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魔盗全)

长缨薄甲辞关阙,儿郎意气朔霜月
烈火浴归魂,可曾识故人
秉烛谈笑变,对案权谋见
挥袖整河山,驰骋天地宽

目前产出 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逐鹿》第1章 心火第一

*没错我又开新坑了!理直气壮.jpg

*本篇正剧向,时间线接在正文过后,文里也能一眼看出来。
完完全全是新的故事,忘羡二人探案组(不)。

*关于魏无羡父母的事情,除了原著中提到的“战死”,其他都是瞎编的。不要和原著搞混哦~

*一定填坑。高三学业繁忙,应该周更吧。

*全文字数:(未完结)

*本章字数:3907

文案:

忘羡二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牵扯到魏无羡身世的蛛丝马迹以及父母战死之谜。于是二人围绕这个,抽丝剥茧,层层探寻。

“蓝湛,我的父母……不是普普通通战死的。他们的灵力那样强盛,怎会轻易战死?!”

“那一场战争,名为逐鹿,所逐之鹿,非权非名,非温非羌,实则人心。”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来来去去的,何时是个头啊?”

“终有安定之日。”

“嗯。”

世事变幻,人心难料。
故事永远没有尽头。
惟有忘羡,此生不换。

————————————————

第1章 心火第一

夕阳下,琅琊道。魏无羡翘着二郎腿坐在小苹果上,蓝忘机牵着驴子,向天边走去,投下一道剪影,被拉得无尽的长。

魏无羡递去一只苹果,让蓝忘机先咬一口,自己再咬一口,剩下的塞到小苹果口中,嚼着苹果含混不清地道:“蓝湛,我们这么偷偷从家里跑出了不要紧吗?你叔父不会骂吗?”

蓝忘机神色柔和,摇了摇头。

魏无羡便道:“那,敢问含光君,我们这是去往何方?”

蓝忘机道:“绕阳郡,过东蒙,取道琅琊,去往沂水。”

魏无羡点头称是:“可不是嘛,含光君。咱们先从云深不知处里御剑出来,一路绕了三个郡,跟踪那破玩意儿跑了几千里,现在要去沂水,还不知道是不是人家的老巢。”

蓝忘机道:“如何?”

魏无羡靦个笑脸:“不错不错,挺好挺好。只要含光君不把我像以前那样压到地上,再用抹额把我的手绑住,我就乖乖听话。”

“……”

“好嘛!含光君。一言不合就动手,以前那个端庄知礼的含光君都不知道被你发配到哪去了。你叔父都被你气死了。”

蓝忘机的眉心皱了皱,别开了头去,只是道:“心火狐多巢穴,此狐禍人已多,须得其行踪,剿之。”

“可不是嘛,狡兔都三窟呢,何况狡狐?而且狐狸只吸人精气,不伤人,四地乱窜,根本不会有修士去理会。”

“此狐行迹有异,须探知。”

“不错,”魏无羡手肘撑在小苹果的头上,支起脑袋,“首先,有灵狐出世就绝对不是好事,那可是祸国殃民的征兆。其次,这心火狐一路绕了太多地方,与其说是狐狸的特性,不如说,它另有图谋。”

二人上月在姑苏城外发现了一处极不显眼的狐迹,若不是魏无羡在草丛里辗转时摸到了一团狐绒,感受到了起伏的妖气,也许未必会发现心火狐。二人离心火狐最近的一次是在淮水一带,本以为唾手可得,却不料心火狐狡猾异常,抛下一具假躯,逃之夭夭。

“……所以,我认为,这只心火狐是被人调教过的。”魏无羡将蓝忘机的抹额绕到手指上,说出了最后的结论。

蓝忘机道:“嗯。”

“好了好了,这么绕路是为了不打草惊狐嘛,我懂。”魏无羡拍了拍驴子,“驾,走了。”

小苹果朝他打了个响鼻,尥蹶子,将苹果核噗地吐了出来。魏无羡呸它,它喷魏无羡。

蓝忘机:“……”

二人在琅琊道辖区一路前行,这一条乃是官道,魏无羡大大咧咧,完全不在意,蓝忘机牵着驴子向前走去,更显得像是两人在出游,悠哉游哉。魏无羡心知,惟有如此才能让心火狐以为它已经摆脱了二人。魏无羡长叹一声:“居然跟一只狐狸斗智斗勇起来了,真是没出息。”

说着两人转到了一处拐角,魏无羡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妖气的波动,他蓦地拉住了驴子,转了转眼珠子,对蓝忘机道:“蓝湛,我困……”

蓝忘机对上他的眼神,点了点头:“好,去投宿。”

魏无羡说着便刹不住车,忍不住多调笑两句:“二哥哥,今天咱们……就不……”

蓝忘机:“……别闹。”

魏无羡道:“可是你知不知道真的很累的啊,而且,我累你更累啊——等等,在这里了。前面的村子,去投宿吧。”

蓝忘机凝神探知,怎奈对于妖气的感知没有魏无羡强,这种如同羽毛一般微弱的波动,当世怕是只有魏无羡能感知得到了。

二人离了大道,直奔一个村子里去。恰金秋时节,金色的余晖投下,在黄绿斑驳的树叶上镀上一層金辉,路边一棵木瓜树上,青色的木瓜长得正好,魏无羡伸手摘下一只圆溜溜的木瓜来,抛给了蓝忘机。

蓝忘机:“……”

魏无羡道:“二哥哥,你好歹表示表示啊?我不要你的琼瑶,你也不能这么冷淡啊!”

“……”蓝忘机:“你、要、如、何。”

魏无羡嘻嘻一笑,拽起蓝忘机的抹额:“蓝二哥哥现在愈发不羞了,姑苏的家训都被你抛在了一边了,还好意思去教小孩子。……也不知思追儿是怎么被你带出来的,教那么好。”

蓝忘机看着手中的木瓜不语。

两人沿着沂水向下走去,一路上北方风光愈发明显,水声潺潺。远看去,一湾天然的池子横在村子旁,池子上漂了几只渔船,看样子已经天暮,渔人都回家休息去了。

不多时村子就显现在了眼前,村中有一酒旗迎风招展着,细闻似乎还有酒香传出。魏无羡夹住了花驴子,顿了顿,在酒香与妖气的夹击中,无奈选择了后者,双腿一夹,沿河往村子后面奔去。妖气就在不远处,在这里,连蓝忘机也能微微察觉到不正常的气息了。

小苹果今天可能是因为吃了一只苹果,心情大好,拔足向前奔去。蓝忘机紧随其后,沿河而下。

魏无羡“咦”了一声,见到一只无人控制的小船沿河一路向下漂去;不过说是“无人控制”也不恰当,因为渔船上是有人的,但那人却一直在闭目养神!再向前就是一个激湍了,可是那渔人依然神色怔怔,好像睡着了一般,根本没有要动作的意思!

魏无羡正要飞身而下去制住船,只见蓝忘机已经先他一步上前,御剑而去,将渔人带了出来。

魏无羡拍了拍已经睡着的渔人:“醒醒,你刚刚有没有见到什么?”

“我……”那渔人似乎大梦方醒,揉了揉太阳穴,看向这一黑一白两人,“二位……公子,我刚才怎么会睡着的?”说着,他又看了看河里,“哎哟!我的船!这不是村子下游吗?怎么漂到这里来了?”

“你好好想想,究竟看到了什么?”魏无羡一边问话,一边仔细瞧那渔人的神色。渔人差不多三四十年纪,算来也不是太老,没理由在池塘里打鱼时睡过去,还被水流一路带到下游来也没知觉。

那渔人刚刚醒来时显得疲惫无力,醒了醒,现在的精神明显好了不少。他思索着回忆道:“二位公子看上去……是不是天上来去的人物?咱们村最近是有些不太对,就是每到下午都有人犯困儿,说来可能是秋乏了吧,我这不,太阳太好,一个没撑住就睡了过去。”

魏无羡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就只是犯困?”

“对啊,就只是困,基本上睡一觉就好了。看我,现在不是精神了?也许是某个……”那渔人突然变得神秘兮兮地起来,“那谁,不是说夷陵老祖重生了吗?很可能就是他干的!”

魏无羡:“……”幸好今天没叫温宁来。

“也不对,不是听说含光君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吗,相比起夷陵老祖来,我更愿意相信是那个……金……金光瑶!在诈尸!”

魏无羡:“……”他应该说什么呢?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吗?

他哂笑一声,继续问道:“那么村子里有找过仙门吗?犯困的人都有哪些?有严重的吗?”

“这倒是没找过,大家伙儿都以为只是犯困,也没伤身体也没什么的,就我今天儿个险些翻船被二位公子救了,别的还真是没啥事儿。”

魏无羡正思索着,听他又一拍大腿补充道:“要说起来,犯困的好像全是我这年纪的人,也不怎么敢跟家里人说……嘿嘿,公子你知道的啊,家里的那位听说了这种,还不知怎么想我们呢!也就咱们几个老渔夫、农夫聚在一起时敢随便扯扯……”

魏无羡连连点头:“是是是,可不是呢!家里的那位管的严啊!别说别的漂亮姑娘不许去搭讪,就连瞒着他做了些什么,也得喝一口老醋!”

“可不是嘛!哎呀我今儿个可找到知音了!——哟,这是什么?”魏无羡顺着他视线看下去,落在了自己颈间的一块红印上,那渔人淳朴热情,伸手替他拢了拢衣襟,“厉害啊!咬成这样!”

魏无羡尴尬地笑笑,偷偷地朝蓝忘机瞥去,却见蓝忘机眺望着远方,根本没有在看这里,悄悄松了口气。

“公子,你家的那位……一定也是个特别好看的仙子吧?”

魏无羡眼睛又向一边斜了过去,连连点头:“可不是!”

但这一回他却没看到蓝忘机,听那渔人忽然道:“哎哟哎哟,这位公子,谢天谢地,还帮我把船捞了上来,二位可真是好人啊。”

魏无羡一回头,果然看见蓝忘机单手拖着木船到这里来了。他哈哈地干笑了两声,安抚了那渔人几句。那渔人硬是送了他一条鲤鱼,魏无羡推辞不过,便串了根草绳拎在了手里,就此告别。

方才那点妖气的波动确实是渔人身上发出的,犯困的缘由也不难想。心火狐以人的精气为补乃是最佳,挑这些人下手,又没有吸个干净,那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

魏无羡把鱼挂到了小苹果身上,随手掏出了一只风邪盘,在云深不知处发霉的这段日子里,他已经将风邪盘改了一版,调整了精细度,探知邪祟非但更加精准,所能感知的邪祟种类也增加了——比如说,妖。

虽然魏无羡本身就对妖气的感知力极强,但人类终究不及器物。风邪盘转动了两下,最后定在了一个方位——北方。

魏无羡揉了揉太阳穴:“这不是刚刚从北方南下吗?怎么又要回上去?”

蓝忘机道:“那边。”魏无羡顺着他指向看去,原来远处有一座淡淡的山影,在夕阳下只剩下极浅的一层轮廓,好似淡墨信手描绘。

魏无羡思索片刻,道:“那便走吧。也没什么伪装的必要了,反正那狐狸在山里也看不到我们。”他随手将小苹果系在了一棵树上,绳子拉得老长,生怕驴子跑不掉似的。他又从布袋中拿了两只苹果揣在怀里,用下巴指着驴子身上的袋子道:“喏,苹果在那里,要吃自己拿。”

小苹果喷他。

蓝忘机唇边泛起一抹笑意,抽出避尘,一手环起魏无羡,御剑而去。

蓝忘机道:“好。”他抽出避尘,一手环起魏无羡,御剑而去。

魏无羡在他怀里逗弄他,只听蓝忘机忽然一字一句问道:“说、我、喝、醋?”

他的语气平淡无奇,然而魏无羡听得毛骨悚然:“……蓝湛?”

蓝忘机分一半的心神来御剑,避尘依旧飞得十分平稳,然后用另一半的心神,一口咬住了魏无羡。

“啊呜呜呜呜蓝湛你怎么又咬人!——”

整座山头听了直笑——“又咬人——咬人——”最后变成了哈哈哈的颤音。

蓝忘机松口,又问:“拢衣、不许搭讪、喝醋?”

“蓝湛你当时不是背着身的吗?怎么这都看到了?……但是后面的,我说错你了吗?”

蓝忘机轻哼一声,没有回他。

避尘飞得极快,不一时已经过了沂水,逼近东蒙山去。

魏无羡撇撇嘴,回过身去专心地和蓝忘机接吻起来。对方一旦不说话,自己说再多怕也是不管用的,魏无羡用多年和蓝湛的相处经验来看——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就要用自己的身体来弥补。

他伸舌探入,正绕着蓝忘机的唇腔舔舐,还未尽兴,避尘忽然猛地一颤。二人唇齿未分,一阵极浓的雾气扑面而来。

——迷阵。

TBC.

————————————————

*琅琊道是1925年设置的,是一个辖区。但是,这个名字实在太好听了!所以拿来用用~

*章节名仿魔道

*为何表白以后再一起夜猎就变成了这副画风??!

*文中一辆隐形的车看出来了没有??
二人上月在姑苏城外发现了一处极不显眼的狐迹,若不是魏无羡在草丛里辗转时摸到了一团狐绒,感受到了起伏的妖气,也许未必会发现心火狐。
看看,夜猎时也不放过的野战

我自己走,不用你们赶——【捂脸】

评论 ( 20 )
热度 ( 126 )
  1.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悦心xy 转载了此文字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