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现代AU】拉着全员一起腐(15~20)

01~05       06~11      12~15

本章字数:4345

15

次日。

好不容易是周六,魏无羡浑身放松,可让他睡到了十点才懒洋洋地起床,起床后东边翻翻西边找找,一屁|股坐在了写字台前,发现无事可干。

无事可干的时候……写文吧!

魏无羡打开电脑,刚连上网,就看到群里消息飞驰。

忽视了群消息,先看含光君的微博。有更新?

“咦?”魏无羡不禁讶异出声,“含光君果然和我是一个年级的。辩论赛?今天下午两点吗?”

他随手点开一个群:

蓝曦臣学长回学校了!

蓝曦臣学长?就是那个,才大二就可以不用天天上课的,还特别特别好看的,去年年底排校草的时候以绝对优势排第一的?

当然!!!他的弟弟蓝忘机排第二,天呐这家到底养了多少个妖孽出来??

这么说来,蓝忘机肯定也会过去。那岂不是,我们可以见到两个?

别只看蓝曦臣学长啊。晓星尘和宋子琛学长也很好看的!

那今天这场辩论赛可不容错过!!

走走走,快走。

魏无羡:……

有那么好看吗?自己不也是风流倜傥绝世无双吗?为什么不来看自己?

他收起不要脸的想法,又收起电脑,当即决定也去凑个热闹。——所以写文时还是不建议连WIFI。

好吧,辩论赛……如果能碰上含光君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在含光君的微博下评论了一条:“含光君~等我哦。我也要来~”

16

这场辩论赛都邀来了学长,明显很是盛大。魏无羡对这种事情一向显得不怎么热衷,所以竟是后知后觉。等到了场地后,才发现已经座无虚席了。他勉强才挤开一条过道,去找蓝忘机打了个招呼。

“忘机兄,今天辩论你上场不?”

蓝忘机对这个称呼显得有些愕然,“不。兄长上场,我会上台。”

魏无羡腹诽蓝忘机居然还一本正经地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在心中已经笑得不行,表面上依旧佯装捧场:“真是可惜了,本想看看蓝忘机同学的绝世口才。”

再怎么蠢的人都能听出魏无羡语气里的调笑意味了,蓝忘机素不作口舌之争,遂垂了眼帘,不接他下言。

魏无羡却黏了上去:“蓝湛,你坐在哪?我就去你边上蹲着吧。”

蓝忘机道:“不必。”

“嗯?”

“座位在那里,我带你去。给你留了座。”

“蓝湛?真的是给我留的?不会吧?”魏无羡疾步跟上了蓝忘机,“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你一向爱热闹。”

“啊,说得也是。”魏无羡一挑眉,坐上了蓝忘机给他留的绝好的位置,一面环顾四周,找找有没有可能是“含光君”的妹子。

江澄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从背后狠狠地拍了他一下:“又在找你家含光君?盯的都是漂亮妹子啊。所谓‘君’,那就是男生,有没有文化?!”

“滚滚滚。”魏无羡拍开他的爪子,“别挡我视线。”

“切,谁稀罕。”

“哎,今天主题是什么啊?”

“有两个。一个是是否支持出国留学。”江澄没好气地道,“还有一个不知道。我说你就准不是过来听辩论的。”

“你是?”

“……比你好。”

“是是是,江晚吟师妹比我厉害着呢。”

“滚!”

“哎哎哎,开始了开始了,蓝曦臣都上台了。你坐哪?”

“给魏公子您占了个位置,可惜没这个好,您肯定看不上的。”

“……”魏无羡无奈道,“那个……我就卖蓝湛一个面子,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哼,”江澄的脸色阴了阴,“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好?”魏无羡侧头想了想,“好吗?”

江澄冷哼一声,回到他座位上去了。

魏无羡转头看向蓝忘机,挠头想道:关系很好吗?……好像是和以前见面就吵不太一样……

高中时魏无羡每天都顶个黑眼圈来上课,上午的课不睡到十点是决计不会醒的。醒来以后便是上课写作业、玩手机、传小纸条,下课折纸飞机、聚众危险游戏,在蓝氏家规里面就属于无恶不作型的。

蓝忘机每每劝诫,魏无羡都嗤之以鼻。老师一度让蓝忘机坐在魏无羡身边以求“感化”他,然而结局大概是两人水火不容的局面。

阳光斜打过来,正好映出蓝忘机半边脸的金色,每一道线条都是那样精致,细长的睫毛扑闪着,鼻梁高挺,唇色浅淡,魏无羡看得出神,喃喃道:“其实高中里也不并算水火不容,蓝湛这家伙还次次都让着我……”

蓝忘机忽然转过头来,吓得魏无羡连忙转头向前方,一面微微喘气,都感受得到那颗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剧烈程度,然后又一边担心着蓝忘机有没有听清他的呢喃。按理应该是没有的……只是……

他稍稍侧头,用余光看了蓝忘机一眼,蓝忘机却已经转头继续看比赛了。

不知为何,怅然若失呢。

17

辩论赛到了一半,魏无羡就只打哈欠了。他又不要看蓝曦臣,也对晓星尘、宋子琛没有兴趣,这种无聊的论题更是半点也不想听。几个人文文雅雅地交谈,总是句句切题字字珠玑,在魏无羡看来也不如去开茶花会。

看着看着,就开始无意识地东倒西歪,不多时竟倚着什么睡过去了。

蓝忘机无奈地看着他,将一块浅蓝色的手帕遮在他眼睛上挡光,伸手揽过了他,让他睡得更舒服些。

因此,等到魏无羡听到滔天的掌声而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以一个极其惬意的姿势倒在蓝忘机肩头,边上的人如雕塑般一动不动,见他醒了,才拍了拍他,取下那手帕,将他扶正,脸上看不出半点变化。要不是身上有他的温度,魏无羡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冰块做的了。

这一局的辩论已经结束了,评委裁定蓝曦臣一队获胜,掌声里面八成是妹子的捧场。

他撇撇嘴,坐等第二场。这时,蓝忘机忽然离开了座位,向颁奖台那边走去。魏无羡略感诧异,视线便跟着移了过去。

只见蓝忘机走到了颁奖台前,拿过一只奖章,上台。台下又是一片片的惊呼,魏无羡松了口气,原来是之前就定好的由人去颁奖。要是蓝忘机要上台辩论的话,可吓死他了。

胡思乱想中,蓝忘机与兄长握了握手,蓝曦臣浅浅一笑,与他抱了抱,点头致谢。台下又是一片片欢呼,魏无羡隐隐还听到了“德国骨科”的字眼,不由大汗。

蓝忘机……他……

天呐,为什么想到蓝忘机,就觉得平常的妹子都配不上他?那样的人,放在古代就应该是一个白衣胜雪、背负古琴、腰佩宝剑的男子,可以一剑霜寒十四州,傲视天下,又心怀天下逢乱必出的那种名门修士。

魏无羡正为自己的脑补而洋洋得意时,忽然听见蓝忘机的声音转化成了电磁波而来:“上半场大二辩论结束,胜出组:蓝曦臣,晓星尘,宋子琛,金子衿*。”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在话筒里更是苏掉了女生们一层的皮。那电波以一个固定的频率挠过魏无羡心头,被颤得痒痒的。

蓦地惊觉,他捶了自己一下:脑袋瓜里都在想些什么鬼啊!

只听蓝忘机继续道:“下半场的命题之前一直未曾公布,那此刻便由我有幸地来公布:十五分钟后进行下半场大一学生辩论,辩题为——是否支持同性恋合法婚姻。”

全场缄默了足足三秒,然后各种海豚音尖叫,魏无羡转头望去,只见过半的女生都嗤嗤浅笑,或者就是大声打call;男生则显得正经许多,当然也不乏聂怀桑那样摇头晃脑赞有趣的。

魏无羡尚在迷离中,蓝忘机已经回来了。

“蓝湛你……宣读这些竟然没有半点压力?”

“为何?”

魏无羡自动分析,蓝忘机要说的大概是为何要有压力。“这个……”对啊,正大光明的情感,有什么难以言说的呢?

“没什么,蓝湛,你好棒。”

闻言,蓝忘机的手指微屈了一下,别过头去,似乎不知应该说什么。

下半场开始得很快,进行得也很快。支持方的辩手中有一个叫薛洋的男生,看着嬉皮笑脸的,言辞却锋利无比,而且有理有据,很像是由衷的支持者,说话间还总是向座下晓星尘学长瞟去,魏无羡眯起眼睛打量,“哟”了一声,对蓝忘机道:“这薛洋小子对晓星尘心怀不轨。”

蓝忘机一哂,不答。

魏无羡也没指望他回答,只是津津有味地看着比赛。最后,正方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这一次却不需要蓝忘机再上场了,颁奖人换成了罗青羊。

魏无羡暗道:“好个绵绵,居然瞒着我先知道了辩题!”

蓝忘机:“……”

他明明自己都是今早才知道有这活动的,还好意思说别人瞒他?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听完今日的辩论,他脑洞层出,已经兴奋地搓起了手指。

想起这座位还是蓝忘机给的,他转头一笑:“谢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儿。”

蓝忘机一愣,随即答道:“好。”

18

当日是周六,魏无羡不必去温苑家。傍晚吃完饭,他躺在宿舍的床上,码了会儿字,追完了更新,百无聊赖。突然手机叮咚一声,只见含光君转发了下午那条微博,发了一张比赛的图。

初开始还没觉得什么,直到另一名舍友正好瞥眼见到:“哟,这视角不错嘛!好位置!居然不给兄弟留,太过分了!你拍的?”

魏无羡愣了愣:“不,不是……”

这个视角……和他的实在太接近了!含光君,含光君就在他那片看台上?!

看着眼前几乎百分之百的事实,他低呼出声。

19

魏无羡这一周都心不在焉,像是恋爱,又一半像是失恋。

这一日他独自一人躺在湖畔的一只吊床上。吊床是入学那个月和江澄一起结的,当时蓝忘机也在,三人特地为了聚到同一学校同一班级而庆祝了一番,在湖畔拿着几袋薯片算作“野炊”,结个吊床算作帐篷。哦,自不必说,蓝忘机是被魏无羡硬拖过来的。

他睡得迷迷糊糊,脸上罩着眼罩,听春日里鸟语花香,不去想那些烦心事,倒也乐得欢快。

忽然,他在鸟语中听见了一些别的声音——似乎是脚步声。

这条路虽然人少,但也不是说就不会有人经过了。他翻个身,继续睡。然而那脚步声似乎停了,就停在他面前。

魏无羡心道:哪个人这么无聊,要来抢他睡袋吗?他忽然觉得好玩,干脆不摘眼袋了。

来人的动作很轻,魏无羡却蓦地觉得浑身一紧。那人扳住魏无羡肩头,魏无羡心下暗道:这人臂力好大,但是手好嫩,又这样小心翼翼,是个女生吧?且再看看,现在摘眼罩,那女生该多不好意思?

他忽地被翻到朝天,只觉一只手托住了他的后背,然后一个冰凉柔软的事物就抵上了他的唇。

魏无羡眼睛猛地一睁,伸手就要去扯眼罩,忽然两只手都被紧紧地禁锢住了,怎么也挣不开。他心中微慌,暗念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守身如玉二十年来的初吻!然而想着要挣扎,却被固定得死死的,根本逃不开。

来人似乎觉察到他的抗拒,吻得更深了。先是咬住了他的唇,随后逐步撬开牙关,柔软的舌扫过唇腔,一阵阵的酥麻便顺着舌尖的方向席卷过来,魏无羡整个身体不由一软。

入鼻尽是玉兰的暗香,他借着对方动作稍缓,喘了口气。又忽地被吻上,方才的细致柔软忽然变成了急迫的撕咬,在魏无羡的唇上留下了一排排牙痕,恨得魏无羡想要凭着这牙痕一个个找人。

可是在那双手的安抚下,魏无羡慢慢地平静下来,任由身体软着,心中的烦躁被一洗而空,好似被施了魔法一般,浑身都听话无比。

待到尽兴,那人在他唇上轻轻咬了一下,然后闪身就走。

魏无羡大口喘着气,等手上的一阵绵软过去,才有力气摘下眼罩。——可哪里还有人影?

魏无羡气道:真是岂有此理!

走出湖边,他还有些头晕目眩,脚下发软,突然迎面遇上了蓝忘机。

20

魏无羡突然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向后退了数步,拔腿就跑。要死,要是让蓝湛看出来他刚刚被亲过,这还怎么解释?!

等等……等等!

自己为什么要反应那么大?蓝湛为什么绝对绝对不能知道?

他在灌木丛后喘息片刻,再想到蓝忘机时只是下意识的躲闪,甚至不敢去看他。

……自己这是……

按夷陵老祖文里的套路,这不是,这不是……

魏无羡打了一个哆嗦。

对含光君到底只是新奇与痴迷,迷恋含光君的文字与故事;而对于蓝忘机,他不敢想。他不希望蓝忘机变成其他人的,只想要蓝忘机就这样和他玩闹,被他撩拨。

他喜欢他。

TBC.

*宋晓二人的年龄根据性格(你滚什么叫做根据性格)修改为学长~啦啦啦~~

*金子衿其人……原著里肯定是木有的……但是我找不到其他高一届学长了啊?!那就……随便编了一个凑数……

*在羡羡突然觉得好玩而不摘眼罩的那边,我衷心想对他说一句:羡羡啊,现在不摘,就真的没机会摘了啊……

*以及,终于初吻了。
那么,短篇也就快结束了。
啧,怕是开完车就变成中篇了……【惊恐】我不要立这个flag!

评论 ( 15 )
热度 ( 119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