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贴吧里 黄昏的钟楼 送的图!

超开心!!

画的是第三十三章表白的地方~

魏婴根本超出了趁热打铁的范畴,简直是火上浇油:“所以蓝湛,无论你怎么想,我说完了,我就是喜欢你,再也忍不下去了!温若寒算什么东西,温狗又算什么!这个天下谁能管我?我就是喜欢你到不行!而且,不是你就不行!”

“说我不求得到回应肯定是假的,我几乎可以肯定了你知道吗?刚才说一对,是,我一直就是这么想的!”魏婴并指为誓,指天指地指心,“以后我也离不开你,战争结束后,我想天天和你一起夜猎,我还想……”





两人的话,前世今生交叠起来,依然一模一样!

黑衣与白衣几乎相融在一起,红色的发带向后飞扬,而雪白的抹额则被风吹得贴到了魏婴的脸上,云纹似雪,打在脸上冰凉冰凉的,被一颗炽热的心化开。






蓝湛重新转向魏婴,声音不响,却也不轻,正正好好能够传遍整个轩辕山顶:“魏婴,你问过的抹额含义,我今日便告诉你。你知道,抹额意喻‘规束自我’。”

“嗯,我知道。”魏婴紧紧攥着蓝湛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感觉即将听到一个追寻已久的答案。

“姑苏蓝氏立家先祖蓝安有言,惟有在命定之人面前,可不必有任何规束。所以,魏婴,除了自己,任何旁人都不能随意触碰,更不能随意取下,此是禁忌。但,惟有你。”

惟有在命定之人、倾心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任何规束。

惟有你。

三个字狠狠地打在心上,一时间竟有千斤的重量。魏婴手上全是汗水,方才对战温若寒的几个回合都不曾出汗,此时却几乎要打湿全身。

评论 ( 1 )
热度 ( 49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