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叶黄】【古代AU】叶落天涯 章四 西湖烟雨

少天生快!!

       叶落天涯tag

第四章  西湖烟雨

叶修就这样被拉扯着到了西湖上,夜雨声烦借了一只乌篷小舟,荡开水波撑到了湖心。

叶修笑:“想不到你划船还挺熟的。”

夜雨声烦侧着头靠在船舱的侧壁,任小舟在湖心随意地漂着,道:“怎么样怎么样厉害不?”

“真觉得自己帅气就露脸证明一下。”

“切,我怕哥太好看气死你,这样设身处地为你着想你就知足吧你还整日里想着这事。”

叶修当然不会整日里缠着夜雨声烦要他摘面具,也不过就是开个玩笑带起一句,而每次开的玩笑都能把夜雨声烦气个半死。“谁让你不珍惜哥的夸奖。不是哥说你,只露一只眼睛,看得清吗?”

夜雨声烦撇撇嘴没接他下言,伸手衬着头,“看看今天阳光明媚清风拂面杨柳依依翠鸟啼春,你好意思赖在酒楼里睡觉?”

“谁说我要睡觉了?”

夜雨声烦眉睫一跳,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等着叶修的下文。却不料等了会儿没等着,反而传来了一股呛人的烟味儿。他转头一看:“我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煞风景啊!不睡觉就是出来抽烟吗?”

叶修仰倒在船头,十分惬意地靠着船身,两只修长的手指间夹了一支细长的烟斗,他身边已经云雾缭绕,如果没有那呛人的烟草味,那真是恍若仙境。叶修看了气急的夜雨声烦一眼,懒洋洋地笑道:“哟,这真是,难得休个假还管我呢?酒楼里老板娘平时不让我抽,只有客少清净时才能消遣一二。诶,也别说,前个月哥是没烟钱了,你才没见着。”

夜雨声烦极其难得地沉默了一下。

敢情前些日子不看见他抽烟,是没烟钱啊!这么想想,又突然有些失落。既然是抽惯了烟的,那之前就一定是烟钱不在话下的;可从他上个月突然出现在兴欣酒楼、没有烟钱,种种迹象既分明又朦胧。

叶修瞟了他一眼,“别这样看着我,瘆得慌。说个书吧。”

“怎么就瘆得慌了你什么时候会瘆啊?今天我也休息,不说。”

“哟,烦烦竟还有不想说话的时候,稀奇,稀奇。”

夜雨声烦干脆往船里一躺,小舟因为吃水而漾起一圈的涟漪。面具下分明是一张俊朗秀气的脸,叶修俯视过去,清晰地看到了高挺的鼻梁,下頷的线条有力而分明;领口有些松了,衣襟也因为双手衬头而松开,隐隐露出了锁骨的线条。这一日长发被扎起,因为躺着而四散在船板上,墨发如瀑。

叶修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其实不必多言,这一个月下来,他已经差不多摸清了这人。一声“老叶”喊得分明和那人一模一样。

夜雨声烦懒洋洋地开了口,跟叶修的语气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嗯……”他斜睨了叶修一眼,叶修的长发只是草草地扎了一下,基本上是披着的,风拂过,身后的一缕长发就飘到了他脸颊上,痒得几乎钻进心里。夜雨声烦不禁一个哆嗦,好像被敞开了话口:“其实啊,老叶,你们酒楼不能抽烟就是烟味儿散不出去,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向你们老板娘陈大小姐反映一下了,也不用怎么大改,把窗的朝向换下就好;还有那边正对西湖的地方窗户开起来费力,也顺便修一下;哦还有……”

叶修僵硬地笑了笑,把“你出资啊”这句话默默地咽了下去。他正想跟着夜雨声烦一起躺下去,突然瞥眼见到水面上泛起一道涟漪,阳光折射下一道金闪闪的光映入了眼前。

叶修眉梢轻扬,飞速从怀中取出一支小型的箭矢,并指夹住向前射去,同时左手从水中捞起,一条灿灿发光的鲤鱼甩着尾巴,溅起几滴水珠撒在了船板上,同时也甩上了夜雨声烦的额头,片刻间打断了他的絮絮叨叨。

“老叶你在做什么!溅我一脸的水你是想打水仗啊那我奉陪啊!啊!啊?这是……”当他抹干净额头上的水滴时,看清了叶修手中那一尾鲤鱼,“我靠靠靠靠靠靠这不是金鲤鱼王嘛!这得是多好的运气才能碰上!你手也挺快啊,这么灵活的鱼我都没注意到你就给捉住了?会不会打架?待会儿来一场啊?我虽说是个说书的但是特别喜欢比试啊,那种感觉就是追溯历代历朝的峥嵘啊!……”

叶修默默剖去了鱼鳞,将鱼肚剖开。

“……比不比?真的真的真的,我行走在外总得有点防身的啊。待会儿上了岸就比啊,不许赖的!比试比试比试比试……”

叶修挑开鱼脊,顺着鱼身将一根根鱼刺取出,庖丁解牛般熟练。

“……比试比试比试!不说话那就当你答应了啊。答应了吧?哇老叶你相当熟练啊以前常干这事吧?老实交代是不是是不是!”

叶修心细地挑出每一根细小的鱼刺,然后才切成鱼段,再取一瓢水洗净,支起了一个锅子。

“说起来我其实吃过一次这金鲤鱼王。上次来杭州,我们阁……【注】呃,我几个朋友请了一顿,很难才搞到的!有钱难求啊!而且金鲤鱼王的鱼鳞特别好看,哎老叶你把那些鱼鳞藏兜里啦?什么什么什么你连鱼刺也取出来了?这么贴心吗?……”

叶修舀一瓢水,生了火。转头看了袋子一眼,想了想还是不准备把他其实是用来做一些细小的配件这个真相说出来的好,否则可能会被这家伙的废话淹死。

“……哎,老叶你其实真的挺细致的……”夜雨声烦顿了顿,“我……有个朋友,他平时看上去漫不经心,其实什么都替你想好了。每次虽然话能把人呛得半死吧,但又教人忍不住信任。真是见了鬼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叶修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依稀与那些年缠着比试的宠溺眉眼重合了——

夜雨声烦低低一声惊呼,错开了目光。

叶修看锅底冒起一个个细密的气泡,渐渐变大,浮出水面变成蟹目大小,随后将鱼段放入了锅子里。

由于船上缺少辅料,只有些姜葱白酒,叶修也不介意,以葱白入姜片起锅,倒入少许白酒。呲啦一声溅起,顿时酒香四溢。

夜雨声烦眼睛一亮,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弧度,凑到叶修身边道:“老叶,喝酒不?”

“不喝。”

“不喝啊?”听起来声音有些小小的失望。

叶修又转头看了他一眼,随意地笑道:“那烦烦喝吗?”

“……不喝。”

夜雨声烦仅露出的那只眼睛瞪着,好像极委屈的样子,若是揭开面具来,估计嘴巴都嘟起来了。

叶修不禁失笑,“那你好奇什么?”

“想着……”夜雨声烦敲着下巴,“什么时候把你灌醉看看……”

叶修:“……”大概只有这一件事情,他在实力上碾压不了任何人。

他闻着味道判断,又加入了些清水。撑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水将近滚的时候,他将鱼段放了进去,调大了通风栅,用大火炖了起来。

葱与酒混合的香气很快进入了鲜嫩的鱼肉里,在火苗的窜跃下钻入每一个角落,诱人的香味不知从哪里窜进了心间,勾得人欲望大起。

夜雨声烦很是自然地靠在了叶修身上,翘着二郎腿,不断往香气四溢的锅子里望去:“好香好香好香……好了没啊?快好了吗?看不出来啊老叶你居然会白灼,这是粤菜你知道吗?”

叶修一只手在他背后隔空停住,似乎在思考要不要放下去,“哥走南跑北多啊。你消停会儿,就快好了。”

夜雨声烦一只手玩着叶修刚刚猎鱼、杀鱼用的箭矢,一只手撑着船身,肩头斜靠在叶修肩头,哪肯消停:“这小玩意儿挺好看的,很锋利,用的竟然是精铁,随身带还能折叠,打造得相当有意思。”

“是啊,很久以前和一个朋友一起做的。”他缄默片刻,开盖看了看鱼,又道,“喜欢就拿去,我这里还有。”

“嗯?送我吗?不不不太贵重了太贵重了。我就夸两声,哪里有……”他忽然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一样,一个字都说不下去了——叶修的手轻轻地搭在了他背后,震得他整个人一个激灵,手上的箭矢捏得更紧了。

叶修像是得了蜜的孩子一样,嘴角忍不住勾起,将那捏着箭矢的手拍了拍,卷起,替他收了起来。

感觉身边靠着一只蜷起的小动物,小心翼翼地嗅着亲切的味道,被小动作弄得一惊一乍,又忍不住一点点朝自己靠近。双手相触的时候,那只小动物就快全部蜷起来了。

这时,鲤鱼的鲜香味也顶着锅盖跑了出来,叶修弯下身子取出两只土陶小碗,两双筷子,随意用西湖水洗了洗,盛两碗汤放到船舱内的小桌上,又给他夹了几块鱼。

夜雨声烦道声谢接过,揭开下颌的面具,缓缓摇着头闻了一会儿,低头喝一口乳白色的汤汁,眯起眼睛辨着味道,四下里安静下来。

不知哪里飞来一只白鹭,落在船头,伸长了脖子往船里看着,长鸣一声。叶修朝它看了一眼,它连忙扑腾扑腾翅膀飞走了。

夜雨声烦朝他咧嘴耻笑一声,又夹起一段鱼。入嘴尽是鲜嫩,比上次吃的又有不同,正好眯着眼睛,顺便偷睛看一眼老叶,似乎多了些暧昧的味道。

鱼肉入肚,夜雨声烦的嘴巴也得空下来,终于彻底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好吃好吃好吃!船菜还真好吃啊,嗯,主要是意境好,我第一次吃啊!不过这么做还算船菜吗?算吗算吗算吗?”

“随意吧。”叶修喝一口汤,笑吟吟地看着他。

夜雨声烦又夹了一段,稍微吹了吹就一口吞下:“真的好吃!即使没有曝盐过吧,也有葱酒的味道进去了,白灼的好技法。好吃。”

“是啊,做鱼的人手艺真好。”叶修低头吹了吹汤,享受无比。

夜雨声烦:“……”

等到这一锅鱼汤将近吃完,日已西斜。小舟不知随水飘到了哪里,前面依稀是三潭印月的三座小塔,在粼粼的水面上投下三道长长的影子。夕阳的余晖洒在湖面上,归巢的倦鸟在火色里刻下几个黑影,盘旋两周落在了林间。

这样的场景实在太熟悉了。

无论是年少时离家出走的意气,还是后来举家覆灭后四处漂泊无依,都有这样的血色残阳。可是后来,残阳在那人的笑眼里变了味道。

他有无数志同道合的朋友,却从没有碰上这样可爱这样话唠的,那几年出道后,但凡在杭州有比试,他们都会在这里泛舟相聚。被缠着比试完,随口指点两句,讨论几声,就这样,躺在小舟里,等到日影西斜……

叶修感叹了一声,只等那家伙揭开面具了。正随手划着船,不知从沙沙树叶声中听到了什么,叶修瞳孔骤缩,贴身就要取箭矢防身,才想起已经给了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本来闭眼躺着,任嘴里回甘漾起香味,突然也睁开了眼睛。

他只看一眼,就把刚才那箭矢暗中抛给了叶修,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

——四周的岸上,树后,黑影闪动。不是树木的影子,也并非树叶因风而动,而是人影。在风吹树叶的间隙发出一些动静,叶修极其敏锐地捕捉到了。——夜雨声烦也是。

许是发现了两人的动作,躲藏了半天的人再也等不及,一个个淡蓝色衣衫的男子持剑从树后冲了出来,三两步踏水而来,飞速逼近了两人容身的小舟。

“哟,是蓝溪阁啊。”叶修将箭矢在手中转了一圈,笑道。

仗着人多,一群人凫水,一群人推着几只小船踏水而来,迅速将他们围了起来。

叶修看了看手中一支短小的箭矢,“各位,我做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堵我?”

“就是就是就是啊老叶!你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怒的事情让这么多人围堵你啊!”夜雨声烦躲在叶修身后,两只手搭在叶修肩头,一面警惕地替他看着身后,一面又装作十分紧张不经世事的样子。

“……又?”叶修眼尾扫过他,笑了一声。

“……唔,顺口,顺口。”

这时,一个蓝衣男子手提利剑,在各船上轻点,几步来到他们面前。身后扬起的衣摆上勾着白色云纹,看得出是会长品级的人物。

“蓝河,”叶修自来熟般笑道,“好啊?”

“君莫笑……”蓝河对上了叶修的双眸,没来由觉得这人深不可测。上个月好不容易追到他身影时,居然只是留下了一个“君莫笑”的诨号,又被他逃之夭夭。又一次被抢了材料,计划与中草堂一同围堵时,被他绕了半天,竟然又引走两个怪,真是岂有此理!

这一次见他身边有个不会武功的说书人,想来是个负累,赶在日暮之时围堵,应该能成吧。蓝河暗想。

“咦?他不认识你吗?”叶修突然开口对夜雨声烦道。

“他,他为什么要认识我啊?我是什么特别有名的人物吗?根本不是啊!所以他为什么要认识我?我不就一普通说书的嘛。”夜雨声烦的眼神很是值得玩味。

如果真是心中想的那人,那么看蓝河的神情,可能的原因只能是蓝溪阁并不知情;如果不是……不,不会不是。

叶修与他对视片刻,了然地笑笑,道:“先突围吧。”

叶修推了夜雨声烦后背一下,暗示他往右侧丛林里跑,自己则从怀中取出一把银光闪闪的镖,毫不吝惜地甩了出去。

蓝河忙仰倒躲过,一面看着两人逃离的方向,一面下令追赶。

“君莫笑兄弟,你看你身手也不差,在我们蓝溪阁可以排上精英了,从此荣辱与共,再不用餐风露宿,怎样?”

“招揽的话上次已经说得够多了,中草堂,蓝溪阁,你们一齐招揽,没打起来?”叶修头也不回地跑着。

“所以此次前来更显诚意啊。君莫笑兄弟,莫要慌张,别跑啊。”岸上一人骑一匹白马,追得奇快。

蓝河下令:“三小队跟着灯花夜走!从前几次的较量来看君莫笑狡猾非常,注意控制体力,不要再让他跑了!系舟跟上,治疗小心,防止他使诈!”

这一头,他又对叶修道:“怎么样?君莫笑兄弟,你停下,我们立即就停下!”

“谢了好意啊。说说真实意图吧,神兽都是神州大地的,分什么你我地盘?”叶修带着夜雨声烦跳上右侧的岸边,一头钻进了林子。

“走!”

“这里!”

蓝河的声音从后面穿过来:“兄弟爽快,交出抢走的材料,我们和和气气谈一次怎么样?”

叶修弓着身子在树丛里鑽着,突然眼前出现一抹绿色的身影——不,有两个,三个……中草堂来了多少人?!

再转身,竟然还有霸气雄图!叶修凝眉,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家以暗杀出名的帮派。

但目前根本容不得他思考,一支冷箭忽然飞出,钉在了他面前的树上!他们知道他在哪!

叶修一把拉住了夜雨声烦的手,夜雨声烦一怔,又立刻被叶修拉着向前跑去。

漫天箭雨!

因为自己得不到的优秀人才,就不能让别家得到,更不能放任他破坏利益——所以最后,杀!

夜雨声烦躲着箭雨埋怨道:“我说老叶你到底干什么了!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犯众怒了啊!天怒人怒了啊!我靠又有箭!”

“哎,抢了些材料呗。”叶修跳上一棵树,回转身去拉他,回答轻松得不以为然。

突然一支利箭冷不丁从他眼前窜出,叶修忙拉住回避了身后一箭的夜雨声烦:“少天小心!”

此言一出,两人同时睁大了眼睛。

TBC.

【注】:“说起来我其实吃过一次这金鲤鱼王。上次来杭州,我们阁……呃,我几个朋友请了一顿,很难才搞到的!”

这边提到的“阁”是阁主。蓝溪阁,阁主喻文州,前文交代过。喊队长有些奇怪。

*这个……烧菜什么的看看就好……

*金鲤鱼王这种扯淡的设定也看看就好……

*终于!马上!就不用再用夜雨声烦称黄少天了!!有时候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黄少天,然后一个激灵再改掉,啧。

*最后,黄少生快!!!世界第一可爱的你!荣耀相伴!!

评论 ( 3 )
热度 ( 38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