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回眸》章三十四 人间如梦

文案:魏无羡与蓝忘机齐齐回溯当年,暗中推动进程,又会使小蓝湛与小魏婴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篇      忘羡回眸tag



第三十四章  人间如梦

魏婴在苏家阵列中反复穿梭着,脚下踩着被大雨冲湿的泥土,不断飞溅起褐色的烂泥往苏涉身边拍去。苏涉强压怒火,道:“魏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帮着温狗开路吗!助纣为虐!”

魏婴暗暗观察四周阵列,忍受了方才那一段堪称毁天灭地的噪音,对苏涉笑道:“苏宗主怎么那样见外?难不成这么多温狗要我一人来扛?苏宗主,我被温狗追到这里,你不下令帮我一把也就算了,竟然还要这样助纣为虐?”

苏涉一把按在了剑柄上,道:“魏无羡你颠倒黑白!分明是你冲进来的,还要反咬一口!”

魏婴瞥一眼蓝湛,见他已经左绌右支的为难了,心中不免焦急,向苏涉步步紧逼:“苏宗主,好生奇怪啊!我们不是盟友吗?我带着温狗冲进来,本来可以轻易形成包围之势,可你们怎么在温狗面前就这么坐着,两不相犯呢?到底是井水不犯河水呢,还是别有原因啊?”

苏涉怒道:“魏公子想想,自己身上的嫌疑还未洗清呢,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魏婴避开温狗的一剑,扔出一把天女散花符,道:“不敢。不过苏宗主这见死不救的气派倒是很足,就算是挺身而出受了伤,也很难教人不疑心那是苦肉计啊。”

苏涉刷地拔出配剑:“苏氏门生听令:围堵温狗,一个不许留!”剑上虽无灵光流转,却也能凭剑术与阵法困住温狗。豆大的雨滴拍击在剑上,添了几分肃杀的意味。

魏婴拨转马头,对苏涉道:“苏宗主,这才对嘛。不过——”

就在此时,他突然让了出来,身后一名温家修士收剑不及,卡的角度又异常精准,苏涉或是受死,或是抵挡,别无选择!

苏涉瞳孔骤缩,剑尖已经朝他眉心刺了过来,寒光闪闪根本容不得思考,他本能地抬手一剑——

灵光运转,熠熠生辉!分明灵力充沛!

同时,身后又有几名温家修士朝着魏婴刺出,魏婴闪身躲过,让开他后方的苏氏弟子,同样灵力饱满!

魏婴冷笑道:“怎么?我看江澄的灵力也才恢复了两成,诸位倒是厉害,灵力恢复得这样快,想必有什么灵丹妙药啊,拿出来共享如何?”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到了这里。江澄道:“果然是你们!温狗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忘了他们曾经做过的孽了吗!”

聂明玦也喝道:“苏悯善,想不到你竟如此不辨是非奸邪,还闹出苦肉计,简直卑鄙无耻!”

苏涉只是冷笑。

这时,孟瑶忽然拉过了聂明玦,怀中软剑出手,只听“铿”一声,软剑与一根纤细的银弦缠在了一起,弦音兀自震颤了片刻,最后铮然断裂。苏涉的手指上溅了两滴血,瞬间又被雨冲刷走。

弦杀术!

孟瑶实在灵力低微,仗着人小身体轻快才冲出救下聂明玦,此刻被重重反噬,当即吐出了一口血,伸手抹净后又没事人一般站在了聂明玦身后。聂明玦长刀出鞘,指着苏涉骂道:“竖子!”

苏氏门生的四周立刻空出了一大片,这些修士都是受方才的琴声所害灵力尽失,何况离得又最近受害最深,刚才的噪音响起,可灵力恢复了也不到一成。如果此时再被出其不意的弦杀术迫害,只怕是血溅当场,连最后的思考都不会剩!

雨声里斥责声、怒骂声混杂,修士们恢复起来的灵力勉强在与温狗以性命相搏。魏婴笛音打了两个转,将刚刚倒地的温狗催成凶尸,激其与同门互搏,然后转身就走,驾马向蓝湛赶去,心中默念:

蓝湛,等我!

……

双兔的耳朵几乎要被他们发出的声音震聋,此时身上还是寒毛根根竖起。魏无羡抖了抖,庆幸道:“居然蒙对了!太好了,蓝湛我们走!”蓝忘机掷出避尘,一把拉起魏无羡便御剑向温若寒冲去。

蓝湛凭着恢复的两成灵力勉强与温若寒相交,魏婴笛声不停加持,可依然招架得困难。温若寒自打斗开始就什么都没有说,缠斗凶尸、解开符篆之阵、与蓝湛相交,已经御使灵力近一个时辰,却半点不见疲态。他好像没有自己的心,面上是永久的冷漠,炎阳剑法绚烂得如同日光,雨点靠近立刻被炙烤成蒸汽,全身根本没有被雨珠打湿一点。温若寒脸上如他名字般冰冷,一个转身换了招式,突然向蓝湛全力刺去!

蓝湛眉心微皱,眼见躲避不及,只能拼着受伤硬生生要接下这一剑。这时忽然冲出两道剑气,一红一蓝,虽然不够强劲,却实实在在解了刚才那一招!闪出的两团白色上各溅了血渍,此时一只持剑相助蓝湛,另一只则将随便随手一丢,取出乌笛相助。

魏婴听到兔子的笛声,愣了愣,却辨明了其中劲力与心法全然是鬼道所修,之后也顾不及多想,冲到蓝湛面前就顶下了一大部分威压。

他侧目打量温若寒,火红的炎阳烈焰服撰写温氏的骄傲,也曾望与日并肩,也曾想与天同寿。他们生来就得高级传承,所修术法、功门无一不是寻常仙门求之不得的。可是,一代代走下来,从替天行道,走到了这目中无物万物刍狗的一步。

温若寒太强,无可匹敌的强,如果没有人以功力压倒,就只能寻找他的弱点。可是何其难矣!

出剑,收剑。起身,转落。炎阳烈焰服随身而动,每一次气门,每一次运功——魏婴突然睁大了眼睛——刚才孟瑶出剑时凑过来在他耳边留下的一句话顿时清明起来,与他的重重猜测相应,找到了破解点!

……

苏涉忽然大笑起来,什么礼仪、风度全然不顾,白衣上的血迹十分突兀,伴随他不顾一切的笑声,仿佛成了一张张鲜血獠牙的鬼脸,肆无忌惮地大笑着。

“宗主!”

“宗主你怎么了?”

边上的修士冷漠道:“计谋被戳破失心疯了吧!还不醒醒,温狗怎么可能赢?”

一名弟子拉住了苏涉,道:“宗主,温宗主答应了我们会没事的!你看温家修士就过来了!”

“呵,你们还盼着温狗来救?!睁眼看看局势吧!被灌了什么迷药了?”

他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了。

所有人的指责,自家弟子的安慰,他都没有听见。天旋地转,大雨滂沱,他几乎是带着哭音控诉:“这个世上从没有人懂过我!欺我负我伤我贱我,哪个给我好脸色看过!除了,除了温宗主……”

边上立即有修士冷笑:“温狗会好心救你?难保不会利用完你再一脚把你踩扁!”

“就是!你真当他好心?装装样子谁不会?”

苏涉无动于衷,继续道:“只有温宗主那天把我救下来,他认识我,也赏识我……而你们,只会轻贱我!”

孟瑶冷笑了一声,原本不笑都眉眼弯弯的俊俏脸庞上难得出现了这样大义凛然的神色,踏步上前:“苏悯善,比受人欺凌,我从小受尽欺凌,长大后去认祖归宗,却被一脚从楼上踢下来。比看人脸色,哪个不嫌我脏!比天资灵力,我从小学的是路边卖的假书,而你承习蓝氏,精修琴剑。”他顿了顿,又道:“然后,蓝公子不嫌弃我,视我为至交;聂宗主提拔我为副使;射日之征结束我便可认祖归宗,从此傲然。你这样的,有什么资格这么说!究竟是你在姑苏学习时根本不遵从家训,还是你根本生来如此,心太窄?”

说完,孟瑶连着咳了几声,蓝曦臣御剑过来听见,心中一颤,拍了拍他安慰,道:“不错,只要有心,哪里不是路?”青蘅君亦摇头道:“苏悯善,字如此,人可惜!”

聂明玦厉声道:“孟瑶所言正是!你,凭的什么?!”

苏涉倒退了两步,沉默了。

……

魏婴一摸怀中仅剩的几张符篆,对蓝湛道:“蓝湛,务必小心。”

蓝湛只看他一眼,便知道了他想做什么。他微一点头,魏婴已经勾起了嘴角,像是从蓝湛的眼神里读出了欣喜似的,心头被檀香味填满,绽出一朵莲花。

他取出一张空白的符纸,咬破手指一笔不停顺畅地画下,将陈情抛给了那只兔子,道一声:“坚持住!”便取出随便,如初学时一般强行化用自然界的灵力,剑尖指地,“铮”的一声挑起。

失了金丹,可剑心还在!

魏无羡接过陈情,对魏婴扬耳一笑,一口气送出,多年的经验使得笛音更精更有力,所控凶尸也暴虐了一倍!

不断有人倒下,或是温情一脉赶来救治,或是被魏无羡催为凶尸。上一世他以阴虎符大胜温氏,而这一次,有了蓝湛形影不离的相伴,魏婴可能有过制作阴虎符的想法,却在蓝湛的声声劝导中放弃。毕竟,没有什么能比得过身边人了。

魏婴送灵力上剑锋,随便轻巧灵动,依他心意所指,剑气如影随形。红色的流光在剑尖闪动,一纸聚灵符下叠了一张招阴符,魏婴借剑的反弹之力翻转身子绕到温若寒后方,猛地向他背部刺出!

蓝湛配合着魏婴的行动,刷刷刷几剑刺出,缓缓恢复着的灵力被他强行调动,走的是姑苏蓝氏最快最精的一式,也是蓝安所创最为难学的一式——天定之缘。

以前走这一式总是行气滞阻,不甚流畅。心中总有什么堵住,因而每一剑都困难无比,强烈时绞痛心肺,逆气而行。而这一次他使出却顺畅无比,剑尖带着灵力行走,将每一点灵力无限放大。两个人心牵得多紧,这一剑的力量便有多大。

天赐良缘,所谓命定之人,大抵如此吧。哪怕眼前是一个强于他们数倍的强敌,可只要两人心手相牵,便没有度不过的难关。当年立家之祖蓝安,想必与道侣相伴,亦是如此吧。

魏婴与蓝湛对视一眼,他的唇飞快的一弯,正好让蓝湛看得清清楚楚。剑尖一抖,谁料威力却更大,温若寒不觉眉心皱起,竟然要出全力来抵挡蓝湛的这一剑!

机会!

魏婴迅速出剑,将随便上贴着的招阴符向温若寒身后拍去。后心的至阳穴汇聚了温氏所有的阳气,而招阴符贴去,无疑是水覆灭火的存在!

蓝忘机相助蓝湛,在各个缺漏处迅速补了几剑,魏无羡则已经跑到了轩辕山的正中央,陈情高举,通天地之灵,聚万物之阴——

温若寒脸色一变再变,股股阴气朝他至阳穴涌去,一时间被蓝湛的剑气所压制,猛地呛出一口血来。

再放眼望去,温家修士死的死伤的伤,凶尸在咆哮,冲向为数不多的温氏弟子。而别家仙门修士几乎没有死亡,大多因为灵力不济而受伤,随着灵力的恢复,局势更是清晰。

趁温若寒受伤的刹那,几名原先不敢上前添乱的修士蜂拥而上,一齐压制住了温若寒。

一代家主,修为再高,寿命再长,活不过人心,就是虚空。

苏涉也被囚禁了起来,挣扎着骂着。他被几名修士说得有些神色不定,忽明忽暗,不知何处是真心。

温若寒用难明的神色看了苏涉一眼,长叹一声:“悯善,你可知,你很像我那两个儿子……”

修仙之人寿命长短全凭修为,父母修为不济,抑或是从凡间来,亲人的观念早已淡泊。天地君亲师,温若寒以太阳自比,不敬天,不敬地,不敬鬼神。剩下的,就只有两个儿子了。

他性情冷淡子嗣不多,虽然活着总有机会能再有,可往昔逝去的欢笑却再也难以追回。温旭的风采与骄傲,温晁的狠辣与笑语,都那么像他……

温若寒被架在刀下,雨点打在睫毛上,雨珠滑落,眼前雾蒙蒙一片。

刀剑无情,大梦一场。往昔追求的快意与肆虐看上去毫无意义,不知他一生里,有没有体会过这两人的心心相印的默契,有没有经历过大义凛然的震撼呢。

他一声红衣,地上的太阳终于要落下了。阴霾散尽,天上的太阳露出了一角,他叹一声道:“若当来世,愿到凡间走一遭。”

一刀斩下,也不过就是这样的一生。再怎么呼风唤雨,也将化作一抔黄土。

苏涉重重地坐下,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忽然大喝一声,强抢过配剑,用尽毕生所长挥出一剑,斩向一个冲他而来的凶尸,剑、人、凶尸,剑断人亡,同归于尽。

这样收场,大概也算不负了这一生吧。

喧嚣声渐渐平息,温家修士一个个倒下。魏无羡吹着陈情一点点收敛,心境平和下收放自如,凶尸敛了怒气,随之倒下。

蓝湛累得避尘差点脱手,魏婴扑上去扶了他一把,站定。

雨稍稍小了些,魏婴有些气闷,说不出什么感受,将手向边上摸去,摸到一只冰凉的手,立刻缠了上去轻轻握住。

“蓝湛。”他轻轻叫了一声。心底忽地空荡荡的,亟需什么来填满。

蓝湛猛地攥紧他的手,随后一把揽过了他:“我在。”

我在。

袖怀里全是蓝湛的气息,缓缓地沉入心底,将一丝一丝的焦躁、不安抹平。

魏婴急切地又叫了两声:“蓝湛,蓝湛。”好像不紧紧拉住,就要失去了一般。

蓝湛感受到了他的慌张,将他拥得更紧:“魏婴。”

雨基本停了,其他修士都开始陆续打扫起战场,他二人自从出战以后就没有休息过,此时紧紧抱在一起,也累得几近倒下。眼中只剩下对方,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咳。”

有人首先看不下去了,站在边上重重地咳了一声。魏婴回头一看,咧嘴笑道:“江澄!”

江澄死死地盯着这两人,咬着牙道:“魏公子你还记得我啊。”

魏婴从蓝湛怀里钻出来,手却依然是牵着的:“江澄你有本事也去找一个姑娘啊,哎,是男孩子也行的啊!师兄不会嘲笑你的。”

江澄啐道:“滚!”

魏婴还待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蓝湛拉着他的手一紧。

蓝湛忽然转身,理了理抹额,道:“父亲,叔父。”

魏婴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

TBC.

*很好,这一章又没写完轩辕决战。话说我本来预计三十五章完结的来着……现在看来四十章是少不了的………

*见岳父啦!(不

评论 ( 20 )
热度 ( 160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