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现代AU】拉着全员一起腐(21~23)

01~05      06~11     12~14     15~20

本章字数:4100

21

魏无羡蓦地惊觉了这个想法,细思恐极。天晓得他以前都对蓝忘机做过些什么,说过些什么话。这阵子更是不断强调他自己喜欢“含光君”这个妹子,蓝忘机不说他两句算是好的,又哪里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念头呢……

他惊呼一声,抱头跑开。也不知要跑到哪里去,既不想离开蓝忘机太远,又不想让蓝忘机看见他。他就这么躲在灌木丛里看向前面那个白色的身影,大口喘着气,摸了摸还发烫的嘴角。

不行,不能让蓝湛看到……

那么去哪?图书馆?不,根本静不下心来。食堂?这个饭点,让别人看出他被亲过那就糟了。教室?去教室做什么啊喂。宿舍?宿,宿舍……

魏无羡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里,向宿舍方向走去。他一路脚步虚浮,暗骂自己没用的同时又不禁想知道那到底是谁。

宿舍里光线昏暗,沉闷地压着他的心。魏无羡食欲全无,蒙上被子倒头就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都黑了,窗帘已经被舍友拉上,头顶开了一盏白炽灯,魏无羡朦朦胧胧睁开眼,好像是闻到了辣椒的香味,顿时一个激灵:“江澄我爱你!”

他翻身而下,拉住江澄就恨不得抱一个满怀。江澄嫌恶地扳开他抱过来的手,“去洗洗爪子,然后再吃!”

看魏无羡吃得激动,江澄坐在他身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问道:“最近怎么了?掉粉了?被冷落了?还是知道了那什么含光君是男的?”

魏无羡没好气地道:“含光君是男的倒好了!”

江澄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魏无羡嚼着一根辣椒,含糊不清地道:“没怎么,就是心烦。江澄你不用管我。”

“你自己心里有个数,别总让爸妈操心。”

“放心。我没事。江澄你丫的什么时候去找个女朋友,叔叔阿姨才能真的放心。”

“滚!”江澄一把夺走他的饭盒,居高临下地看向魏无羡。

“我操江澄你拿来!关心你为你好,行不行啊?”

“我看你倒像热恋了。要不就是失恋。……我也关心你为你好,行不行?”

辣椒带来的麻辣是与下午那一个吻完全不同的感觉,虽然唇舌都火辣辣的,却少了几许温存。

魏无羡舔了舔唇畔,又是一阵神思恍惚,竟然没听江澄后面说了句什么,只记得零星几个字眼:“……勾引……蓝忘机……含光君……虚无……”

他扒着饭,只是想着:下一次课上,明了了自己的心意后,他应当怎样面对蓝忘机?……

22

玉兰花谢了,四月倏忽而过。魏无羡逐渐又活成了以前那副样子,大概是看惯了蓝忘机的清心寡欲,小心地把那些心思藏起,能先好好地与他做个朋友也好。

时近六月,《忘羡》一文到了最高潮的部分,两人明明心中都装了对方,却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各自都僵持得很是痛苦。

仿佛写到了魏无羡心里去,他一边码着字,一边畅想那拨云见日的结局。

这一日是一堆考试来袭的倒数第二天,傍晚下了课,差不多五点半的样子,魏无羡照旧坐到了图书馆的那个位置上自习,坐在那里,可以正正好好地从书架缝隙间看到对面蓝忘机认真学习的模样。

往常时不时抬头看两眼,蓝忘机面容清秀俊逸,翻书的双手莹白如玉,做笔记时一丝不苟的神色更是令人神驰。察觉到蓝忘机就要发现时,又连忙把头低下去,没事人一个地哗哗翻书翻资料。

然而今天,蓝忘机却迟迟没有出现。

魏无羡首先想到的是蓝忘机可能有事,但转念一想,蓝忘机又能有什么事情?他家的产业也轮不到他管,校园里也没什么强|暴事件,要说考前出去约会那是更不可能。

可是,蓝忘机人呢?

他越想越不对劲,这种考试前的节骨眼上,自己复习得水也就算了,蓝忘机不应该啊。三好学生一百年的蓝忘机一向是风雨无阻地来自习的啊。——除非发生了比风雨更大的灾祸,地震、海啸什么的……

魏无羡甩甩脑袋,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六点十分了。下意识去看更新,却怎么也刷不出来。

他略觉奇怪,含光君不是这样的人,有什么事情一定会提前说的,而不是像这样晾着不管。他一挑眉,想着含光君大概是有什么急事要办吧,便把手机先丢到了一边。而抬头看见那个空荡荡的座位,却更让他心头不安。更奇怪的是,两件事情撞在了一起。

——不是吧?蓝忘机和含光君恋爱了?然后去别处上晚自习了?

那天晚上江澄的话不知怎么浮现了出来:“……勾引……蓝忘机……含光君……虚无……”这时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他明知这两人都是自规自束的优良性格,像这种事情,除非是地球撞上了火星,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生。这大概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知道了何谓心神不定,第一次产生这些离奇的念头。

低下头再也看不进一个字,魏无羡干脆合上了书。闭眼静坐了一分钟后,他抓起笔袋、书本,往书包里一塞,拿着手机,发了一条微博——“本老祖要去追男友了。【强颜欢笑】”就冲向了蓝忘机的宿舍。

——至少要先去看看他在不在。

23

宿舍楼内异常的安静,昏黄的灯光衬在白色的墙上。魏无羡走到蓝忘机宿舍前,见门难得地虚掩着没关,想要直接推开的时候,手却在半途中忽然停止了。

这扇门他敲开过无数次,也撬开过无数次,每每拿来捉弄蓝忘机都再开心不过。然而这次,他的手好似突然脱了力——万一不在里面,他该去哪里找?……

调整了两下呼吸,魏无羡心骂:这有什么?老大的人了,还磨蹭个什么!恋爱以后整个人的智商、胆魄下降,他是打死不信的。

魏无羡的手举在半空,大热天的,这么一会儿竟已冰凉。属于这一间宿舍特有的淡淡的檀香气味从门缝里传出,魏无羡啐了自己一口,推开了门。

宿舍的灯关着,窗帘也被放了下来,昏黑一片。

“蓝湛?”

没有得到回答,他向内走了几步,声音也无意识地放低了,“蓝湛?你在吗?”

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魏无羡一阵心虚,轻轻掩上门,蹑手蹑脚地走近蓝忘机的书桌,“蓝湛?”

蓝忘机的书包、手机、电脑都在桌子上,摆放得井井有条,书本摞齐,桌面干净。桌角上有一只兽金香炉,檀香已经熄了,打开炉盖还能闻到淡淡的檀香气。

他忽然注意到了头顶上忽轻忽重、忽急忽缓的呼吸声,床吱呀吱呀地响了两下。“蓝湛?你……”

他本想脱口而出“蓝湛你怎么在床上?”但是卡到“你”一字时便说不下去了。他抬头见到榻上的蓝忘机面色比往常更白一些,因为呼吸不畅而锁着眉头,显得十分难受。

魏无羡轻手轻脚爬上床的楼梯,双脚勾住梯子,一手抓住栏杆,将另一手搭到了蓝忘机额头——要好不好,蓝忘机这人竟然也会发烧?!

手上传来一阵炙烫的热度,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一般,魏无羡急忙撤回了手——要死不死,不就趁人家睡着的时候碰了一下人家额头吗?自己心跳加速起个什么劲儿啊?

他轻声开了灯,重新凑上前去打量蓝忘机。蓝忘机苍白的脸上因为裹着被单捂汗而有了些血色,睫毛轻颤,呼吸不太规律。

看了片刻,魏无羡伸出手,替他掖了掖被角。“蓝湛,你真好看。”他轻声说着,情不自禁地低头——

这时,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魏无羡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几乎跳了起来,差点脱手从爬梯上摔下去。他慌乱地检查了一下蓝忘机有没有醒来,确认没醒以后,静坐下来调整呼吸。

瞥眼见到蓝忘机的手机还亮着,第一排是个新闻,第二排的似乎是微博的图标,前面还有四个格外夺目的字——[特别关注]:@……

魏无羡瞥一眼蓝忘机,心生疑惑,抓起了手机。只见这一条差不多是十多分钟前的消息,而艾特的人,正是夷陵老祖。

魏无羡心中一颤,特别关注?蓝忘机的特关……有他?

由于还是锁屏状态,后面的消息就看不到了。魏无羡咽了一口口水,将手机凑到蓝忘机的手边,按下了指印。

“嗒”一声解锁,魏无羡飞快地戳开了微博——他之前根本不知道蓝忘机这样的人还有微博的好不好?!——新消息:99+。

先看特关,果然是自己刚刚热血上涌形同出柜的一条微博,才过了十来分钟,下面已经炸成废墟了。

“老祖你——”
回复:老公你——
      上面的,你——
      你还喜欢我们的,是吧?
      老祖出柜了?我们以后是不是再没有男朋友了?
      ↑老实人,孤立他。
      孤立他。
      ……

“痛心疾首,我失恋了,我要上乱葬岗去做走尸,谁都别拦我——”
回复:没人拦你。
      1回复13赞惨案。
      带上我带上我
      3回复33赞惨案。
      ……

“不管怎么说,给老祖打call!”
回复:疯狂给老祖打电话确认详情。
      老祖你还在吗?
      哔——哔——呼叫老祖——

“老祖……是姑娘?”
回复:啊我也后知后觉。[doge]
      天呐原来真相在这里!
      ……

魏无羡看得表情越来越玄乎,又翻到一条绵绵的评论:“好啊,我说刚刚怎么飞一般地从图书馆里冲出去了,始乱终弃啊!”
回复:求知情人告知……
      知情人士救救我们……老祖的男友到底是谁……
      始乱终弃是什么意思?!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啊就胡说!咱们老祖怎么可能?他连恋爱都没谈过呢!

魏无羡:……

他退了出去,打开了蓝忘机的主页,倒是要看看这冷若冰霜的蓝忘机,平日里是怎么发博的——

的——

呃——

含光君?

蓝忘机的微博ID是,含光君?!

魏无羡大脑里空白了片刻,随后就被各种零碎的记忆填满。

他记性是不太好,以前的许多事情也没有刻意放在心上,听着母亲的一句“要记着别人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他通常把自己做过什么都忘个一干二净,包括他对含光君的追捧,包括他对蓝湛的调戏;也因此,他根本不曾联系过含光君与蓝忘机之间可能关系,哪怕半分半点……

蓝忘机,就是含光君?……含光君就是蓝湛?

月夜下那条倚在宿舍楼前微博,辩论赛那张与自己视角几乎重合的图片……

蓝忘机一次次对他的好,送还手机、付饭钱、点辣菜……他确实都记着,甚至连一颗心也在不知不觉间移了过去……

蓝湛……

“蓝湛,”魏无羡轻声呢喃,“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丢下手机,重新爬上爬梯去看蓝忘机。大概是魏无羡给他掖了被角的缘故,蓝忘机的面色更红了些,好像有些要出汗的样子,呼吸也更急促了些。

魏无羡撑着头看向蓝忘机,越看,越是喜欢。越看,越是心驰神往。“蓝湛,你喜欢我吗?你的好,是对所有人都这样,还是,还是只有我……?”

蓝忘机的唇颤动了一下,他的唇有些干裂发白,看得魏无羡心里一疼,正准备去给他倒一杯水的时候,手忽然被抓住了。

“魏婴……不要离……”

“不要什么?”最后两个字实在太过模糊,魏无羡根本听不清楚。他爬回去,干脆把鞋甩了,直接坐在了蓝忘机身边,“蓝湛,你……叫我?”

蓝忘机将他的手捏得更紧,都按出了白色的印子,不住地摇头,“魏婴……魏婴……”

“蓝湛?”魏无羡被他捏得发麻,将另一只手搭了上去,“我在。”

蓝忘机的脸颊很烫,魏无羡的手此刻却是冰凉冰凉的。一阵炽热传到心底,魏无羡俯在蓝忘机身旁,拨开蓝忘机额前碎发,倾身而下。

呼吸交叠,愈发急促,打在双方的脸颊上。唇将落未落之时,蓝忘机忽然睁开了眼睛——

TBC.

————————————————

*原著里面羡羡确实是气蓝湛说自己身经百战的来着,可那个时候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咩。现在知道了,肯定不会想着要告诉蓝忘机去刺激他的……所以不存在魏无羡说自己身经百战这一幕。

*描述蓝忘机清心寡欲的时候我自己都不信呢
(喂!)

*《忘羡》一文大概就是《魔道祖师》的翻版……假装是一样的就可以了!
哦等等,蓝忘机的《忘羡》里面没有任何河蟹的情节……

*唉,想了半天,还是选了发烧这种恶俗的套路……
(总比 出车祸、家里突然破产、被坏人劫持 这样的要好伐?!)

评论 ( 19 )
热度 ( 94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