无羡破帐而出,捻指为令,一只鬼手不知从何刁钻的角度窜出,直往蓝忘机前路拦去。蓝忘机避尘出鞘,挥剑斩断那只鬼手,颤抖着声音又喊了一句:“魏婴!”

靠,心疼。

魏无羡你开开窍好不好!

不过,好机会!

我嗖地钻入了帐中,把粉末迅速下进了两人的茶水酒水中,随后溜回原地看好戏。

怎么能不看!那可是忘羡春宫啊!!!

我藏在灌木丛后,见蓝忘机根本无意与魏无羡动手,不过见招拆招,一力将他压制下来。魏无羡也懒得再打,转身进帐喝了口酒,重重地砸了杯子。蓝忘机也跟进了帐中,却不见他喝水。

我暗暗焦急,不过多久魏无羡药性要发作了,蓝湛你倒是喝水啊!

魏无羡斜了蓝忘机一眼,“怎么,夜深了,蓝二公子是不准备走了?你想看我入魔吗?”

蓝忘机身体一滞:“魏婴,你的眼睛不对。”

魏无羡此刻也有些头晕,只道是鬼道影响,怕教蓝忘机看见,愈发戾气深重地赶人:“我有什么不对?你是不是盼着我入魔,好让人对我赶尽杀绝?”

“不是这样,魏婴,你真的……魏婴!”蓝忘机话说到一半,见魏无羡拍桌而起,却突然脚一软倒入了他怀中。蓝忘机慌忙接住,触及手臂时只觉他浑身发烫:“魏婴,魏婴!”

“魏婴,鬼道伤身。这就是你赶我走的原因吗?”

他小心翼翼地将人抱到榻上,扶起他上半身,先试了试茶水温度,又喂了一口茶进去。

我窃笑。——原来下药是这么有意思的事情,系统你说呢?

系统:……

眼见魏无羡眼神开始有些迷离,脸颊甚至泛起不正常的潮红。他头痛难禁,睁开眼见蓝忘机在前,半是挣脱,半是浑身绵软动弹不得,只是强自支撑着一点清明而已。

蓝忘机皱了皱眉,转眼看向案上的茶酒——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但此时,他的头也抑制不住地开始晕了起来。哪怕只是试了一口温度,药粉也已经摄入了,并开始慢慢起效。蓝忘机迅速松开了魏无羡,向后退去。

哪想这时魏无羡忽然一把抓住了他,并无意识地低唤了一句:“蓝湛……”

哇……简直添柴纵火火上浇油。

凭温若寒绝佳的视力,我清晰地看到蓝忘机的脸迅速红了。不像是潮红,更像是……害羞了。

我的天天天天蓝忘机害羞那么可爱的吗?换我我也想撩啊!

魏无羡本就因为修鬼道而身体阴寒,一时间无法抵御这等灵力加持下的药,唯一一点清明也在拉住蓝忘机以后涣散了。

吵归吵,对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和他不谋而合的人,这个和他针锋相对的人,这个和他共同浴血的人,总是存了点感情的。魏无羡不着边际地想,若是算起来,从暮溪山的歌声开始,他就已经不知不觉地沦陷了。

药物的作用让魏无羡漫漫地想着,而蓝忘机则定了下来。不用说,蓝忘机是打死了喜欢魏无羡的,早就情根深种了。只待他药效发作起来,就成啦!

察觉到系统已经好久不叫了,我忍不住又cue系统——喂,系统,你说个话啊。能聊天吗?我想分享此刻心情!

系统:……正在重启...

重启失败

正在重启...

重启失败

。。。

额,好吧,系统你是个正直的系统,那你就不要看了吧。

这么会儿功夫,蓝忘机也走不动了。更何况魏无羡还死死地拽着他,根本脱不开身。蓝忘机胸膛起伏剧烈,根据本药物公式:药物分量×感情深度=药效  这么来看,蓝忘机中毒可能还比魏无羡深点。

只见魏无羡拉着他,食指拂过蓝忘机的手背,并不断地摩挲着,口型应该还是在喊蓝湛。蓝忘机被他摸得耳垂通红,眼底的清明也在渐渐消失。然后魏无羡猛地一拉蓝忘机,汗水打湿了他鬓边长发,呼吸越发急促。

蓝忘机被他这么一拽,脚下绊倒,直接扑在了魏无羡身上。

四目相对。

我深呼吸一下,准备嗑瓜子看大片。

看……大……片……

片……

喂喂喂,蓝湛你动啊?

蓝忘机剧烈地喘息,却立刻从魏无羡身上下来,掰开了魏无羡握死的手指,道:“你好好休息,我不走,陪你。”然后他走到外间开始打坐,默背清心诀。

卧……槽。

含光君您的定力……我……服,气,哦。

我靠!多大执念!你们家规对你是有多大影响!

心爱的人在手,天时地利人和,你你你你你——

我摔!

此地还不能久留,被发现了我可不能保证我逃得掉。枪林弹雨,基本药丸。

趁着夜色我赶回营中,失落Max。

那还能怎么样呢……这药也没有规定两人做的期限啊。只不过不做就灵力效用减退了啊……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不要脸地下令进攻了啊。

忘羡原谅偶,秀秀原谅偶。

半夜,我们温氏的帐中忽地亮起了点点灯火,并迅速汇聚为一大片,向江氏的阵营攻去。没有魏无羡凶尸助阵,我自信以我们的兵力,拿下江陵不成问题。

随手敲了敲系统,只见它还在死机,我便放下心来走这段和原著剧情不一样的故事。这些日子我真的有好好整顿温氏的风气,打仗的时候虽然气势不能弱,但我还是下令保护百姓,收拾战场;俘虏不赶尽杀绝,先关押为上。

御剑不过片刻工夫,我便到了江陵城下。夜袭进度非常快,也很成功,魏无羡和蓝忘机此刻根本动不了,更不要说提剑,因此我们很快占据上风,并烧了江陵这边的阵营,逼江氏撤退。

江澄恨得牙痒痒,紫电的光纵横夜空,死命撑着阵。“温狗无耻!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们也用得出来!”

我挑眉,咋地。

江澄一鞭子就打了过来,妈耶,快逃。

我突然想和江澄对上试试,便召唤系统开防护罩。系统,系统?系统!!!

我去?

别不给用奖励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只得用力挥剑,一道排山倒海的剑气冲向江澄,劈开纵横的紫电,以不变应万变。……诶?!打太用力了不好意思。

系统系统!呼叫系统!快给江澄套个防护罩!!!他要不行了!!!

系统终于有了点反应,我立刻把防护罩丢给江澄,才算保住江澄一命。江澄错愕地看着我,emmmm,像看神经病一样。

但是温氏害江家家毁人亡是事实,我也没办法化解这种仇恨。包括以后,温氏要在这种仇恨中活多久,我也不得而知。

江澄边打边骂,然而确实不敌,不得不退;我也注意着人员伤亡情况,完美地控制着战局。

同时,清河那边来消息说,聂明玦受伤,我温氏已经一举拿下河间,转而围攻蓝曦臣一部。

连连逼压,但是风声并没有走坏。

在我安抚百姓、不杀俘虏的努力下,人们开始好奇,温若寒这个人物到底是怎样的心性。从前鲜少见温若寒出关,若是温若寒并非此类人物,都是他手底下人作风坏呢?

温若寒……

听着越来越多版本的传言,我也有些头疼。毕竟以前温若寒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现在居然烟火气这么重,也是神奇。

据说那天江陵之战江氏大败,退守莲花坞,魏无羡与蓝忘机昏迷过去不省人事。

我趁机提出了和谈,公平公正得像是我打输了一样。

其一,温氏退出各地监察寮,并帮助修复各地仙府。

其二,为战中仙逝的修士表示沉重哀悼,并割地给各家分享。

其三,各家不得独大,战后平分夜猎区域,并安抚百姓。由温氏拨款。

其四,交出蓝忘机与魏无羡。

你说啥?我的俩儿子?温旭温晁?那糟心玩意儿,死了就死了。

这几条条款一石激起千层浪,好在我之前做事手段温和,还算有人回护我。感动(ಥ_ಥ)

明显,除了第四条,其他家族没有异议并喜闻乐见,只防我们使诈了。

我以温若寒的项上人头担保忘羡二人会平安、以及条款永久有效,绝不反悔,前前后后又纠葛了几天,才终于拿到了依然昏迷着的忘羡二人。

诶嘿嘿嘿嘿嘿嘿嘿……

旁人一走,我立即露出了奸邪的笑声。

TBC.

*活命要紧

*忘羡夫夫的艰难感情路程

*下一篇应该终章,接着加火

评论 ( 8 )
热度 ( 53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