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现代AU】拉着全员一起腐(06~11)

字数:4102

06

这一日傍晚,魏无羡扒了几口饭,背上书包继续匆匆赶去那孩子家。

孩子名叫温苑,是个极可爱乖巧的男孩子,现在上高一,学习成绩真心不错,还孜孜不倦地找辅导,每每让魏无羡望天长叹,果然是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跟着魏无羡这些时日,温苑大概好的没学多少,学习成绩是好得没话说,相当于放学以后找了个玩伴,“开拓视野”。

“无钱哥哥,”因为魏无羡出门一直不带钱,有时候支付宝里还没钱,所以得了这个名儿;温苑叫惯了,也就一直叫了下去,“哥哥,今天的更新看得我热血沸腾啊!以及,首杀又是你的!”

魏无羡得意地一笑,打开一看竟然已经收到了回复:“感谢喜欢❤️”

!!!

魏无羡差点跳起来。含光君加了一个爱心!

他眉飞色舞的表情被温苑尽收眼底,然而人家家教实在好,什么也没说,拉过一道题目和魏无羡继续探讨了起来。

07

魏无羡一直心不在焉地直到晚上十点半结束,还一阵心神恍惚。

坐在地铁上,手机忽然一阵振动,他点开随便一看,是一则微博的推送——“特别关注:@含光君:今夜……”

魏无羡差点从地铁上跳起来,晚间的地铁只有寥寥数人,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过去。一个大妈还凑到大爷耳边低语:“老头子,你看那小伙子啊是谈恋爱啦?”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眨眨眼睛:“我看十成就是。”

魏无羡被江澄拉着坐下,一边点开了消息。只见几张树影摇曳的月夜图,其中月圆如镜,景美如斯。他起先还赞着含光君的拍照技术也是这般的好,九宫格一张张翻看下去,他不禁“咦”了一声。

后面有两张的借景他很是熟悉,汉白玉的石牌,楼阁上的戗角,好像……

魏无羡猛地一拍大腿:“江澄你看这不是我们学校吗?!”

江澄无聊地凑过去一看:“嗯,是。”

魏无羡:“你看清楚啊到底是不是?”

江澄:“废话,那门楼我能认错?”

魏无羡激动得都快语无伦次了:“那岂不是说,岂不是……含光君就在我们学校?那,那……”

江澄拍了他一巴掌,道:“得了吧你,就你这种上课态度还想追妹子,拉倒吧。”

魏无羡随口怼道:“谁说一定是妹子了。”

“……”江澄:“魏无羡,你再说一遍?”

魏无羡:“啊?我评论呢,有什么事等等再说。”

江澄:“……”

08

夜色朦胧,春风吹得脸颊生凉,魏无羡从地铁站里走出来,卡着十一点钻进了学校宿舍大门。

宿舍前就是一块石牌,魏无羡抬头一看,正巧能见到一轮明月悬在石牌的顶端,好似被间柱托起,格外娇人。

他翻出手机来一看,发送时间:22:48,草草计算了一下,觉着要是那人有些情趣的话,应该还不会走。

江澄无奈摇头,“我先走了。明天记得早点起,高数。”

魏无羡遥遥应道:“知道啦。”目光却早已落在了石牌楼下的那个身影上。

他蹑手蹑脚走过去,见是一个窈窕的身影,倒不好多做什么了。那人好像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人,低呼一声,转过身来。

“魏无羡?”

“绵绵?”

“不要学着她们叫我绵绵!”绵绵红了脸,嘟起嘴吧。

“那,叫‘思远道’?‘青羊’?”

绵绵其实原名罗青羊,女生之间亲热就叫“绵绵”,不想被魏无羡听了去,还次次都叫。

“……算了,还是绵绵吧。”绵绵无奈,“你来干什么?”

魏无羡对月怀远:“看到含光君的微博了,来看看。”

绵绵点头:“我也是啊。直到今天才知道含光君居然就是我们学校的大神!白活了这么多天!不知道是哪一届的呢?我认不认识?”

魏无羡笑道:“托付你一个重任呗?帮我去找找,找到了重重有赏。”

绵绵别过头去:“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人家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啊,现在最好人家是个男生,好绝了你这妄念!”

魏无羡道:“哎,不要这样嘛,像我这样的奇葩有一个就够了,两个腐男?tan90度啊!啧,剧透一下赏什么啊——一篇点梗,要不要?”

“要!”绵绵顿时乐了,“这就去!”

待罗青羊走后,魏无羡倚在石柱上,一个人静静地凝望着月亮。他手上翻着那几章图片,反复对照,越是描摹,越是难舍。

晚风刺骨,他浑身一个哆嗦,竟不知自己已经到了这样刻骨铭心的地步。

——总觉得,与含光君之间有隐隐的关系,好似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一般。

09

今天的早点换成了馄饨,馄饨汤上浮了一层满满的辣油,在纸碗边挂下一道道红印。

他大口大口吃完,舔了舔有些发红的嘴角,收拾了书包,将单车蹬得飞起,卡在了7:59到了教室。

江澄给他占好了位置,正巧蓝忘机就坐在他右边。他悄悄凑过去,低声对江澄道:“我靠,你怎么找的位置?”

“就这个了,爱要不要。”

“行行行,得得得……看在早餐的份上,依你。”

余光瞥见蓝忘机看向了他,他立即挺直了腰杆,假模假样拿出一本草稿本当作笔记,写了起来。

老师姓金,据说是一个很有名望的老先生,也是金子轩、金光瑶这一对兄弟的长辈。

昨天坐在了第一排,眼根、耳根都清净,而今天却能看到不少好朋友。他们的专业都是一个,上的课基本也都分在了一个教室里。魏无羡瞧见金子轩高昂着头,撇撇嘴,因与他一向不怎么对付,前面的金光瑶又在听讲,总不好去打扰,因此支着头有些无聊。

他便自然而然地靠到了蓝忘机身边:“哎,蓝湛,推荐给你的文章,看了没?”

蓝忘机不答。

魏无羡等他画完那个式子,再问:“还没看?一言九鼎的蓝忘机可是不会骗人的啊。”

蓝忘机依旧不答,接着写下一个笔记。

这时前排的金光瑶突然回头了,笑眯眯地问道:“魏无羡,你说的是哪篇文章啊?”

魏无羡挑眉:“《忘羡》。”

金光瑶瞪大了眼睛:“忘羡?”

魏无羡很自然地:“怎么了?含光君的新文啊!更了一个月,三十章,哥章章首杀,厉害不?”

金光瑶张目结舌:“这,这样子的啊……我不知道老祖还有这样的兴趣啊……”

魏无羡既然微博上叫老祖,QQ什么的也自然没有用其他名字。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夷陵老祖是也。

魏无羡顿时来了兴趣:“这么说来,你知道那篇文章?”

金光瑶道:“我甚至还知道那篇文章是含光君写给某一个人的。据说还是心悦之人。”

魏无羡一愣,握在手里的笔突然滑落到地上,心中泛起一阵难言的酸涩,难受得死去活来。

含光君明明只给他回复,明明有在自己微博里评论过;自己明明努力了那么久……含光君甚至与他互关了的……含光君虽然平时话少,也不怎么回复评论,但魏无羡明明觉得含光君对自己是另眼相待的。难道,难道都是他自己一人的妄想,是错觉?……

金光瑶:“魏无羡?魏无羡?”

“啊?”魏无羡回过神来,但刚才的失魂落魄已经掩盖不住了。

“不是吧你,我不过开个玩笑,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

“……”魏无羡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小子骗我?!”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夷陵老祖威武,我认真学习去了——嘶——老师讲到哪里了?完了完了完了听!不!懂!了!!”

魏无羡:“听不懂吗?那干脆别听了。我跟你说啊,那篇文章一定要看,写得特别好特别自然,不自觉地就被带进去了,于是……嘿嘿嘿……”

金光瑶“哦”了一声:“好吧,今晚就去看。”

魏无羡挑出了一个意味深长发笑容。

而自始至终,蓝忘机正襟危坐,除了抬头听讲、低头笔记的动作外,没有什么多余动作。却没有人看见,他的手心里已经是薄薄的一层汗了。

10

午间下课,魏无羡搭在蓝忘机肩膀上,道:“蓝湛,昨天谢谢你把手机送来,一起去吃个饭吧?我请你。你看,都这么熟了。”

蓝忘机嘴唇微张,好像要说一个“不”,又突然闭上了,最终点了点头。

魏无羡笑嘻嘻地勾起了蓝忘机的手,像平时和江澄勾肩搭背一样像食堂走去,一路上就这么走着,看看绿植佳木,春暖花开,却总觉得身边那人整个人都是僵直的,很不自然。

他一怔之下松开了蓝忘机,道:“我忘了你们家重古风了,家规特别严吧?唉,也是可惜。”

蓝忘机问:“可惜什么。”

魏无羡:“嗯?你是在问问题,还是在反问我?还是干脆一个陈述句?”

蓝忘机道:“可惜什么?”

魏无羡便道:“可惜了一个大好青年啊,长了这样一张不管男人女人都喜欢的脸,平时竟然只会学习、考试……太可惜了。”

蓝忘机道:“这些话,你高中时也和我说过。有意思吗。”他二人高中时简直水火不容,蓝忘机说东魏无羡就非要说西,恨得班主任不得不把两人调开到天涯海角,魏无羡才能消停。

魏无羡道:“谁让你不改呢?就只好再说一遍了啊。”

蓝忘机道:“我未必……”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不再往下说了。

这可吊死了魏无羡:“好二哥哥,和我说说呗?”蓝忘机在家排第二,还有一个哥哥,比他们大一届,叫做蓝曦臣,也是数一数二的学霸,现任学生会会长。魏无羡便取了这样一个称呼,每次撒娇只要喊一句,包管有效。

不想这一次蓝忘机却铁了心肠,不论魏无羡怎么哀求,他都闭了嘴不再发一言。这时已经到了食堂,魏无羡也不好再纠缠下去了。

“蓝湛,你喜欢吃什么样的菜?我们点几个菜一起吃吧?要不你点?”

蓝忘机便接过了盘子,魏无羡道:“我先去占座位。”转头又对江澄道:“江澄,你待会儿自己去找吧,吃完先走好了。”

江澄剜了他一眼,似乎想起某句话,极其贴切,叫什么“有了男朋友忘了……”什么来着……

魏无羡在楼上的一处露天阳台上找到了一个座位,拿餐巾纸好好地擦了擦,开始坐等蓝忘机。

昨天晚上他没有填坑,评论还大都是前日的文章,没什么新奇。

蓝忘机速度很快,魏无羡才刚刚神游了一会儿,他便端着饭菜上来了。见到他,魏无羡才一拍脑门:“蓝湛!我忘记把我的饭卡给你去刷了!”

蓝忘机抿了抿嘴唇,似乎掩盖了一个笑容下去,说道:“没事。”

魏无羡极是懊恼,道:“今天晚上,我一定记得请你!”

蓝忘机愣了愣,沉默了片刻,才道:“你六点要离校。”

魏无羡道:“那又如何?出去吃,吃完我顺便去给他补课。赶得及的。”

蓝忘机垂下眼睫,道:“好。”

魏无羡这才舒服,拿起筷子,只见入眼的红红火火,讶异道:“蓝湛,你也吃辣?”

蓝忘机不答,夹起一筷子送入嘴中,面不改色。魏无羡赞道:“厉害厉害。越来越觉得你我是同道中人,就等你入坑啦!”

11

两人吃完了饭,离上课还有些时间,魏无羡就提议说去校园里走走。蓝忘机收拾了饭碗,洗了手,才随同魏无羡走出。

林荫小路上不乏一对对情侣,也有许多女孩子坐在湖边背书,见他二人走来,抬头看一眼又低下头去,唇边挑起了掩不住的笑意,似乎满心都在讲:哎呀这两人也太般配了。

魏无羡久经沙场,然而尽管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也不好说什么。只盼着蓝忘机能尽快去追文,这样才能有个说话的交集。不过他此刻搜肠刮肚了半日,仍旧求得:交集为空。

杨柳依依,一阵清爽的风吹过,魏无羡舒服地扬起了头,蓝忘机身上一股淡淡的香传来,仔细辨别竟似是檀香。

蓝忘机忽然道:“其实,我看过了。”

TBC.

*虽然写的不是中秋,但还是要祝大家,中秋快乐!!!
祝忘羡,团团圆圆,天天日日,一千年!(羡羡:艹,我不要腰的啊?)

评论 ( 23 )
热度 ( 127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