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2章 心火第一2

首篇      《逐鹿》tag

文案:

忘羡二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牵扯到魏无羡身世的蛛丝马迹以及父母战死之谜。于是二人围绕这个,抽丝剥茧,层层探寻。

“蓝湛,我的父母……不是普普通通战死的。他们的灵力那样强盛,怎会轻易战死?!”

“那一场战争,名为逐鹿,所逐之鹿,非权非名,非温非羌,实则人心。”

………………………………

本章字数:4059

第2章 心火第一2

两人甫一进入迷阵,就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这阵法不知是专门针对他二人所设,还是本就在这里扰人视听,总之,躲在这云层之间,内中情形还真不易看见。

魏无羡身修鬼道,对迷阵这类术法的适应调整能力更强些,很快缓过神来,扯了扯蓝忘机。蓝忘机控制住了下坠的避尘,由魏无羡指引着落到了地上。

“蓝湛,这迷阵里的空气有问题。”

“嗯。迷药。”

“迷药?啊!难怪!”魏无羡一拍脑袋,“阵法应该是之前就有的,心火狐还布置不了这么复杂的阵法;而迷药就一定是那臭狐狸放进去,去迷普通人的。”

“而且,此阵年代久远。”蓝忘机收了避尘,与魏无羡向前探着路摸索向前,眉心微蹙,凝神探知着这个阵法。

魏无羡伸脚去探阵法中心,“迷阵虽然难不倒咱们二哥哥,但是也不急着破。正好趁着这迷阵隐去身形。”

“嗯。”

“蓝湛,你找到阵眼没有?”

“西首方位。”

“所见略同。”魏无羡得意地点了点头,绕开了阵眼的位置,反而向北方乾位踩去。按理,这个方位应该加强迷阵效果,使雾气更浓,也便更有利于魏无羡混水摸鱼。

谁料刚刚踩到乾位,眼前的一大片迷雾便迅速开始消散。魏无羡一愣,也是始料未及,一手扯着蓝忘机的衣袖,一手抽出陈情放到了唇边。

在最后薄薄的一层白雾中,他在西首方位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谁?”魏无羡身形一闪向那个黑影追去,蓝忘机的动作比他更快,避尘出鞘,闪出一道蓝光便冲了过去。

蓝色的光芒在未褪尽的白雾里若隐若现,追着那黑影而去,魏无羡与蓝忘机也飞速跟上,却见那黑影一闪,突然消失了。四周安静得悄寂,好像那团黑影从来没有存在过,只是他们的错觉。

蓝忘机召回避尘,回头检查西首阵眼方位,却落了一只山雀。那山雀的翅膀在风里微张着,羽翼绒绒,却一动不动,好像没注意到身后有人一般。魏无羡一把扑了上去:“好啊,原来是你这小鬼破了阵法!”

一扑即中。他合手慢慢打开,低头看了看,愕然。原来那只是一只玩偶,只是做工太细致,简直栩栩如生,把人骗了过去。

他拿给蓝忘机看,蓝忘机看了看,同样没有头绪。魏无羡又翻弄了一下这只鸟,对自己刚刚的话哑然失笑:“就是这只鸟破了这个阵法,刚才飘过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可能以为我们不会破这个阵,才出手的。但总之是要引我们进去。”

“障眼法。”

“也许是。”魏无羡捋着那山雀头顶上的毛,说道,“那团黑影太过诡异,首先没有灵力波动,肯定不是修士;普通人就更没有这种速度了。也不是心火狐,身上没有妖力。但是,蓝湛,你有没有感觉到那东西身上有另一种气息?”

“有。”

“但是很奇怪,前所未见。”那山雀的毛就快被魏无羡薅秃了,魏无羡还不放过,有一把没一把地捋着。“再看看吧。”

“嗯。”

待到雾气散尽时,一切都归于了平静。沂蒙山水的画卷也呈现在了他们眼前。

这座山头是东蒙群山的一角,绿树成荫,秋蝉疏引,二人正在山腰,直面夕阳。落日溶金,一半的金乌已经沉入了山下,不在山上已经看不到了。

魏无羡赞了一声:“好景致。不过,这个地方设迷阵做什么?”他凝眉低声道:“又有人在我们背后。”就像之前一路被聂怀桑利用了一般,此刻,他也能清晰地感受到,有人在他们身后利用他们,熟悉他们所有的行踪,知道他们的目的。这种感觉让魏无羡很不舒服。

蓝忘机颔首:“然,不在附近。”

魏无羡咬牙道:“总会教我找出来的!”他从怀中取出风邪盘一看,指针稳稳地定在了他们眼前——一个树枝遮掩的山洞。

“蓝湛,我们争取主动权。既然那人要我们看到这块山头,那我们就进去看看。”

“好。”

蓝忘机收了避尘,携魏无羡踏入洞中。洞口还有一些阵法,虽然年代久远,但蓝忘机都能轻易破除。顿了顿,蓝忘机道:“这些阵法,是一百年前的。”

“一百年前……”魏无羡咂咂舌,那时候他和蓝忘机都还未出生,谁会用那个时候的阵法?更何况,这些阵法在近三十年里都进行了极大程度的改善,根本不是什么神秘古阵。

蓝忘机道:“不过,四十年前,有一场战争,沿用了百年前的古阵。”

魏无羡猛地睁大了眼睛:“你是说……逐鹿之战?”四十年前的那一场战争,虽然名气不响,但他却再熟悉不过——他的双亲,正是战死于斯。“那一场战争为了避人耳目,确实使用了不少古阵法,但是也未必就和那有关。事已至此,蓝湛,我们再走进去看看。”

“嗯。”

洞口被树枝丛丛遮掩,只能透过微弱的光亮。洞内愈发的昏暗,魏无羡能够感受到心火狐来过的痕迹,但是很明显,此刻心火狐并不在洞中。

这个洞很大,里面似乎还有错综复杂的道路。两人在洞口处研究了一阵,迷雾、陈年阵法、内中道路、逐鹿之战……层层悬疑堆叠起来,反而更显扑朔迷离了。

魏无羡看了看洞口,沉吟道:“只能进去了。”

蓝忘机摇头:“不妥。内中事物未知,危险。”

魏无羡陡然间戾气横生:“那又怎样?出去了不还是要进来探的吗?万一洞口不见了怎么办?”

蓝忘机只是摇头:“不可。”

“……蓝湛!”

“魏婴,你冷静一下。”

魏无羡一把拍在石壁上,沙土扑朔朔地落了一地,“我怎么冷静?!那可是逐鹿之战,事关我的父母!我就说他们那样厉害,怎么可能战死?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于一场夜猎?”

“魏婴!”

“蓝湛!”

蓝忘机的手猛地攥紧,一把就魏无羡揽了过去抱在怀中。魏无羡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睛上也布满了血丝,紧紧抓住蓝忘机的手与他僵立着,喘息良久,才道:“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蓝忘机的手一僵:“不必。……你的心性很久没有失控过了,方才的迷雾必有问题。”

“也或许是心火狐魅惑,这都说不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洞内还是不要贸然深入的好。”

他逐渐冷静下来,也不再执着,守在了洞口,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

正在这时,洞口黑影闪过。

“谁?!”

魏无羡从刚才就开始防备,手上一直捏着一张定身符,见了那黑影立即拍了出去。蓝忘机亦斥出避尘,一道清亮的蓝光朝那黑影射去。

不料那黑影完全不抵挡,任凭一张符篆与一把利剑裹挟疾风而来,似乎发出了一声轻笑。

而也就在此时,一块巨石落到了洞口,彻底堵住了洞穴。

“瞒天过海!”

魏无羡忿忿咬牙。那人借着打斗引起的这么一会儿动静,将准备好的巨石放下,完完整整地堵住了洞口。

避尘打落了那黑影身上一样什么东西,掉下来发出了叮呤一声。那黑影顾不上捡,忽地一闪,消失了。

这几个动作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魏无羡捡起那玉佩,在原地闭眼感知了一阵,道:“不是传送符。”

确实,没有传送符的灵力波动,但究竟是什么,连定身符也拦不了,且也能达到这样的传送效果?

魏无羡沉吟一番,再看那玉佩,玉佩上绘有奇诡图案,飞虫走兽,以蛇为图腾:数条青蛇缠绕在整块玉佩的一周,一条长蛇盘踞在玉佩中央。这图案非但不像是修士所配,甚至不像是中原的风格。

魏无羡再次道:“逐鹿之战。”

三个线索,个个指向这场战役。那个神秘的人引他们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选中了与这场战争切身相关的魏无羡?为什么引到了这里来,却要把他们关在这里?是灭口,还是引他们寻找?此中究竟有无出路?

蓝忘机运灵力去推,不想那巨石上缠了一道道奇诡的术法,不仅灵力不能推动,甚至连穿透也做不到。他又抬头看洞顶,魏无羡见后,道:“强行破不开,山体会塌。到时候出去,我们大概就是一块块碎尸,被人挖出去的。”

他将玉佩放到怀中收好,“那人应该是听到了我们从长计议的决定,一时情急才堵住洞口的。这么看来,原先我急着要进去,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了。蓝湛,幸好有你……”倚在蓝忘机身上,莫名的安心,他一笑,道,“横竖跟踪我们的人已经走远了,那既然只能往里走,就走吧。”

蓝忘机紧紧握住他的手:“万事小心。”

越往洞中去,越是阴森。静下来还能听到嗒嗒的滴水声,渐渐地,脚下也湿了起来,踩出了水声。

“这洞好深。”魏无羡的声音传开,空灵飘渺。“这边好像水少了,刚刚一定有暗河,到这里流尽了。也就是说,我们应当在上行。”

“嗯。”

“好黑啊,咦?这边有个岔路。”

“停步。有血味。”

魏无羡顿足,仔细闻了闻,一点头:“果真。二哥哥你属狗的啊?鼻子那么灵。这血迹是陈年的了吧?”他说到狗的时候又是一阵哆嗦,伸手摸了摸颈边的咬痕。

蓝忘机道:“壁上有血。”

“我看看,”魏无羡说着便要伸手去抹一块下来看,被蓝忘机拦住。

蓝忘机的眉尖抽了抽,似乎是隐忍着什么,道:“我来。”他取避尘刮下一点血迹,在避尘的蓝色辉光下查看。

魏无羡无论是夜猎还是探查都甚为粗犷豪放,捉水鬼可以直接跳到水里,夜猎也直接以身诱敌。蓝忘机清楚他的习性,生怕他抹了血就放到嘴巴里尝,才隐忍半晌,用避尘取来。

陈年的血迹已经发黑,在避尘的幽蓝荧光下呈现出一层层的色彩。刮下来的碎成了粉末,附着在剑尖上。

魏无羡凑近看了看:“好黑。太黑了。”

“小心有毒。”

魏无羡噗地笑了出来:“我说蓝湛你那么戒备干什么?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真的把这种东西放到嘴巴里吧?没错,我是吃得下好多东西,吃得下辣,吃得下蓝二哥哥你……好好好我打住,可我也不是什么都吃的啊?”

蓝忘机道:“确实有毒。”

“嗯……血黑成这样。”魏无羡接过避尘,去照岩壁上的血迹。非是他们没有办法生火,只是火焰灼烧起来无情,损毁了某些痕迹就得不偿失了。因此魏无羡只好拿着个避尘当灯笼使,莹蓝的光照亮岩壁,只见那血迹较为低矮,他不得不低下头去,看清后“咦”了一声。血迹散布的形状更像是几人背靠着岩壁,流下的点点鲜血浸染了岩石。

就在他靠近那血迹时,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传来,让他忍不住腰弯得更低,去探寻那个味道。

——是一股清香。似草药,似麝兰。但是魏无羡却从来没有闻过这样的气味。他怕有诈,连忙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稳住自己的心性,拉住蓝湛道:“邪,这地方太邪了。蓝湛,我们还是继续往里走走吧。”

“等等,地上有碎片。”说着,蓝忘机按住魏无羡的手,带他照向血迹不远处的一块极小的碎片。

魏无羡叹服:“二哥哥你不光有个狗鼻子,还有鹰的眼睛……”

他捡起那张带着血迹的碎片一看,不过手掌大小,却是羊皮古卷的一角,遗落在上的字迹只剩下了一个扭曲的字样,似乎是一个“玄”字,以及一个草字头。

由于碎片上沾有血迹,魏无羡怕心旌动摇,便交给蓝忘机贴身收了,再向前走去。

这洞初时看起来并不大,谁料其间道路错综复杂,弯弯曲曲绕下来,竟然不知所止。

行至一条岔路,魏无羡忽然停步了。

“蓝湛,左边,有鬼气;而右边,一片混沌。”

TBC.

——————————————

*深夜写到这边忽然一阵毛骨悚然,于是紧急刹车睡觉!

*明天还有一更

评论 ( 9 )
热度 ( 83 )
  1.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悦心xy 转载了此文字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