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4章 月华第二

首篇        《逐鹿》tag

文案:(原著向剧情)

忘羡二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牵扯到魏无羡身世的蛛丝马迹以及父母战死之谜。于是二人围绕这个,抽丝剥茧,层层探寻。

字数:4202


 

第4章 月华第二

这一处的敲击声更空,魏无羡略一思忖,立即就是一个向后的空翻。

只听几声利器破空之声,就见到魏无羡原先站的地方扎了几支利箭,几个微不可察的洞中冒出了缕缕白烟。

“好险。”魏无羡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对着愣住的蓝忘机道,“二哥哥别吓傻了呀,我这不是好好地站着嘛。快来看看这个白烟,和那个毒气是不是一类。应该是太久没人来了,所以毒气少了,不然,你我就都完了。”

蓝忘机这才快步上前,把将散未散的白烟收拢,用布袋装了,微露一个口子,细嗅辨别其中成分。

魏无羡在一边见了,道:“二哥哥不也直接闻了起来?还说我。”他自然知道蓝忘机是非分明,这些量对于蓝忘机的修为来讲自然是不在话下,只是不说话闲的慌,故意逗他。

蓝忘机却不回话,面色有些凝重,从怀中取出了一张淡红色的纸,用灵力结了一点水汽沾湿了,放到袋口处,明显可见的蓝色迅速泛了出来;他随即取出一张黄符,靠近,符篆却变为了红色。

魏无羡强忍住那呛人的气味,凑了过去,“二哥哥,你在做什么啊?怎么看起来比我还神神叨叨的?”

蓝忘机没有回答,待袋中粉末沉淀下来以后,蘸取一些在指尖上直接引燃,一缕青烟冒出,魏无羡突然睁大了眼睛:“就是这个味道!”——方才所闻毒血的气味。带了一缕药草清香,魅惑心神的味道。

蓝忘机点点头,将布袋收紧,贴身收了,道:“其余带回云深不知处再验。我曾在菁月录中见过此毒,菁月录是一本奇毒之方,其中药材皆可遇不可求,故而流传不广,收录在姑苏藏书阁中。”

“那,这毒是怎么回事?”

“此毒名为‘月华’,取自词曰‘自洗玉舟斟白醴,月华微映是空舟。’以西域北山高岭之雪,辅以北国之机木、华草,调色以丹雘、茈石,味如草木,不知为毒。服之则灵力见封,行动如被桎梏,无何则血凝而死。只是此毒难炼,常辅之以多类蛊毒,效用不一。”

魏无羡倒吸了一口凉气:“世上果然有这样的毒!只是我们中原地区难以觅得,传方又被咱姑苏蓝氏收了起来,所以没有流行起来。否则这仙门啊,只怕更为动荡。”

“此毒密传于西域,此洞处处奇诡,魏婴,我们先寻方法出去。”

“嗯,我再找找。”

“小心。”

“你放——心——!”魏无羡眉梢一扬,在这个洞内四下走了一圈,最后找定了石壁颜色稍淡的一处,也不再敲击,直接丢入一把符篆,沿着边缘就炸了开来。结果这爆破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厉害许多,岩石直接纷纷碎作粉末,一道清蓝的光亮还未黯下。

“蓝湛你干什么?!”魏无羡吓得跳后了一步,心有余悸地道,“灵力不是拿来给你爆破玩儿的!乖啊,收好,省着用。”

前方已经露出了一些微光,而身后的洞也开始剧震起来。魏无羡一把拉过他:“快走!”

他瞥眼看见地上又碎着一张浅黄色的碎片,弯腰捡了,拉着蓝忘机就冲了出去。

洞外清新的芳草气息扑鼻而来,魏无羡深深地吸了一口,畅快无比。他转过头去,对蓝忘机笑道:“二哥哥,终于出来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塌得不成样的洞口,“还能进去的吧?至少前面没有坏,要是以后回来找找,说不定还能翻出些什么来。”他又笑了一声,“小苹果呢?”

不料蓝忘机却毫无喜色,紧紧握着避尘,“噤声。”

魏无羡还在错愕中,一声轰鸣就从他耳畔传来,碎石擦破了他的额角,他蓦地被一把推开,在地上摔坐下去,有什么重重地撞到了他识海深处,耳中全是隆隆响声,继而转为嗡鸣,久久不息。一道温热的液体从他额角滑落下来,滴入手中——鲜红鲜红的。

他强行睁开眼睛,咳了两声,从一片灰蒙蒙的飞沙走石泥尘中看到了还没来得及黯下去的清亮蓝光,立即浑身一个激灵:“蓝湛!”

没有人应他。

他本想跳起来向那个方向冲去,可刚刚坐起半点,便被撕裂心肺的疼痛与气力不支的四体给再次重重地摔落。鼻中充盈的酸辛气味刺激得他眼角挂上了泪水,他抹一把脸,强撑起来,取出随便握在手中,好似这样能给他一道可靠的保障一般。眼睛有些酸涩,他的左手也有些僵硬,扯到还会木然地疼。

“蓝湛,蓝湛!”

魏无羡四下呼喊着,一面挥去仍未消散的黄白烟尘,一面剧烈地咳着。四面烟雾茫茫,连脚下的路也几乎看不见,遑论在这里找一个穿白衣的人。他明明记得刚才有避尘的光亮,蓝忘机反应那样快,既然那时还能御使避尘,那么受伤不应该比他重多少。



“我也不……”

“行行行知道你不嫌弃我,别说话了,把嘴闭上,先擦嘴边的血……”魏无羡不由分说地让蓝忘机闭了嘴,好像他是掌管禁言术的那个。

见蓝忘机乖乖地闭嘴,摆出一幅入定的姿势调息,只留一双浅色的眸子睁着眼看他,瞳仁琉璃,像是不染世俗的,魏无羡看得心中喜欢,然而看到处处伤口,又冷静下来,一边替他擦拭,一边说道:“你不用说话,小心牵动了伤口,留疤。我来说。”

蓝忘机哪有那么脆弱,被魏无羡当个姑娘家对待,也不知该哭该笑,便“嗯”了一声,静静听他分析。

“既然这里有火药,必然是个军队驻地。修仙之人寻常不会用火药做武器,顶多炼炼丹,符篆与阵法才是玄门之间克制的利器。而这里,既有符篆,又有火药,许是官玄勾结,许是此处风水宝地有宝贝,许是碰巧,又或许,一开始这里只是一处军机所在,玄门是后来才来的根本不是一条时间线上的。可能性太多了,这些都难说。蓝湛,近些年凡间有什么战争吗?”

蓝忘机回想了一下,道:“玄正年间,射日之征之际,北国乌兰覆灭,为梁军占领。”

“时间不对,再上去些。”

蓝忘机凝神道:“四十年前。”

“什么?”魏无羡失声问道。

“四十年前,逐鹿之战,并非只是仙门一役中称为此名,凡间角逐,也以此命名。当时,梁军出兵西羌,曾与玄门往来。具体战事书上记载不详,只是听说,西羌人出军都有巫师巫女,因此梁军才请了玄门。”

“哪家?”

“不知。”

魏无羡重重地捏了一下丝帕,取出方才捡来的几张纸片又拼了起来。蓝忘机取过丝帕,找出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擦去他脸上血渍。这时,魏无羡才后知后觉地疼了起来。整半边脸火|辣辣的,才知道自己也被碎石刮伤了。

蓝忘机淡声道:“此地不宜久留,恢复好了,就先走。”

魏无羡一点头,收起残片,才坐起来,就“嘶——”地倒抽了一口气,“这具身子实在弱不禁风,想我当年——蓝湛!”

听他又准备开始“胡说九道”,蓝忘机适时地打断了他,将他拦腰抱起。

魏无羡嚎了两声后,见蓝忘机走路无碍,便把头往他怀里一钻,任他抱着了。

“蓝湛,我们接着去哪?”

“先寻坐骑,回一趟云深翻找古籍,心火狐行踪已失,暂时不论。”

“也只能这样了。”魏无羡扯了扯蓝忘机的袖子,“蓝湛,你现在能御剑吗?刚才……你都晕过去了。”

“无碍。可以御剑,灵力亦无损,其余只是外伤。而你……”蓝忘机很少有说话只说一半的时候,因为,怀中的魏无羡突然晕了过去。

……刚还记挂着别人晕过去要不要紧,转头自己就晕了。

蓝忘机祭出避尘,御剑稳稳地行去,一边检查他伤势。没想到魏无羡比他伤得还要重些,若是当时没有立即推开他替他挡一下的话,以莫玄羽这具身子的抵御力,只怕会当场震出内伤。

他长密的睫毛翻下,把手轻轻覆到魏无羡脸颊上,突然瞳孔一缩,扶起了他的左臂——竟然折了。

“魏婴……”

魏无羡的右手还紧紧握着随便,左手攥着蓝忘机的衣角,攥得不紧,似乎是因为牵动了筋骨生疼。蓝忘机眉心微蹙,将他抱得更舒服些,稳稳地落到了小苹果栖身的树下。

既然如此,魏无羡便不能再往来劳动了,断骨难养,不得百日决不能正常御敌。想了想,蓝忘机牵着驴子,抱了魏无羡,行到平昌城内,投宿了一家客栈。

魏无羡至晚才幽幽醒来。

一碗煎好的药被放在床头,见他睁眼,蓝忘机起身:“你躺好,我去热一下药。毕竟是火药所伤,只有寻常医药可治,仙丹亦无济于事。”

魏无羡突然一把拉住了他,“蓝湛,别走。”他的左手被带到一下,毫无预备的疼痛钻上来,痛得他“啊”了一声。

蓝忘机立即止步。

魏无羡沉默片刻,才开口道:“蓝湛,我这具身子,真的很拖累。明明是被你保护着,结果伤得比你还重。但是,但是!”他紧紧拽着蓝忘机的广袖,“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我不会是拖累,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

蓝忘机眸子淡淡的,是作出了决定的神色。

魏无羡见之立即道:“别把我扔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回姑苏查古籍,要走一起走,没商量。我只要不是死了,就肯定赖上你了。”

蓝忘机皱眉正要反驳,魏无羡又道,“你要是把我落在这里,你信不信,我也能自己跑到姑苏去。”

蓝忘机看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他倒是信的。

两人相对着看了片刻,蓝忘机把他塞进被子里,又转身给他去热药,却不想魏无羡披了一件衣服,紧紧跟在了他身后,挤眉弄眼笑道:“怕你丢了难找,得跟紧你。”

一边,他又附在蓝忘机耳畔低语道:“蓝湛,我的身体我清楚,没那么矫情——相比起怀桑来,我觉得这人跟得我们更紧,好像随时就在我们身边,如影随形。——甚至不那么像是个人。”

TBC.

————————————————

*蓝二哥哥实验课堂:
取出湿润的红色石蕊试纸检验磷化氢;取出pH试纸看毒气的酸碱性;使粉末状物沉淀,放入坩埚中加热,发现有无色无味气体,固体质量减少;再取样溶解,通入溴水中,发现有白色沉淀生成……

我可以滚了。

评论 ( 15 )
热度 ( 96 )
  1.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悦心•咸鱼•xy 转载了此文字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