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回眸》章二十六 赋曲陈情

文案:魏无羡与蓝忘机齐齐回溯当年,暗中推动进程,又会使小蓝湛与小魏婴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篇      忘羡回眸tag


 
 

*本章陈情上线!!!

——————————————————

第二十六章  赋曲陈情

不知不觉暮色又笼罩了天空,林中黑压压的鸦群纷纷落下,在残阳中留下几点斑驳的黑影。

乱葬岗的尸气又浓重了起来,暗色压下来同时刺激了魏婴此刻不稳定的身体。待到最后一点光亮收隐时,魏婴爆发出一声克制不住的叫喊,尖锐的声音穿透整个洞穴,阵阵回音缭绕。他心知不能再拖,又钻进了密室中开始研习下一阶段的功法。

鬼道之所以为鬼道,正在于其诡变莫测难以琢磨,稍有不慎便立即会遭受反噬。魏婴得以顺利入第一步筑基,多靠此密室中记载之功法。而日暮时分那承受不住爆发的喊声则是体内阳气与阴气的冲突,太阳太阴的境界达到之前只能一步步剥开自己,放任鬼气纵横。下一步,今夜,修炼神魂刻不容缓。

蓝忘机在魏婴身边为他护法,魏无羡则撑着头翘着二郎腿在密室门口无所事事。

魏婴寻觅着乱葬岗上的阴气,一点点黑气渐渐汇聚到眼前,他试着用意念控制那些尸气,好似与乱葬岗上什么力量巨大的东西争夺着,很是吃力。自身被激起的怨气忽地袭来,打在心上提醒他的家恨,逼他面对那不堪回首的过去。是啊,如果不能控制这里的尸气,他怎么出去?他怎么回去!

一时间心里如海浪拍岸般汹涌澎湃,对温狗的滔天怨念、对蓝湛的莫名情愫、对莲花坞的歉意……一层层叠加了起来,狠很地冲击着心田。

魏婴突然按住了太阳穴,头脑无可抑制地胀痛起来。蓝忘机冲上前扑到他怀中,先驱散了周边尸气,再点向魏婴阳白穴平息了脑海中的风浪,最后将他紧紧拥住。

被一团绒毛环绕着,魏婴竟感觉到无比的安心。那潮汐确实一阵浅过一阵,最后慢慢平息。

魏婴呼出一口气,道:“谢谢。”

蓝忘机摇摇头,拉住了他的手。输了一些灵力助他防身,随后退到后面继续护法。魏婴将手指凑到蓝忘机下巴处挠了挠,逗得那只兔子耳朵连连打颤,他哈哈大笑。

心境平和后,魏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将修鬼道当做玩乐一般收拾起那些尸气来。丹田里是空落落的,不过心中确是实实在在的。都说鬼道难以长久,因为以魂魄为代价,损身,损心性。可若是笑着修,与如何呢?不知因何入道,却知心不再改。此道大抵非鬼非魔,修的是心吧。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他在黑暗中穿行,却天赐下双兔,赐他一个蓝湛,好像闭上眼就能看到他一般,成为信念的支柱。

魏婴缓缓抬起手,只见黑气顺着他的指引方向开始缓缓流动,心念所控,黑气随行。虽然还突不破那一层禁制,但魏婴能感受到乱葬岗上尸气的收敛与团聚,身体也愈发舒服了些,清凉的感觉似乎能适应那入体的鬼气了。再转头一看,手臂上的伤痕也褪去了。

魏婴眉梢一挑,对他的结契之兔得意一笑,然后转过头去继续修炼。

鬼道入门极易,一两天即可随心操【】纵鬼怪;而鬼道修到深处,神魂为代价,于魂魄上琢磨术法更是痛苦万分。可此法却迅捷速成,故魏婴此刻不得不修,可依他的心性,也无甚畏惧,无所羁绊。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潇洒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不觉一月过去,萝卜窜出的苗儿被兔子啃过、蹂躏过,此时终于成型了。魏无羡翻翻土,看到一排白萝卜粗粗壮壮,另一排细瘦的萝卜已露出了诱人的橙红色;魏无羡啃了许久的浆果,不禁想念起萝卜的味道来了。

再看土豆,地上已经窜出了绿叶,在满目灰黑的乱葬岗上这一带新绿显得格外美好。魏无羡耷拉个耳朵趴在土豆边,用爪子拨着地上的泥,喃喃道:“我的土豆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好呢?”

蓝忘机用这些日子接的雨水洗净了萝卜,点个火放瓦陶里煮一煮。魏无羡见了简直手痒,蹭在蓝忘机身边甩脑袋,开始后悔自己没买辣椒……

乱葬岗上的生活,谁传言那么可怕了?魏婴咬着萝卜,喝一口汤,美滋滋地想着若能再有一块兔肉在里面一起炖就鲜了。“再过些日子大概就能冲破禁制啦!到时候就能下山了!!!下山找蓝湛!!”

双兔齐刷刷回过头看他,目光一模一样:第一个想的就是蓝湛呢?

魏婴似乎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额……先去杀几个温狗,给江澄铺铺路吧……”

魏无羡啃着他的胡萝卜,凑到蓝忘机耳边道:“二哥哥……感不感动?开不开心?看我第一个想的就是你……诶?二哥哥你的抹额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小魏婴收着不还了吧??”

蓝忘机道:“没有抹额,可随心自我。”

魏无羡:“……”

魏无羡:“我这就让魏婴把抹额还你。”

他看看蓝忘机泛红的耳尖与微微透黑的眸色,不禁大笑起来:“好啦好啦,我去看看土豆!”他扬起耳朵,啃完了他的胡萝卜,跑到魏婴身边去拱他,再回头看看土豆,意思明明白白。

魏婴也深感可惜,他钟爱的土豆还没长好啊……他揉揉那只兔子,唇边挑起一个狡黠的笑。

次日晨。

蓝忘机醒来照例摸摸身边那团绒毛,以前是叫醒魏无羡而面不改色地被他在脸上落满吻,近日则是拖着魏无羡起床再被一团毛茸茸搂着咬。总之,没有一次能成功改变魏无羡作息。可今日似乎有些奇怪,蓝忘机摸过去的时候却没有触碰到软绵绵的质感,他猛地睁开了眼,只见四周尽是铺的草席——没有魏无羡。

他眉心微蹙,忽然听见外间有些动静,便急急忙忙地追了出去。只见极难得早起的魏婴正笑嘻嘻地叉着手在田埂上坐着,啃一根带着泥的胡萝卜,悠哉悠哉地看着日出。

蓝忘机见魏婴无恙,心中微安,又急忙赶到了他身边。只听他身边土中爆发出极怨愤的一声:“放我出来!!魏婴!!!”然后沉默片刻:“……不对我这么叫自己总感觉怪怪的。”

蓝忘机向泥里看去——两只灰蒙蒙的耳朵挣扎着抗拒,边上的泥随着这动静一拱一拱的,声音闷闷的:“蓝湛……蓝湛你来了吗?快放我出来啊!!我再也不敢种思追了!!!”

闻言,蓝忘机唇边浮起了一抹笑意,驱避尘划开了魏无羡身边的土,把他拖了出来。魏无羡浑身都被泥水打湿了,绒毛黏在一起,血红的眼睛跟金鱼一般死瞪着魏婴:“魏婴!!我……我……诅咒你断子绝孙!!”

蓝忘机:“……”

魏婴自然听不到这兔子说了什么,可读神情却能看出个八九:“哟,这是生气了?种在泥里长得更快些嘛。你看看萝卜,对吧?你也要快些长大啊。”

魏无羡被蓝忘机拖去洗澡,兀自骂着:“老子再長就成精了!不对!老子已经成精了!”

魏婴看着升起的太阳,扬起嘴角笑了。一条路走到黑?……不,一点也不黑。

是夜,魏婴魂魄初成,于洞外凝炼元神。

四周的鬼物在十几日的压制过后突然又嚣张了起来,如同火山爆发般,喧嚣程度超过了往日,或群魔乱舞,或尖叫喧天,鬼气纵横打扰着魏婴修炼。

魏婴凝眉,眼尾有意无意地露出一丝杀气,元神微微荡漾,想要抑制住那些鬼物,却不想它们更加嚣张!预感到有些不对劲,魏婴急忙冲进密室寻找下一境界之法。双兔尾随在后,一些鬼物跟得紧,魏无羡待要出手,却见蓝忘机忙抽出避尘杀了几只,护着魏无羡入内,被后者做了个鬼脸后才反应过来,揉了揉魏无羡的耳朵。

这一次入内,像是能感应到魏婴的境界一般,四壁再一次窜起了火光。墙上的字迹似乎又多了些,被明火照得清晰无比。

魏无羡心神一动,连忙拉着蓝忘机转身,抽出被蓝忘机揉的耳朵,又去捏蓝忘机的,双兔就这样在门口滚打了起来。

魏婴细细研读着,情不自禁凑到了墙前。上面记叙着那位高人吹笛、嘬唇为哨御尸的情景与方式,魏婴看得不觉出神,再上前一步,见一处字迹模糊不清,伸手拂拭。

就在他的手碰到墙壁的同时,四下里乱箭射出,洞中鬼啸一阵高过一阵。魏婴大惊,鬼物尚可凭他已有的能力稍加操控,可这利箭乃是无灵之物,只能靠躲!

魏婴扫一眼四方来箭,一面用魂魄压制袭来的鬼物,一面仰倒躲避乱箭。但见乱箭是从穴顶射下,而鬼物则是从壁画中分离而出!

分心两用,两方面都是险极的事端,魏婴勉强控神的同时躲过这一波來箭,精神高度集中下已经微感疲累,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鬼物近在眼前,乱箭也随之而来!

蓝忘机大惊失色,提剑就要去救,却被魏无羡拦住了:“蓝湛,没用的。不受伤,无解。”

蓝忘机凝眉:“什么?怎么会?”

魏无羡冷哼一声,道:“鬼道嘛,不被鬼抓几下,哪来的进益?”方才预见此景时他拉过蓝忘机玩耍,也正是不想让蓝忘机插手,毕竟关心则乱,谁知多一人插手,机关会不会更加险峻、条件又会不会更加苛刻呢?

说话间,魏婴已经承受不住地中了一箭,与此同时魂魄之力减弱,鬼物一道上涌,扑着朝魏婴而来。魏婴急忙再凝神控制,却已经来不及,一只女尸长长的指甲割破了魏婴的手臂,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尸毒再一次入体。

再过不过半柱香的功夫,魏婴已经身中数箭,被鬼物划了数道伤口了。这一月休养下来本以为身体再无恙,却不料这次的伤口剧痛,身体较往先反倒更加脆弱了。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本想遮住他的眼睛,蓝忘机却温柔地拉过他的手,四爪交叠,心形的肉垫合在一起听彼此的心跳。魏无羡忽然就想起了那次被捅了一剑后醒来的胡言,蓝忘机低沉的声音:“谁的身体被捅了一剑,都撑不住。”

是啊,都是人。他们不是神啊。

…………

距魏婴上乱葬岗的三个月后的一个深夜。

乱葬岗忽然整座山头动荡起来,尸气如同掀起了一阵巨浪般涌动着,惊涛拍岸般狠很冲向乱葬岗四周的禁制。魏婴于洞穴中央坐定,鬼笛横陈,身边爬满各类鬼怪,与他一道冲破着这禁制。悠悠笛声里,鬼怪时不时仰天一阵大笑,尖锐的声音惊得林内群鸦飞起。

黑气如暗流般涌动着,时而汇聚成诡异的图案,再集中冲向天上的一点:阵眼。

双兔在一旁等待着,魏无羡眯着眼睛计算,蓝忘机则垂了眸不置一词。

时间点点流逝,一如往夜。

突然,蓝忘机睁开了眼睛,魏无羡也仰天张开了嘴——只听“轰”一声,乱葬岗周围禁制如同一道结界一般破碎,散作点点虚空消逝。禁制被冲破了!

几乎在同时,魏婴凝神收心,魂魄之力瞬间覆盖了整座山头,操控了全部的尸气防止其外涌,一并收归了山内。

夷陵一带的灵气微不可察地震荡了一下,随后又归于平静。温情眼睫一跳,幽幽叹了口气。——魏无羡在走前不仅关照了江澄,还给温情留下了一封手书。其中推测到魏婴在乱葬岗这一可能,也推测到射日之征的爆发,最后更是字字恳切请求温情不要参战,多多救治。承诺日后定然保她一脉。——你救天下伤亡人,我便一心救你。

魏婴轻轻松了口气,站了起来。于洞顶俯首而往,远山重叠黄云漫漫,冲破了禁制终于看到星空,一时间如重归人世。

那是久违的睥睨天下之感。少时一剑霜寒十四州,心比天高;此刻风涛动地海山秋,一曲陈情。

控万物死灵,操万千尸怪。

修成,下山。

TBC.

————————————————

*仙魔的世界不要在乎生长周期!!!那个是乱葬岗的土对吧对吧对吧~死人血滋养的萝卜听说很好吃~(什么?

*为什么这一章那么多字呢??因为写完了后面,突然发现忘记写陈情了。。。

*陈情出场帅不帅!!!反正帅死我了!

*射日之征副本只能下一章开了……下一章更新可能慢些,因为要梳理一下射日之征的全过程……天呐,好大一个坑。(碎碎念: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挖坑我为什么不能跳过这一战争我为什么还要顾念全员……)

评论 ( 27 )
热度 ( 148 )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