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H】蓝湛,给你开开荤可好?

接《鸥鹭忘机》设定, @阿希叶520的点梗;  @掀桌(╯‵□′)╯︵┻━┻的催更ww

和尚叽x俗人羡
大致就讲:羡羡跑到了云深不知处的禅院内拐跑了一个清修的汪叽,还一起下山私奔了。
然后是说好的车——汪叽是僧人,肯定没看过春宫,对吧?~
有剧情,不是纯车ww
画风与之前那篇迥异

全文共计:7275字

这里直接上车

【忘羡】蓝湛,给你开开荤可好?

且说那日两人下山,便是魏无羡抛了功名、蓝忘机入了红尘。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行在路上,甚是引人注目。尤其两人长相皆清秀脱俗,蓝忘机当真听了魏无羡,蓄起了长发,一年也及肩了,发冠高束,比僧侣装扮反倒更是出尘。

这一年里,两人走过姑苏泮,走过云梦泽,走过暖春江南的雾霭幽幽,走过寒冬北国的朔雪扬扬。不觉已是次年春,江水渐融,梅枝吐蕊。二人一路北上,路过永济普救寺,魏无羡突然停了步,想到了什么,禁不住勾起了嘴角。

蓝忘机过寺必拜,本来魏无羡对佛法没什么兴趣,这一年磨合下来愣是给他找到了点乐子。他笑吟吟道:“蓝湛,进去?”

“自然。”

“好,听你的。”魏无羡等着个天大的笑话,暗暗兴奋,心中作痒,像是无数次蓝忘机擦过他手心的轻痒,久久都消散不去一样。

较之云深不知处,普救寺更是一所规模恢宏,别具一格的寺院,从塬上到塬下,殿宇楼阁,廊榭佛塔,依塬托势,逐级升高。魏无羡连连点头,暗道:“不错不错,这样的地势,果然是个偷情私会的好地方。”

他在大雄殿外等蓝忘机拜完,对东首经院一眼也不肯多看,拉着蓝忘机就去了西轩。寺后是一地势高低起伏的园林花园,园内叠石假山悬险如削,莺语双亭飞檐翘角。荷花池塘上横架曲径鹊桥,亭桥相接、湖山相衔。此时已过孟春,群芳斗妍,桃李争春 ,风一吹,花瓣落满了香径。

“好景致。”魏无羡赞道,“百闻不如一见,果然好景。”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百闻?”魏无羡对佛法可谓眼不见为净,怎可能做到“百闻”呢?

“怎么,不信啊?”魏无羡倒着走了两步,眼见一处青松翠柏掩映的小院,便是西轩了。“蓝湛,这个地方,可是有典故的。你知道不?”

两人视线对上,魏无羡笑得眉眼弯弯,蓝忘机则浅眸冷淡,看不出半分情感来。他淡声道:“知道。”

“咦?你竟然知道?你知道还那么冷淡?!”魏无羡惊叹,拢了拢袖口一本露出一角的册子,“唉,那我白准备了。”

蓝忘机微微不解,“至此理应普渡,广发善心,何来冷淡之说?”

这下轮到魏无羡怔住了:“你说啥?”

蓝忘机道:“‘将军发善心,城即克矣!’此当为吾辈之心。”

传说五代时,河东节度使作乱,后汉朝刘知远派郭威去讨伐,围蒲州年余,百姓苦甚。郭威召寺僧问策,僧曰:“将军发善心,城即克矣!”。郭威当即折箭为誓,翌日破城,满城百姓得救,从此更名普救寺。

魏无羡是曾经读到过这一段故事的,只不过这故事太过无趣,早被他抛到了脑后,令他感叹“久闻不如一见”的自然不是这一件。

这样一来,他的兴致便又上来了。他将双手背在身后,前身倾到蓝忘机身边,恰好停在了若即若离的距离,刚好能对上蓝忘机清澄明澈的眸。他的声音仿佛带着钩子,一点点去撬动蓝忘机的心弦:“蓝湛,我们一起看一本书好不好?是和这里有关的,这才是普救寺天下扬名的缘故。”

他说着便翻出一本微微泛黄的册子,纸张微卷,也不知他是从哪里骗来的,显然是在未至普救寺之时就准备好了的。他随意找了一块高度适中的松石,看一眼蓝忘机,勉强拂拭了一下才坐了上去,反手将蓝忘机一拉,完全不需要征求他的意见。

他缓缓展开书卷,“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注1】几字露出,蓝忘机一怔,眉心抽了抽,却耐着性子陪魏无羡看了下去。

第一本,张君瑞闹道场杂剧;第二本,崔莺莺夜听琴杂剧……书页翻动得极快,曲调柔婉,字字承情,蓝忘机先是看得不停闭眼,过会儿适应后,也不得不赞一声词是好词,曲是好曲。

微风拂过,又落了几多花瓣,浅粉的、莹白的,如幻如雪,披在蓝忘机的白衣上,便如同雪地里晕染了几朵春梅,飘渺得让人看不真切。

魏无羡侧头看他表情,嘴角的笑意更浓。先开始还是他翻着书页,等过了“白马解围”【注2】一节后,蓝忘机便接过了书去,专心看了起来。

梨花深院【注3】旁,梨花铺了一地晴雪,枝头却依然是满满的白色小花,开得如火如荼,也不怕叫人嫌她名字平添别离之意,她总是这样开着,自有人喜欢。——魏无羡便笑眯眯地瞧着那棵梨树,假想张君瑞翻进梨花深院时,不知碰落了几多梨枝?他想着想着,情不自主地笑出了声来。

正巧蓝忘机看到这一折月下相会,又听得魏无羡笑声,一颗忘机禅心也被挠人的钩子钩了起来。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折了一枝梨花,递到蓝忘机身边,清幽的梨香挟着魏无羡的气息传来,蓝忘机猛地抬头,热浪便打到了他脸颊上——不知何时魏无羡竟凑到了他额前,四目相对,气息倏地紊乱起来。

魏无羡舔一下唇角润了润,唇色便更显鲜红了。他故意拖着声音道:“蓝二哥哥?公子?蓝……郎?”

说不上有多热的气息打在脸上,却在瞬间变得炽热。蓝忘机手指一屈,突然之间就怔住了——他身下的某一处,似乎正有着微妙的变化。

偏偏魏无羡还不肯停下,意乱情迷地叫完了几声“郎君”,又开始幽幽吟起了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注4】”

蓝忘机瞬间就捏不住书本了,“哗”一声,书页翻合,掉落于地。飘飘地从夹页中落出几张纸来,铺开在地。

蓝忘机刷的血色上涌,耳根止也止不住的红:“魏婴——”

“二哥哥,我在,我在!”魏无羡拉过了他,在他脸颊上啄了十几下,无意间触到前胸时,他感觉到了心跳剧烈的震颤。——就快蹦出来了似的,像是无论如何也要将这颗心呕给他。

蓝忘机紧紧咬牙克制,他清心无欲了近二十年,从没出现过如此让他克制不了的情形。那种异样的情绪一经点燃,立刻炸开,浑身都燥热了起来,似乎渴求着什么,甚至是饥渴难耐。

魏无羡弯腰一张张捡起那散落的纸张,不退反进,递上去问道:“二哥哥喜欢哪张?”

纸片上画着赤条条的人影,交叠在一起,千姿百态,竟还都是辛苦觅得的龙阳图。蓝忘机的手狠狠发颤,既推不开魏无羡,又不忍破了礼数。哪怕这一年来两人夜夜同榻而眠,他也未曾逾越了半分。——只是此刻,无数纷繁的思绪涌上心头,竟还想到了那人这一年里又是怎样耐得住这寂寞。

魏无羡看蓝忘机克制而又隐忍的表情,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神色,像是被哪个登徒子凌辱了一般,又像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儿,心向往之却不敢跨出半步的纠结。魏无羡看得愈发欢喜,忍不住就倾身上去抱住了他,顺带舔了一下蓝忘机的唇角。

——这一舔,将那一捆干柴,彻底点燃了。

蓝忘机几乎是循着本能,将魏无羡狠狠地按在了地上。他们寻的地方本就僻静,此处处在西轩和梨花深院之间的一隅,花影幢幢,枝叶繁繁,寻常没什么游人往来。两人的衣摆皆散了开来,不时飘落的花瓣将春的清香沾到了身上,唇齿之间意犹未尽,一丝丝花香也俨然变了味——不是春药,更胜春药。

这里,刷卡

蓝忘机的发冠在这样的运动下竟还雅正地束着,而魏无羡的发带则早不知落到了何处,长发铺开,与碎花融为了一体,白色与黑色交缠相融。

相对着趴了会儿,蓝忘机终于离开了他体内,怔怔地看了一眼下身惨不忍睹的情景,再看一眼衣摆——已经被魏无羡撕裂了。

他有些神色为难地走到两人的行囊边,刚刚每走一步,就似乎是要了他雅正的命一般羞耻。给自己擦干净换好后,他重新换了一块布,蹲下身子,让魏无羡枕在他胳臂中,认真替他擦拭。魏无羡感觉自己躺在一团棉花里,格外舒适,有气无力地道:“二哥哥……从今天起,我就正式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好好待我啊……不能,不能像元稹写的张生那样始乱终弃……”

蓝忘机揉开他皱起的眉,温言道:“怎会。”

得他承诺,一阵阵檀香与梨花海棠桃花清香一同钻入鼻中,魏无羡呼吸了两下,嘤嘤啼了两句:“夫君……奴家可是……情思昏昏眼倦开了……”一句未完,他便沉溺在檀香里,歪过头去,睡着了。

蓝忘机一手稳稳地抱着他,一边捡起散落地上的图纸与书册,细细地看了起来。魏无羡腮红未褪,在他怀里熟睡。乍一看去,倒也是幅月下花前的岁月静好图景。

东风门巷日悠哉,翠袂云裾挽不回。
无据塞鸿沉信息,为谁红燕自归来。
花飞小院愁红雨,春老西厢锁绿苔。
我恐返魂窥宋玉,墙头乱眼窃怜才。【注5】

——完——

【注1】随便介绍一下《西厢记》情节:
崔莺莺寄住普救寺,张君瑞赶考路过普救寺,本来想见他八拜之交杜确,结果见到了崔莺莺,就开始各种寻思怎么勾搭。张生住西轩,莺莺住梨花深院——即【注3】。
然后一来二去的怎么的就勾搭上了,两厢有情吧,突然来了个不识时务的强盗(叛将),觊觎莺莺美貌,正好成了助攻。张君瑞修书一封,让曾是武状元的友人杜确赶来,赶跑了叛将孙飞虎,摇身一变成了恩人。——这里就是【注2】白马之困。
然后莺莺母亲突然反悔了,让他们做了兄妹。就害了相思。最后同意张生考得功名以后回来迎娶,于是就有了长亭送别一折。
最后的波澜懒得说了,反正HE就是了。
回首一看,迷之概括。

【注4】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莺莺写给张生的诗——乖巧等撩.jpg

【注5】选自《西厢记》
————————————

*从此二哥哥的肾走上了不归路……

*下周大概恢复更新《逐鹿》,预告:二哥哥的化学实验小课堂,以及寻找线索之旅开启——

*以上,来自一个后天月考、明年高考,去不了CP21的人的怨念。

评论 ( 23 )
热度 ( 307 )
  1. hanguangyilingtiantianzhenchay悦心•咸鱼•xy 转载了此文字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