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忘羡】《回眸》章二十二 寂灭焚心

文案:魏无羡与蓝忘机齐齐回溯当年,暗中推动进程,又会使小蓝湛与小魏婴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篇      忘羡回眸tag




第二十二章  寂灭焚心

冷冽的琴声穿破了肃杀声传来,一道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春风化雨般的透入心间,另一道则化作冰冷的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射向温家修士。

魏无羡便是被这琴音唤醒的,那样熟悉的琴音,听来竟带上了三分急迫,三分怒意。随之,蓝湛低沉清澈的声音响起:“温晁,放人。”四个字似乎是咬着牙说出,满腔怒火满腹担忧难以倾泻,手上一把普通仙剑早已灌满灵力,指节握得发白。他四下寻找一番没有看见魏婴,更是心急如焚,浅色的眸子阴沉下来,化作对温氏的满腔怒意。

又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温公子,不知云梦有何处得罪?”

蓝曦臣!魏无羡一惊,不知该如何反应。蓝曦臣的到来,意味着蓝家的同意,同时,并且江氏夫妇也定然有救!魏无羡勉强睁开眼,向蓝湛的方向看去,又被蓝忘机拥在怀中,冷冽的檀香传来,是一阵阵的安心。果然啊,有他的地方,便不再彷徨。他耳朵垂了下去,一阵绵软的无力感传来,再一次唤醒了数年前有如深渊的记忆,来自黄泉碧落,阴诡地狱的苦痛,感受到灵力枯竭如止水的绝望。不过,此刻都已经无所谓了。

蓝湛信手又拨出几个音,取下一根弦配合着弦杀术击出。蓝忘机则紧拥着魏无羡,持剑而出,将他护送到蓝湛身边后,低头留下一个淡淡的吻,随后不再犹豫,即刻反身去解救江澄。

伴随着琴音的是清雅的箫声,应和在铮铮琴声之后,将琴音的力量加强数倍后扩散出去,一些修为低的温家修士承受不住地捂住了耳朵,面色惨白地跪坐下来。

可那乐声哪里是捂耳便可抵御的?那些修士晃了几下,竟开始连连咳血,纷纷以剑抵地,痛苦难堪。温晁,见后挥手骂道:“一群废物!都给我出去,别碍了老子的事!”

血色残阳,莲花湖上残荷片片,镀上了惨红一片,溅上点点血花。

江枫眠背负着虞紫鸢,一柄仙剑上紫色灵力纵横,奋力招架着温逐流的一招一式。他身后伤口迸裂,汩汩渗出血来,衣衫都被染透;然家将不家,再痛再累也化作了满腔悲愤与怒火。他对蓝氏双璧颔首为谢,又扬起了剑。金丹内储力早已不足,强行借用外界灵力化为己用,每一剑都是撕裂心肺的疼痛,周身百骸被一重重冲击下生死无差,可温逐流当前,一想到此人为人走狗、不辨黑白,修真败类,活着都是可耻!

江枫眠与温逐流对战,蓝曦臣提朔月前来相助。灌入灵力,朔月望天发出一声长啸,剑身顿时发出盈盈蓝光,温和,却又蕴含无限力量。蓝与紫的交辉,在落日仅剩的一抹余晖下发出耀眼光辉。

此时温家低阶修士尽数退了出去,莲花坞内只留下蓝氏双璧与蓝家的十名弟子严阵以待,一边护着几近晕厥的江氏夫妇、早已晕死的江澄、双兔,一边与温家十数名高阶修士、温逐流、温晁相抗,还有一个没有保护便退不出去的王灵娇。

王灵娇后背被紫电抽得发麻,胸腔又被乐音震得剧痛,伏在温晁肩头抽泣道:“他们,他们一群蝼蚁,怎么踩不得了?温逐流呢?!”

温晁见到她这样娇弱的样子,忍不住一阵心疼:“娇娇,你先回去缓缓,这里太乱。乖。”随即,他叫过为自己护法的温逐流斥道:“为何不护着娇娇!快先将她护送出去,回来再说。”

温逐流无可辩驳,一掌狠狠击出推开了江枫眠,消释了蓝曦臣的剑力,随即飞速后退,看了那抽抽噎噎的王灵娇一眼,阴着脸将她护送出莲花坞,又交代几名修士安顿了下来。

然而,就在他离开的这片刻,内中情势已然大变。

江枫眠被温逐流最后爆发出的一掌震得不轻,加之灵力枯竭,猛地吐了一口血,天旋地转,顿时眼前一片昏黑,晕了过去。蓝曦臣趁此刻率蓝家弟子救下江氏夫妇,退后以音破障,声乐变作一面厚实无比的墙,轻易穿透不过任何灵力。

蓝湛手中一柄仙剑注满灵力,蓝色莹光挥出,乘着琴音而去,击倒了前排一众修士。足下借力,飞奔到江澄身边。

江澄不停地在咳血,浑身血污早已融在一起,有些干涸为锈迹,又有些还新鲜,一身紫衣上看得出交错的血迹,触目惊心。这一片空气中也全是铁锈的味道,九瓣莲上溅血,木屋门前染遍;莲花坞,再不是莲花之坞了。

蓝湛神色极为复杂地看了江澄一眼,将他送到姑苏弟子身边照顾,灵剑朝温晁刺出,取敌于先,攻守不备。

温晁一时不防,被蓝湛突破,啐道:“尔等此刻嚣张又如何?我温氏何尝怕过天地?!”他冷哼一声,“姑苏蓝氏、云梦江氏……很好,好啊,这便是公然反叛!看我温氏骄阳怎么收拾你们!”

说话间两家修士又有冲突,灵剑无情,两边各有损伤。

任蓝曦臣涵养极佳,此刻也不由抽了抽嘴角,冷声道:“姑苏蓝氏愿下战书!温公子,你们可敢接?”

温晁仰天大笑:“喲,我听到了什么?一群蝼蚁叫嚣着要给我们骄阳烈日请战?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抢身而出,温家修士上前,“这就接战也不妨啊!”

蓝曦臣道:“战书自然需要亲自送上,至于此刻,恕不奉陪!”他重新将裂冰送至唇边,一声清音醇厚舒畅,其中劲道却沉重无比,与蓝湛的琴音应和着向温家修士而去,此刻箫声为攻,琴音破障,温家数名修士竟然再也不能上前!

天色已暮,如同盖上一块遮天之布一般暗得极快,仿佛就是转眼的功夫,夕阳已落,残照消散。天,彻底黑了。

“走!”蓝曦臣见人已救齐,即刻整顿撤退。温逐流正在此刻御剑飞速赶来,一道化丹掌拍出,直取蓝曦臣而来。

蓝曦臣举朔月挡过:“诸位先走,我断后。忘机,你带人先回姑苏。”

蓝湛助他一声辅灵琴音,摇头道:“魏婴未回,我在此等他。”

蓝曦臣还未说什么,蓝忘机已微微皱眉——蓝氏弟子在温氏的夹攻下也多有负伤,蓝湛不走只怕不妥。

乱中取闲,蓝忘机抽出纸笔写道:『魏婴由我双兔守候,务必带江宗主先行撤离。保住云梦弟子安全。』

『快走!』

蓝湛看了此处惨伤,心知自己方才的情急甚为不妥。他眸色深深地看了蓝忘机一眼后,点头同意。

得到的,是同样坚定的回应。眼神甫一相交,已不必太多交流。蓝忘机即刻抱起魏无羡,向魏婴的必经之路上追去。

蓝湛护持蓝家弟子离开,最后一眼看向了魏婴带他游玩了一日的莲花坞。一日,早在心头烙印下永恒。

……

温晁挥手道:“追不上了。约战就约战,还怕了他们不成。”他接回王灵娇,越看这莲花坞越是气愤,狠狠地踹了一脚门框,踢得木屑横飞,一掌打在九瓣莲上,花瓣飞散。

王灵娇只觉得还不过瘾,一面揉着自己的后背,嘟嘴撒娇道:“人家疼嘛……”一面又以眼神示意,要将莲花坞破坏得更惨败一些。

温晁摸过她后背伤口,紫电直抽出一道焦黑的鞭印,横贯在一片白皙的肌肤上。

王灵娇道:“这破地方,什么都是破的!设什么监察寮,要我说,还不如一把火烧了!”

温晁笑看她撒娇的模样,她珠钗有些松动,云鬓半偏半散,脸蛋生得依旧喜人。虞紫鸢若在,定然后悔了当初没对着那贱妇的脸抽下几鞭,才能解得此时心头之愤,也治治温晁的风流病。

“烧?”温晁扬眉,看看这边莲花坞的木板堆砌的寒酸样,竟也觉得王灵娇住着太对她不起,大手一挥:“娇娇开心就好,云梦又不是只他江氏一家!监察寮设在这里也是受气!”

…………

魏婴拖着疲惫的身子冲到时,天已全黑了。夜空无月无星辰,暗得如少年人此刻的心境。

他不需要凭着印象去找莲花坞,因为远远的,他就见到了火光冲天的莲花坞,九瓣莲凋残,无数木屋焚毁,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响亮的噼啪声。

云梦的百姓都遵从了江枫眠的关照,即便有几个不忿又胆大的,见了这火光滔天、空中灵剑划过,也只得紧闭了门窗,哪里敢招惹那些修仙的人。

一场烈火,不仅焚毁了莲花坞的所有,还灭烬了一颗少年人的心。

魏婴呆呆地望着那个家的方向,融身于黑暗地静坐,心如死灰。片刻后,他突然拔足奔去,绕开了大路,纵身下水,潜下莲花湖一阵猛扑,凫出水面时已然到了莲花坞内。

……

魏无羡猛地睁开眼睛。

蓝忘机紧紧环着他,眸中流露出关切的意味。四周暗若深渊,魏无羡昏迷的这一个时辰内,蓝忘机眼睁睁看着云梦焚毁而无计可施,只得转了个身挡住魏无羡的视线,继续眺望魏婴的来路。

莲花坞还可重建,人却难从头来过。

魏无羡强撑着支起身子,看了四周的路,摇头道:“蓝湛,你听我说,小魏婴他未必会从这条路来,云梦多水,若要潜回莲花坞,多的是路。”

蓝忘机眉睫一跳,忙向莲花坞的方向望去。魏无羡也转身看去,浑身血液立即凝固了。

那是他的家,他的家啊!哪怕早在战场上陈情横吹召鬼为兵,一己之力繫杀温狗无数,亲眼见温氏覆灭人间日落,他依旧做不到在此刻心中不起波澜。

莲花坞内多木屋,四周环湖阻隔了火势蔓延,可坞内却烧得火光亮徹夜空,灰色的浓烟滚滚升天,一阵风起便带入了心间,呛得泪眼朦胧。少时的梦,终究是再也挽不回了。

蓝忘机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还好吗?”魏无羡甚至感觉得到,蓝忘机抱紧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想得到这一个时辰里他也不好过。

魏无羡强扯了一个笑,道:“你在我身边呢,有你护着,就好了啊。去莲花坞内看看吧,小魏婴应当在那里。”

……

温家修士已经撤尽,莲花坞大厅也烧得只剩断垣残壁,一片焦黑,在寂寂黑夜里只有未烧尽的火光映照出这边的惨况,血水仿佛还未干涸,被烧后莫名便钻到了魏婴心口,一阵酸涩的刺激,差点眼眶湿润。

从那座小城飞奔回来,早已口干舌燥,此刻强行将涌上喉头的酸涩咽下,喉间刺痛带着股股铁锈味,不禁呛得弯下了身子。

他动手翻开一块块木板,企图能在此处找到一丝痕迹,哪怕是一点云梦的痕迹也好。

莲花坞被烧,定然是没守住。江叔叔呢?虞夫人呢?江澄呢?蓝湛呢?!……他们,在哪?……

炭黑还烫,魏婴却好似什么也没感觉到,良久以后,他强支着站起,丢开木板,拖着沉重的步子向门外走去。木板在地上发出闷闷的一响,断为两截。魏婴双手尽是焦黑,被烫得有些红肿,突然猛地一掌拍向大门,轰然一声震响,掩盖了差点禁受不住的啜泣声。

十数年前,他被江叔叔带回,悉心照料养育成人。

今后,他将何去何从,身死何处魂归何方?

今夕,何夕?

黯淡了一阵,眼前点点星光闪烁起来,又一大片血色漫过,头晕得紧。他扶着门走出去,头一阵晕过一阵。

“魏公子。”

声音很轻,似乎还怕被其他人听见。可魏婴周身冷血一下子就沸腾了——他见到了炎阳烈焰服。

魏婴一转身就翻过那人的手,抵住他脖子,瞬间制住。那人显得慌张极了,低声叫道:“魏,魏公子,是,是我啊。”

魏婴道:“管你是谁,一条温狗罢了!说!江叔叔他们在哪?”

那人道:“魏公子,你,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温宁啊。江宗主他们被蓝家救走,没,没有人伤亡。”

魏婴稍稍松开了手:“此言当真?”问话依旧冷酷听不出丝毫情感,可那颗心已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仿佛完完全全地相信了这一切。

温宁道:“魏公子,悄声。我怕还有温家的人没有走,没见到你,温晁还在抓捕,千万小心。”

魏婴定定地看了他片刻,想到其姐姐温情于蓝家有恩,温宁又看似偷偷前来无人知晓,犹疑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如此说来,现在所有人都在姑苏了?”

温宁道:“未必。应该没那么快的,所有人都很累,有受伤,应该在半路休整。”

魏无羡还待问个大致去向,忽然看到前方一点若有若无的蓝色微光,他绷紧的弦始终未曾松下,戒备地扣住温宁脉门质问道:“什么人?!”

蓝光忽然消散,两团白影冲了过来。仔细一看,竟是一双白兔。

“蓝湛的……灵兔?”魏婴奇道,“你们为何会在此?还有,那只怎么了?”

蓝忘机见到魏婴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比划了一下一言难尽之意,带路要向南奔去。温宁从怀中取出一些干粮、清水递给魏婴,道:“魏公子,既然莲花坞各位都无恙,那我便先回去了。”

魏婴颔首为谢,草草用了些干粮后,背起双兔,与温宁告别。

就在此时,又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地跌撞而来。

蓝氏所休憩之地大山环绕,设下阵法隐秘无比,无星无月的黑夜里阴风阵阵,此山离云梦不远,但避险的山势绝佳。云梦莲花坞宗主、所有弟子,蓝氏双璧、弟子齐全,轮值与休憩井井有条。然而此时,却独独少了江澄。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21 )
  1. 何所羡悦心xy 转载了此文字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