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回眸》章二十三 万物刍狗

文案:魏无羡与蓝忘机齐齐回溯当年,暗中推动进程,又会使小蓝湛与小魏婴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篇      忘羡回眸tag

温宁备好的小舟顺流而下,双兔面面相觑。温晁封了向东的路,温宁又只准备了向西逃离的船只,只有一条路——夷陵。

蓝忘机紧紧握着魏无羡的手,他想说,我绝不会再让乱葬岗的事情发生第二次,可是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口。让魏无羡再一次失丹、江澄被化丹却无力阻止的他,不配。

魏无羡扯扯嘴角,试图笑一个出来:“蓝湛,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的。”

蓝忘机:“嗯。”

魏无羡:“就看小蓝湛能否找到我们吧,这边的路都封锁了,只有战争爆发才能解禁。争取越快越好,这些日子看好小魏婴,千万不要再遇上温晁了。”

蓝忘机:“嗯。”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嗯。”

魏无羡:“……嗯。”

魏婴独自一人坐在船头,仰天而歎,什么也不想问,什么也不想知道。无星无月,亦无绚烂的灯火。就像无极的深渊要将人吸引进去,不留一寸骸骨、半缕魂灵。

黑啊,真他娘的黑。

到的时候,魏婴眼皮重如玄铁,扑了自己一身的冰水清醒一下,背起江澄上了岸。兔子湛背起兔子羡,低低地御剑相随。

到了房内,温情看了一行人一眼,丢来了一包药。温情曾在温旭火烧云深时出手相救,这时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救了魏婴,魏婴脑中轰地一响——温家人,温情这一脉,究竟……

魏婴犹疑道:“你们,是温家的人……”

温情秀眉高挑:“温家做的事不代表我们做的事,温家造的孽不代表要我们来扛。我岐山温情问心无愧,出手救人之例不在少数。魏婴你不必这样看我,我既不是替温晁消罪,也不是给温家留名,我即是我,行一个医师的本分!”

魏婴放了一半的心:“温姑娘高义。那敢问……江澄突然晕倒是为何?”

夜色还深,温情隔音了这间屋子,上前给江澄搭脉。刚触手,全然感觉不到灵力的抗拒,她轻一声叹息,已知大概。

“化丹。”

魏婴以为自己没听清:“什么?”

温情道:“魏婴,当时你在哪里?为何他被化丹,身为下属的你却不在他的身边?”

魏婴无话可说。

他也想堂堂正正地站在云梦莲花坞,浴血搏杀守卫他们的家园。他也想护住江澄,可到头来却是江澄花那么大代价护住了他。

温宁插言道:“魏公子,当时的情形,你了解多少?”

魏婴缓缓摇头。

温宁让他坐下,与双兔互相补充着,将事情完完整整地叙述了一遍。魏婴的手死死扣住木椅边缘,指节早就发白,只觉得再多一重刺激那木板便要被生生折断。

良久,魏婴抬头道:“有什么办法能恢复金丹?”

温情失笑:“魏公子,你以为化丹手的功力,化丹之后还能重结、甚至说恢复?”

是啊,他也知道不可能。不过是问问罢了。

心思急转——“那,那么,把我的金丹给他又有多少把握?”魏婴脑子都没过,脱口而出,神情之恳切竟看得温情一震。

温情转过身去,冷声道:“魏公子,你是负愧么?”

魏婴顿了顿,摇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我也会这么做。江澄他生来不服输,修为于他而言就是性命,他是莲花坞未来的宗主,绝对不能这样活着!”

温情道:“那你想如何?!”

魏婴道:“温姑娘,我知道,我知道你写过一篇剖金丹的著述;那时我听说过,觉得极有意思。所以,把我的丹给江澄!我不要紧的,可他不行!!!”

温情凝眉,语气也冷了几分:“那文章上说几成?五成几率!文章是文章,动手是动手!”

魏婴道:“至少有五成啊!否则,不就是半点希望也没有了吗?”

一阵静默。

双兔不知谁被谁牵着,已经出了门。魏无羡紧紧拉着蓝忘机,道:“蓝湛,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

蓝忘机什么也没有说,浅色的眸就这样与魏无羡对视着,沉默,有时候比话语更有力量。

——因为他们无能为力。

屋内,魏婴一步不肯退让:“温姑娘不必在乎后果,成或败都由我担,只要给我这一线希望,便还有救不是吗?而且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良久,温情的所有犹疑化作一声叹息,轻轻地,轻轻地落了下来。

选址、借口、准备、选材……

静心安排好的谎言。

剖丹。

他不怕。想像着江澄被化丹的那一刻,他真的不应该怕的。不该疼痛,不该喊叫,不该犹疑。就这样,看着体内力量一点点抽离,一颗闪动着流光的金丹被剥离,身子变重,汹涌澎湃的灵力平息下来,直到变作一滩死水。

就当是,从来没有拥有过好了。

江澄,我这一辈子,还是欠你的。

蓝忘机环住魏无羡,转过头去,血丝爬满了浅色的眸。

两日一夜。

没有一人合过眼。魏无羡不想逼迫自己去回忆那一段往事,可没想到重新来过,他竟然依旧阻止不了。两次,这一次,他是失了丹后的旁观,不可抑制地回忆起了丹田被割开的疼痛——没有麻药,疼得浑身颤抖,却咬着牙硬生生忍下,逼迫自己灵台清明。

他们不知道日后的路如何走,远望前方,只有黑压压一片。地上的太阳占据了所有,给他们剩下一个暗黑的世界——没有光亮,没有希望。

移丹成功,却依旧是静默。因为没什么值得欣喜的。江澄留在山上养伤,深夜,伤口还未愈合的魏婴趁双兔不备,撒下一把迷药,自己一人孑然离去。

计划是到指定的地点会合,江澄有了金丹应当行动迅捷,所以自己不得不先行离开。约定好的小镇十分偏僻,他们说好了会一起等待,等到温狗接下战书,他们便与蓝氏汇合,一道上战场浴血厮杀,把一切仇恨都杀回来,杀个干净。

魏婴蹲在街角,随意抬头看一眼,周围群山环绕,连路也不平,偶尔一辆車过,尘土飞扬,漫漫黄沙。他摇摇晃晃地站起,看小腹还未结痂的伤口,惨然一笑。走进一家茶楼,熟料伙计热情地迎了上来:“喝点什么?”

魏婴本能地机警反应,向后一退便要冲出去。不料下一刹,雷霆般的一掌便狠狠地打在了他身上。

其实什么感觉也没有,心早就麻木了。魏婴恨不得他们折磨得越残越好,化作恶鬼也能在战场上出一份力,还不怕疼痛,多好,是吧?

“来啊!谁怕过疯狗了!”魏婴舔了舔嘴角的血,“为什么不高兴?可不正是因为死到临头了,我才高兴!我还害怕我死不了呢。够胆你们就折磨死我!越残忍越好,我死后必然化为凶煞厉鬼,日夜纠缠岐山温氏上上下下,诅咒你们!”

温晁心一惊,盘算片刻已有打算。一通脚踢猛打,魏婴满头都是血,流水般挂下来,兀自冷笑着。翻白的眼,挂着血的嘴角勾起阴冷的弧度,一身血污,其实已经和厉鬼没什么两样。

他们带着魏婴越飞越高,温晁突然桀桀笑道:“这个地方,叫做乱葬岗。”

“你看看这黑气,啧啧啧,戾气重吧?怨气浓吧?连我们温家都拿它没办法,只能围住它禁止人出入。这还是白天,到了晚上,你信不信?里面真的什么东西都会有的。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永远也别想出来。”

他抓起魏无羡的头发,一字一句,狞笑道:“你,也永远都别想出来!”

说完,他便把魏无羡掀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此中暗无天日。说是白天,其实与晚上没什么分别,只不过阴气还不及深夜里重,各类事物也还没有出现而已。

五月时蓝家曾在乱葬岗四周遍植兰芷,也不过将乱葬岗第一重禁制稍稍减轻,温家再一次进入,依旧无人生还,十几名高阶修士带了上好的法器去,个个魂飞魄散。

魏婴下坠着也不知有多高,越往下,就越阴冷。不是天冷,而是阴风直接穿透骨子里的阴寒,好像要封印了整颗心一般。他听到了万千魂灵的哀鸣与嚎叫,围绕耳边盘旋着回响,刺耳而又尖锐。

最后终于重重落地,五脏六腑俱经受了狠狠的冲击,如同碎裂一般,咳出一口黑色的血,再也吐不动,感觉好像就快要吐完了。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知道身下尽是白骨,淤泥也是人身腐烂所化,可现在他只觉得这些尸骨远比不上温狗恶心。

眼前发黑,头一阵一阵的眩晕,是要死了吗?小腹剧痛,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又被温狗强行踢裂,一遍遍地提醒他剖丹之痛。

原来还是会痛的啊。

自认为的不怕天不怕地,可即将在失去的时候,原来,还是会希望陪伴,渴望一份平静与美好。魂飞魄散了,就再也见不到故人了。

他突然想要一个依靠,就像蓝湛那样的,坚实的肩膀。

TBC.

————————————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有多想写乱葬岗的情节的!!!!!

*捏个,大概不会太虐的。

*有原著引用

评论 ( 15 )
热度 ( 127 )
  1. 何所羡悦心•咸鱼•xy 转载了此文字

© 悦心•咸鱼•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