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16章 皎皎第四4

文案: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不论翻手为云复手雨,抑或九天悬河笑且歌,终是千里江山中过往云烟。天上人间,代代更迭,是为轮回。

字数:3654

首篇    《逐鹿》tag

目录


第16章 皎皎第四4

魏无羡与蓝忘机对视了一眼——聂怀桑。

兽头是聂家家纹,金色是最高品级,聂怀桑如此行事,甚至不介意被流民认出来,是因为把握十足,知道那些流民最终会困死一方吗?

他在和谁合作?涿光族吗?

魏无羡转身问蓝思追:“你们这次又是怎么聚到一起的?”

蓝思追道:“自从义城过后,我们就一直会约着一起夜猎,因此听说这边有邪祟,大家被风邪盘引过来也正常。到了那个山洞以后我们就忙着破阵救人了,没发现其他异常。”

魏无羡道:“等等,你说风邪盘指引你们过去的?”

“是。”

魏无羡按了按太阳穴:“可是一个普通的阵、一群流民,为何会惊动风邪盘呢?”

金凌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们身边,答道:“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在他们救人的时候,我在山头绕了一圈,但是这时风邪盘已经指不出邪祟了。人命关天,我们就先救了人下来,于是便碰到了含光君和你。”

魏无羡一挑眉:“所以,金凌你得出的结论是?”

金凌:“我们还是被人算计了。这是一群可以操控阴邪之物的人。”

魏无羡赞同地点了点头,顺势问道:“那你想查吗?”

金凌道:“如今我们家族内乱,这件事情本不必我插手,更何况这件事的复杂程度远超我能力所及。但是……”

但是清河与兰陵相去不远,这匪夷所思的一股势力留着更是为非作歹,更何况人人都听出来那人描述的是聂宗主,更要掂量一二。

金凌重新抬起头来,眸子已是坚定的明亮:“要查。”

其他小辈也纷纷表示,定会相助一臂之力。

魏无羡看了蓝忘机一眼,挑了些大概的主线,边走边和小辈们说了起来。

四十年前,也即正爻六年,逐鹿之战爆发,但很快被玄门与朝廷隐了下去,目前原因不详。但这一战争的另一势力涿光族却在最近逐渐展出了锋芒,心火狐、流民、阵法……所有端倪的矛头都指向了涿光族。

还有聂怀桑,逐月阁……这两方与涿光族又是怎样的关系?魏无羡掂量着,只说了他们的存在,将封印等事隐去不谈。

众小辈听完,一个个愣得如木头,讷讷地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所以,你们还查吗?”

他们心知肚明还有一个选择,便是退出这场漩涡,不再追查,就让那个秘密永远被封存,他们大可托荫于先辈,无忧无虑。但是没有人说出口。

欧阳子真首先一拍大腿:“查!必须查!给所有人一个公道,”他看向后方一名年方二八却已病入膏肓的小姑娘,“要给她们一个好的环境,好的未来啊。”

金凌是早就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是听他们补充了清河古战场与聂怀桑的事,多留了个心,便道:“一定要查。无论怎样,涿光族都是一个隐患,对仙门百家或是黎民百姓都有害。还有引导我们追查这帮被困流民的人,是敌是友暂不明确,但对于涿光族来讲,却一定是敌非友。”他后面仿佛还有话要说,却及时掐断了。

魏无羡看了他一眼,明白他不说的缘由,只是道:“不错,这是隐藏在暗中的第三方势力,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

蓝忘机道:“逐月阁究竟是何人所属?”

魏无羡沉吟片刻:“逐月阁表面上至少还是涿光族的人,与聂怀桑确实有联系,现在不明。”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拉过蓝思追道:“哎对了,思追,我们在平昌那边让蓝慕蓝容清小朋友带小苹果回云深,你们见着他了吗?”

“什么?容清?”蓝思追一愣,“小苹果是自己跑回来的,这件事我正想禀报。含光君,小苹果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身蛊,先生研究了整整三日,才将它身上的蛊除去。这也是我们出来的原因,想找含光君问问 这蛊的来由。刚才听魏前辈说那段事情的时候我就在推测,可是小苹果确实是自己跑回来的,容清没有回来。”

蓝忘机一皱眉,“平昌暗桩处可有汇报?”

“没有。”蓝思追道,“想来是含光君亲自找的人,他们也以为容清回云深不知处了。”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蛊明明在小苹果身上,那容清儿会去哪里呢……”

说话间,各家小辈已经找当地府衙安顿完了流民,蓝忘机看了眼天色,魏无羡立刻读懂,给蓝思追递了个眼色。

蓝忘机向众小辈道:“切不可向外人说起。夜已深,都去投宿,魏婴与我去不净世。”

含光君一开口,大伙儿都散了。魏无羡还负责地解释了一句:“不是不想和你们在一道,但是怀桑那边先前有约定,不去会引他怀疑。晚安。”

看着魏无羡笑眯眯地对着他们挥手,蓝忘机的神色无比柔和,眼底却又隐藏着一种占有欲,想护着他,想让他不受一点伤害、没有半分担忧。

蓝忘机暗暗地握紧了拳。

清河,不净世。

魏无羡拎了一堆的清河小吃,菜豆腐啦、烧饼啦、小米粥啦,还有一大坛子的酒,说是吃不完剩下的,打了包回来接着吃。

聂怀桑:“……”

蓝忘机向他点头致意,聂怀桑嬉笑着给他们让了路,又早早收拾出了一间上房,命人打好了热水,告了晚安。

客房很大,有着不净世刀修特有的暗色凌厉纹饰,掺杂着黑金,显得庄严又凛冽。烛火将房间照得明亮,墙上还嵌着几颗夜明珠,顿时显得房间通透大气起来。

魏无羡背过身给蓝忘机丢个眼色,两人没怎么多说话,蓝忘机却也没有碰魏无羡,直接和衣躺下了。魏无羡朝窗外瞟了一眼,往蓝忘机身边蹭去。蓝忘机一僵:“别闹。”

在这种地方,谁也说不准有没有监听的人,或是什么仙门法器。他们不能认真坐下来说事情,蓝忘机脸皮薄也不好意思碰魏无羡,魏无羡便主动蹭到了蓝忘机身边:“二哥哥啊……”

蓝忘机把他摸进来的手放到一边:“你手还没好。”

魏无羡把受伤的左手甩到一边:“又用不到它。”他一下扑倒了蓝忘机,在他身上啃来啃去,耳语道:“做出不知情的样子。”随后放开了声音,软绵绵地缠在蓝忘机耳畔:“含光君,说好的天天就是天天呢?你都放了我多少天鸽子了?”

蓝忘机本就被他撩得火起,更何况魏无羡有意勾引,处处找着蓝忘机柔软的地方咬。感觉到蓝忘机的身体越来越烫的时候,他随手挥灭了蜡烛,吻上了蓝忘机。

几颗夜明珠微微亮着,如星星般点缀着屋顶。而几间屋子之外,聂怀桑与一个黑衣人坐在了一间暗室内,直到蓝忘机扑倒了魏无羡,他才将视线转移开。

如果蓝忘机在这里,就能够认出来,这黑衣人就是逐月阁中的黑衣人,玄鸦。

玄鸦眉头紧皱,问道:“聂宗主给在下看这个,何意?”

聂怀桑笑道:“示诚。我们聂氏诚心诚意想与逐月阁合作,想来还是把这两人的每一步行踪都告诉你们为好。”

玄鸦关了眼前的图像和声音,道:“我此来便是为了看聂宗主诚意,这两人前几天刚在我逐月阁闹了一场,我不得不小心行事。”

聂怀桑半带玩笑地道:“玄鸦使者小心行事,那那位大人可就低调了?”

玄鸦一愣,“你是说……仓庚大人?”

聂怀桑:“不错,正是。具体的,你可以去问那位大人都试探了些什么,不过我猜想他还没走,大抵是还要试探。忘羡二人的心思很明确,使者也看到了,他们不过是为了父母想查案的普通修士,最后倒是可化作我们手中的棋子。”

玄鸦无声地笑了起来:“聂宗主费心了。”

聂怀桑:“玄鸦使者,我们那位联络人……是否需要更换?”

玄鸦:“目前不必。蓝忘机只是误打误撞,无妨,不必伤了与那位大人的和气。”

聂怀桑松一口气:“那就好。对了,这次的流民质量如何?”

玄鸦笑道:“不错,大人非常满意。聂宗主,我们合作愉快。”

清冷的月光透过缝隙,打在聂怀桑脸上:“合作愉快。”

“我不便多留,就此告辞。”

聂怀桑看着窗外飞出的一只乌鸦,鸦羽遮覆了一半的月光,将聂怀桑脸上神色遮得朦胧不清。

附近镇上。

小镇上客栈有限,金凌和蓝思追正分到一间房里,尴尬的是,只剩这一间房了。

金凌瞪着蓝思追瞪了会儿,翻过身睡了。

蓝思追在暗夜中轻声道:“金公子。”

金凌“哼”了一声,没理他。

蓝思追:“金公子,我知道你没睡。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金凌翻个身,有些没好气地道:“你说。”

蓝思追道:“金公子,方才与魏前辈说话时,我见你后面欲言又止,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金凌不动声色地掂量了一下,觉得蓝思追可信,便坐起来说道:“我之前在莲花坞时便和含光君他们聊过这件事情了。逐鹿之战,包括最近酝酿的风波,牵涉之广远超他们想像。”

蓝思追:“我也觉得此事不一般,含光君与魏前辈应该是在追查逐鹿之战,但这个涿光族最近又有动作,含光君不能确定仙门各家的态度,更怕打草惊蛇,所以只能自己查。”

金凌道:“是这样。起因是心火狐,但之后一环套一环,你不觉得奇怪吗?”

蓝思追:“确实。所以含光君与魏前辈主动追查,却还是免不了被人指引着走。”

金凌:“但是只要目的一致,他们也不介意这暂时的‘合作’。我猜想,这暗中的一帮人,就是暴露心火狐行踪、逐月阁暗中相助、引我们来救流民的人。这个猜测,我明天找到机会会和含光君说的。”

蓝思追不知不觉后脊有些发凉,好像在暗中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无数之手在把他们往前推,而脚下就是深渊。

金凌冷笑一声:“算了,睡吧。这晚上,含光君和魏无羡也不好过啊。”

蓝思追晃了晃神,笑道:“嗯,晚安。”

次日,八月十二。蓝忘机与魏无羡照例是去镇上游玩,还与小辈们一同游猎,在蓝家小辈记笔记的带动下,不少弟子也都跟着认真记了起来,神色认真。然而听着听着,无不张大了嘴巴,一次次地为魏无羡的推断所折服。

实在是……太强了啊。

他怎么就能那么清楚的知道鬼物心里在想什么啊?为什么他的推测十成都是正确的啊?

听小辈们叽叽喳喳地赞叹,蓝忘机默然不语,只是攥紧了魏无羡。

如是过了三天。

八月十五,明月高悬。小辈们飞回各家团圆过中秋,而忘羡二人却留在了清河。

他们再一次摸入了古战场。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1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