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H】《回眸》章三十六 百凤归巢

文案:魏无羡与蓝忘机齐齐回溯当年,暗中推动进程,又会使小蓝湛与小魏婴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篇      忘羡回眸tag

*这一章的内容……………我对不起这个题目。。

第三十六章  百凤归巢

蓝湛肩负双兔走过,不论他人看他如何,他神色自若。此时日已西斜,轩辕山上人影散乱,大多门派已经返程,只有孟瑶还留在这里,一丝不苟地重济着每一片焦土。蓝湛走过,顿了顿,对他道:“做得好。”

孟瑶抬起头,自成笑眼,眉清目秀十分可人,他道:“多谢蓝二公子。”

蓝曦臣正巧来找他,见到蓝湛也不吃惊,点个头对视一眼后对孟瑶道:“阿瑤,那一番说辞不错。射日之征结束后,以你的功绩,金宗主必会将你认祖归宗。”

孟瑶微微一笑。

蓝曦臣又道:“但是,认祖归宗以后你打算如何?”

孟瑶一怔,眨了两下眼睛飞速遮掩了自己的所有心绪。

蓝曦臣道:“金子轩此次也功不可没,一人独当琅琊战场,虽然胶著许久有胜有负,可他毕竟是长子,下一任宗主定然是他。因此,你是想到他手下辅佐他,还是继续在聂宗主麾下?”

孟瑶敛了笑意,将目光错开,投向落下山头的夕阳,沉吟半晌,道:“跟随聂宗主。”

蓝曦臣笑道:“如此甚好。”蓝湛亦点了点头。

孟瑶迟疑了一下,问道:“蓝公子,金宗主……真的会认我吗?”

蓝曦臣道:“阿瑤这一次战场上功劳显著,刚才更是舍身救了聂宗主。聂宗主刚才也让我来叫你回去,你毕竟受了伤,就不要太劳累了。金宗主这一次没有理由拒绝的,再不然,我三人尽可结拜为兄弟,聂宗主也有此意。你看如何?”

说着蓝曦臣拉起他的手,先传送了一些灵力助他恢复,同时探了探他伤势。孟瑶尚有些拘谨,道:“真的可以吗?”

蓝曦臣道:“你方才对苏涉的气势都到哪里去了?拿出点勇气来,你不比任何人差。若是与金子轩相处不惯,以后一心一意辅佐聂宗主也是好的。”

孟瑶紧紧捏了一下蓝曦臣的手,坚定道:“好。多谢蓝宗主。”

一个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还叫蓝宗主?该叫二哥了。”

孟瑶一怔抬头,见聂明玦踏着夕阳的余辉走来,说不尽的豪气。他心中也猛然涌起一股豪情,依稀与小时梦想着的仙侠生涯重合在了一起。他应道:“是,大哥,二哥!”

蓝湛对聂明玦颔首以礼,也道了一声:“祝贺。”随后见三人融洽,心中也漾开淡淡的喜悦,先行告辞离开。

肩头双兔深情地对望了一眼,回首看看孟瑶这样,魏无羡勾起嘴角,道:“那次我和赤锋尊共情的时候,金光瑶就是这样一丝不苟地在后面收拾战场,安抚百姓。赤锋尊非常赏识,而他也确实充满了希望。还好这一次跟蓝湛说了一声,阻止了他提前去兰陵。琅琊战场上做死做活没有一个人看见,还被人侵占功劳,换做是我我也不忿。不过现在挺好,没有走到无可挽回的那一步。”

魏无羡灵活地甩耳朵勾住了蓝忘机的抹额,动作娴熟无比,不知一天要练几次。他继续道:“而那次在观音庙里共情,我看到孟瑶小时候真的很可怜,难为他后来还有这样的气概。但愿长久以往就一直这样,不要再多机心了。”

话都被他说尽了,蓝忘机便应了一声:“嗯。”

魏无羡又道:“我上次是在射日之征里跑去了凤栖山玄武洞拿了那块玄铁做了阴虎符,谁知道这一次二哥哥寸步不离地盯着,小魏婴连这个想法都没有萌生。哎呀,其实挺可惜的。哎你再打住,没有阴虎符最好,没有争端。”

蓝忘机温和地看着他:“嗯。”

魏无羡笑了一声:“蓝湛你能说点别的什么嘛?总是嗯多没意思。”

分明话头都被他抢完了,却要去指摘蓝忘机闷。蓝忘机突然扯回了他的抹额,兔耳一扬便将唇覆了上去。

良久,只觉得蓝湛的肩头都要被蹂|烂了,双兔才慢慢分开。魏无羡大口喘着气,爪子上紧紧捏着重新抓到的抹额不肯放松。蓝忘机则道:“如何?”

魏无羡:“……”怎么办,他的蓝二哥哥越来越无赖了。真的是随他吗?!

…………

至此,温氏主力全灭,众家修士一举攻破岐山,收缴各类仙器,将这不夜天城的长明之灯彻底熄灭,从此再无地上的太阳。

三月,各家休憩整顿。

四月,安抚百姓,尸体火化,于不夜天城祭射日之征中逝去的修士。残余温氏部众或是沦为劳力,或是跟随温情学医。温情一脉被安顿在了夷陵,从此相安无事。

五月,论功行赏。聂明玦身先士卒,封“赤锋尊”;蓝曦臣温文可亲,射日之征中体恤众生,封“泽芜君”;金光瑶认祖归宗,眉心点了朱砂,长久熏陶下神采飞扬,射日之征中功不可没,封“敛芳尊”,与金子轩几乎平级。此外,三人当日正式结拜,和乐融融。

蓝湛制服温若寒,多次战役出彩,琴音泠泠,其忘机琴“含天地之醇和兮,休日月之辉光”,封“含光君”。

魏婴大大咧咧往边上一坐,推了这些不靠谱的名头,思量着路过夷陵时有人举着的“夷陵老祖”听着不错,很对他胃口。

他四下游走了一圈,看江澄黑着脸,本想去拍拍他,突然见到蓝湛下台来,也顾不得江澄了,就跑去玩他的兔子:“我说含光君呀,天天顶着两只兔子,你怎么不叫含兔君啊!”

蓝湛看了他一眼,魏婴立即自觉封口。这几个月他们各忙各的脱不开身,前些日子还有时间书信来往,魏婴总画些不正经的逗蓝湛好玩,过些日子腻了,恨不得把事情丢了跑到姑苏去。今天两个人再见面,若按着“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来算,简直是隔了几千年了。

魏婴贴在蓝湛身边,附在他耳边笑道:“含光君,上次我路过夷陵,有人给我封了个夷陵老祖,你觉得怎样啊?”他的尾音字字上扬,轻轻的气流扑打在耳边,一路痒到心里。

蓝湛唇动了动,魏婴立即道:“打住打住,不许说无聊不正经啊!多可爱是不是?”

蓝湛拉住他的手,道:“你说怎样便是怎样。”

魏婴抓过两只看热闹的兔子,捏着他们的耳朵道:“看什么看什么!小心我把你们吃了!”

魏无羡:“……”

蓝湛:“……”

…………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魏婴往姑苏跑的次数便剧增起来。

江澄嘲他:“干脆搬到蓝家去得了,还回来做什么?”

他嘻嘻一笑,深不可测地回了一句:“这怎么行,叔父看了会生气的。”

一口一个“叔父”,喊的倒挺顺。江澄啐了他一口,抬腿就走,仿佛再也看不下去了。

魏婴突然叫道:“江澄你等等,我问你个事儿。”

他说得这样正经,江澄倒又走不得了,他堪堪回首,问:“干什么?”

魏婴一手给他比划着道:“你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去姑苏求学吧?那时候家规是三千多条,大概在训规石上占了这么多。可是我这一个月跑来跑去的,老古板是一直板着脸没说话,可每次去都发现训规石上好像要多出几行来,真是奇了。你下次随去看看,是不是我错觉?”

江澄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魏无羡你滚吧!以后敢带蓝湛回来你试试!”

魏婴对他一个鬼脸:“大不了被紫电抽断腿嘛!就算你放狗,我也有蓝湛护着,怕什么。哦对了,师姐也要带金子轩来见江叔叔的吧?你有本事不放?”

江澄:“……”这个莲花坞还是不是他的?!

…………

七月流火,眼见天凉了下来。百凤山上树叶泛黄,一阵风过如金蝶般飘落下来,煞是好看。

这一年的围猎选在了百凤山,作为三大猎场之一,百凤山上各类妖物鬼物聚集,这一次金家主持,金光瑶帮着金子轩准备了许久,他想得周到,几乎是一应俱全。

坐席上各家的家属、女眷坐得十分端庄,有些以扇掩面,只有在自家阵列跑来时才会到护栏边扔几朵花下去给师兄弟们。而这一份安详,到了姑苏的阵列上场时就全然不存了。

上场前,魏婴依旧是一身黑衣,缠在了蓝湛身边,撒泼打滚地要跟着蓝氏队列出场,若不是江澄在后面死黑着脸,蓝湛都要带着他上去了。

终于轮到蓝氏上场,江澄拖住了魏婴,骂道:“你有本事把蓝忘机留下来啊!没本事才跟着他。真正有本事的都是一句话说了算的。”

魏婴叹了一口气:“真正有本事的,应当是已经有家室的人吧。不像某人……”

江澄揪住他就打,魏婴闪身躲开,从怀中取出一朵紫色的小花,用力掷了出去。

看都不用看,绝对是丢给蓝湛的。

江澄:“……”

蓝湛无视了漫天花雨,伸手截住这一朵,唇边浮起了浅浅的笑意。

……

入场。

魏婴与蓝湛并肩骑行,正见金子轩策马奔至靶场之前。这排靶子也是一道关卡,只有在规定距离外射中一只才能入场。金子轩速度分毫不缓,反手拔出一只羽箭,拉弓一射,正中红心。观猎台四面一片欢呼。

魏婴本和蓝湛说说笑笑完全没有要搭理金子轩的意思,忽然,不远处传来重重一声哼,一人高声道:“在场哪个谁不服气,尽管都来试试能不能比子轩射得更好!”

魏婴先是转头看了蓝湛一眼,又去看说话那人。这人高大俊朗,肤色微黑,嗓门嘹亮,乃是金光善的侄子,金子轩的平辈堂兄金子勋。此前魏婴一向不喜金氏的矜骄之风,与他不甚对付。

魏婴微微一笑,根本懒得分给金子勋一眼。而等云梦江氏的骑阵也行至靶场之前,他对正在马上搭箭试弓的蓝氏双璧道:“蓝湛,帮个忙?”

江澄干脆闭口不言,只当没看到。

蓝湛道:“何事。”

魏婴道:“借你抹额用用?”

闻言,江澄瞪了他一眼,自己先射了箭走了。蓝湛则依言解下抹额,十分爽快地就给了魏婴。

蓝启仁身为长辈不用参加这等赛事,在看台上见了以后,恨不得又要一口血喷出来。以后家规还得改,还得改。

魏婴厚着脸皮当作没看到,接过抹额一笑,迅速将抹额系在目上蒙住了双眼,搭弦、拉弓、放箭——命中!

这一连串动作完成得如行云流水、电光火石,旁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甚至没看清他的动作,靶上红心便被穿了个透心凉。静默片刻,四面八方这才掀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喝彩,比方才为金子轩掀起的更加狂热。

魏婴唇角微勾,将长弓在手里转了两转,往后一抛。那头金子勋见他这下风头比兰陵金氏更大了,重重一哼,面上心上都不是滋味,又道:“不过是开场箭而已,搞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你现在蒙着眼,有本事你整场围猎都蒙着眼?待会儿百凤山上见真章,分胜负!”

魏婴道:“好啊?”

金子勋一挥手,下令道:“走!”

魏婴估摸着江澄在入口那里等他,对蓝湛道:“得,我先进去。待会儿见。”

蓝湛点头:“嗯。”

魏婴随云梦阵列入场以后,便一路用抹额蒙着双眼,负着双手,不疾不徐地沿着百凤山山道前行。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乐得好玩,纷纷等着之后如何。

魏婴则一路来到了深山内一处树荫繁、清风徐徐的地方。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寂静得很。他找到一根较为粗壮的树枝,拍了拍试试力度,勾唇一笑,翻身而上。

此处静谧无比,惟有鸟雀不时鸣叫两声,显得安宁舒适。秋日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脸上,舒服不已,他微微眯起了眼睛。随意调整了一个躺姿,他便解下了陈情,唇畔的笑意不曾泯了,吹的正是蓝湛那日在山洞里唱的那曲。

笛音清越,蒙住双眼的正是伊人的抹额,心里装的满是他柔和的双眸,温言笑语。笛音也不免生出些暧昧的情愫来,转音处柔和得几近没有棱角,几个长音也颤着醉人的音波。

山间处处回荡着这首姑苏味道的小调,穿过树林草木,散到了每个角落。鬼物不知是受一个强大的控制力所指使,还是被这迷人的曲子吸引,不由自主地向云梦江氏的猎营走去。

魏婴则将陈情插回腰间,翘起一条腿来,另一条腿荡下,划过沾了露珠的青草尖,黑鞋上沾湿了一大片。胸口江厌离送的花传出阵阵清香,正好入梦。

被暖阳照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朦胧,他忽然听见脚步声走来。那人踏着青草,脚步轻轻仿佛怕惊扰了什么。还只是远远的,一缕淡雅的檀香气味便钻到了心里。

“蓝湛!”他甚至不需要去分辨,这魂牵梦萦的味道定然是他的蓝湛。

蓝湛没有应声,反倒是三两步来到树下,紧接着听见衣料的摩擦声,他微微有些奇怪,稍稍直起身来,不想下一刹就被人强行按在了树枝上,扣住了他想要动弹的两只手,扯下抹额三两下捆住了魏婴的双手,与树枝绑在了一起。

乍一睁眼,魏婴还适应不了这光线,眯着眼睛笑道:“蓝二哥哥,急什么?我又跑不了。快解开,疼……”

蓝湛系得十分用力,真像是怕魏婴跑了似的。听到魏婴略带鼻音的讨饶,他神色一僵,随后倾身上去亲了魏婴的手腕一下,用手轻轻抚摸,却没有一点要解开的意思。

被湿润的唇覆盖着,身下是粗壮的树枝,唇齿相依,依旧是在下唇轻咬一下,才不依不舍地分开。不知为何,他感觉蓝湛的心跳得特别快,带着他自己的心也跳了起来,像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住在了里面。想到这里,他立刻问道:“哎,蓝湛蓝湛,那两只兔子呢?”

蓝湛道:“望风。”

魏婴:“什么?!”有生以来,竟然还能从蓝湛口中听到这两个字?!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地上扬。他道:“蓝湛,我保证不乱跑,你给我解开。”

蓝湛看了他一眼。

魏婴又道:“解开嘛。我的好二哥哥,给我解开好不好?”

蓝湛的耳垂上迅速泛起了一圈红色,伸手小心翼翼地给他解开了。有些地方已经勒得发红,蓝湛捧起来放到唇边落下几个吻安慰,逗得魏婴咯咯直笑。

等到收够了蓝湛的吻时,那双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先是顺着蓝湛的衣襟滑了进去,随后立即拉开了线结,广袖外衣随即飘落。

蓝湛盯着他的双眸突然错开,伸手去捉他那调皮的双手,可那双手却如泥鳅一般灵活而又滑溜,怎么也捉不住,很快衣服就被他剥落下来。

蓝湛的声音有些滞涩:“你……做什么?”

魏婴哈哈大笑:“二哥哥,你说我做什么?都叫两只兔子去放风了,居心叵测啊……”说着他三两下除下了自己的衣物,先坐了起来,捧着蓝湛的脸重重地亲了几口,舌尖划过蓝湛的脸庞,勾得两人都心痒难搔。

蓝湛光洁无暇的肌肤似雪一般,线条有力,魏婴同样如此,不过相比起蓝湛来要黑一些,胸前有一个太阳印记,昭示着他的过往。最挠人的是深陷的锁骨,蓝湛看了片刻,一口咬下去。

衣服直接被衬在了树枝上,树枝则被两人的动静压出了吱嘎吱噶声,魏婴只当没听见,沿着蓝湛的额头,鼻尖,唇,下颌,喉结,胸膛,一路亲吻下去,只觉得走过了漫长的一路。他的耳朵压在蓝湛心尖上,只听那一颗心就要跳出来。

微博外链走这里

拉灯版——
待两人翻动起来,这树枝就托不住两名成年男子的翻|云|覆|雨了,咔吱一声折断,直接砸到了草丛里。衣物被魏婴随手一丢,用心承受着蓝湛的温度。

几只鸟雀被这动静惊起,喳喳地飞向天空,低头看一眼,立即被吓得翅膀一抖,身形晃了晃差点支持不稳地掉下去。

“蓝湛,我之前是不是说,想和你天天上床啊?联姻以后,规矩能不能改改?”

蓝湛摇头。

“二哥哥!”

蓝湛亲他一下,继续摇头。

“蓝湛啊啊啊啊啊啊改成四天一次行不行?四天不行三天也成啊!”

双兔的耳朵同时竖了起来。

蓝湛扬眉轻笑:“天天就是天天。”

魏婴:“……”他并不想知道他是被蓝湛的笑容给闪晕的,还是怎么晕的。

忽然蓝湛动作停下,双兔也凝神向一处看去。魏婴也察觉有异,挣扎着要动,却被蓝湛按住了。

“魏无羡!魏无羡你在哪?”

魏婴眉睫一跳,江澄!他来做什么?

TBC.


*魏婴:打死作者!把这家伙催成走尸吧!说

好的在百凤山初吻的呢?现在的情况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

悦悦:我错了还不行嘛……………别让你二哥哥来追杀我啊!都是他做的!!!

*emmmm这章那么长,容我休息几天(不

这个外链很明显吧别错过啊!

评论 ( 54 )
热度 ( 186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