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君莫笑忘机琴声日日玲玲语,
人不识长白无邪十载如既往。

目前产出:忘羡、叶黄、靖苏靖

微博:-悦心xy-

感谢每一个喜欢❤️

【叶黄】系统教你谈恋爱(下)

    中 

————————————

就在两人打闹的时候,一片黑影蓦地笼罩了上空。原本轻快的音乐忽然之间消失,一声尖锐的鸟鸣划破长空。

“这是……?”

那是一只周身似火的巨鸟,羽毛亮得有如涂金,金乌本就是太阳的象征,此刻这只傲视天地般的气概,又是飞翔的,只怕比野图boss还难对付。

两人面面相觑地看着头顶那只徘徊于上空的赤色巨鸟,不明觉厉。

黄少天简明扼要地敲出两个字:“攻击?”

叶修摇头,“你看上一局,肯定不是拼战斗力那样简单的事情。”

“天啊我头都痛了啊,老叶我要捶你……额那什么,这只东西应该不好对付吧?应该是耗不起的,那么只能智取了,比如……绕过它怎么样怎么样?”

那赤色巨鸟名为金乌,取太阳之名,寓意光明与永久。它霎了霎流火绯瞳,长翼翻飞,忽然俯冲下来,直冲两人而去。

黄少天不经思考地一个侧身闪避,就躲过了这看似凶险的一击。在这么点时间里甚至还抽出了时间反击,冰雨一个上挑,打出了金乌的血条。

……

……

……

以两人的学历,可能已经不会数这玩意儿是几位数了……

然后两人便双双放弃了对这只鸟的绞杀。

实在是……比75级野图boss还要不像话!!

“一定不是打的。”良久,黄少天吐出这么几个字。

“嗯。”

“老叶,看你的了。”

“嗯。”

不过这种思索可以搁置一下不急,因为金乌的第二轮攻势也已经来了。

第一次更像是试探深浅,见两人毫不费力地躲过之后,第二轮攻势便比第一次强了许多倍。只见其金色翅膀倏地展开,随后便是如魔道学者熔岩瓶一般的效果,云端为地,烤出了大片大片的焦黑。只不过这熔岩远比一只魔道学者的来得多,几乎洒满了整个屏幕,真正的避无可避。

夜雨声烦与君莫笑同时被掀翻,血条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了下去。

“啧,真毁意境。”黄少天见大片的云朵被炸成暗红熔岩与焦黑,忍不住抱怨起来,同时手上不急不忙的一个后滚加受身操作跃起,离开熔岩灼烧地面,避开了后续伤害。

这边君莫笑的操作同样也不含糊,干净利落地避开,自己补了一瓶药剂,又丢给夜雨声烦一瓶。

“谢了。”夜雨声烦扬着手,看向另一朵云彩上的君莫笑,笑了一声。

还未等两人站回到一起,金乌的第三轮攻势便又如暴风雨般地降临。这一次它扇翅打出几朵红莲业火,向两人飞去,直接将这几片云化作了灰烬。

满屏幕尽是火焰,根本就是避无可避。

黄少天看一眼夜雨声烦与君莫笑的Hp,同时下降,下降相同。

难道这次就是玩血条的?

他心中蓦地生出这样一个念头,随即又自嘲起来:自己血都没了,还刷什么副本?

黄少天揪住叶修问道:“快想办法啊想办法啊!再被带两波攻势,我们都得完!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血是一样多的?机智如我们领队,是不是应该想些办法出来啊?老叶……叶……”

叶修与他的距离被拉得越来越远,本来也有一丝心焦,一种牵挂的感觉被一丝一丝地牵引出来。听到那头源源不断的话语以及目睹了如白云般堆起的文字泡后,他只皱了皱眉,说道:“尽快汇合。别吵。”

“我怎么能不说话呢?再不给些交流我们就要被隔开了被隔开了!你有没有注意到啊?话说你到底会不会打啊?要不我们杀上去吧。战死也比被打死要好吧?”黄少天看着夜雨声烦身上触目惊心的血,又瞟了一眼君莫笑——谁不是呢。

天上彤云密布,仿佛所有法力都被调起,汇聚在中央唯一可见的白色漩涡中。君莫笑翻滚着朝夜雨声烦跑去,飞枪、跳跃、滚动,尽最大可能绕开地上的熔岩以及空中时不时落下的业火。

夜雨声烦也不含糊,就差拿着手中光剑踩脚底下御剑了,在职业选手的操作下,金乌的这个围攻力度竟然还有些不够。

“老叶!我们动手吧!”隔着满屏的火焰看不到对方,黄少天只能凭空喊。“我先吧!”

话音未落,夜雨声烦便一个逆风刺向上,随后银光落刃击下,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又变为了连突刺,流星式直接将手速开到了最大,破空式强劲效果击出后,他察觉君莫笑的攻击也到了。

只是依旧看不见君莫笑的人,但从对boss的伤害来看,果然是散人快打的来袭。

黄少天感叹一声,忧心忡忡地看着那个根本不见变化的血条。然而此刻两人还分隔着,又不见击杀boss的希望,一时愈发焦心。

金乌才不管两人都在想些什么,系统永远只是个系统。它金色巨翅刷一下张开,将这边为数不多的几个落脚点尽数炸毁。

“我靠!这拆得……哪还有落脚点啊?老叶你在哪?这论拆迁流,你们兴欣也不及它!……老叶?老叶?人呢人呢人呢?不要告诉我你又把耳机摘下了啊。玩荣耀不戴耳机不开语言你玩什么呢是不是是不是?”

可是那头就是没有声音了。

整个场景突然静得可怕。

夜雨声烦早已没有了落脚点,只能凭着意识不断地调整姿势,受身、后滚、疾跑、跳跃,什么都用上了,然而夜雨声烦却只能看着头顶的金乌离他越来越远。

是自己在下落。

不一时站稳,不过血也只剩下最后一滴了。

黄少天恨不得一剑了结自己拉倒。

他喊了几声没听见叶修回应,突然而来的烦乱如阴霾一般占据了整片心间,手上随意地摁着键,操纵着夜雨声烦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是一个金色的殿堂,极尽辉煌。两边的金色梁柱直插云霄,前路漫漫不知可有尽头。

黄少天虽一直向前,口中不住念叨,却也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半点异常不肯放过。他突然瞥到地上掉落了什么金色的东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捡起来了再说。

继续前行,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

没有了叶修陪在自己身边,整个人简直怅然若失,连话也一时间不想多说了。

真正的百无聊赖。

真正的没有依托。

想到叶修在身边的日子里,总是那样信任,亲切而又美好。哪怕以前同站在荣耀职业赛场上比拼过,下了场也依旧是朋友,依旧会锲而不舍地找他PK。

想起去年在苏黎世十几个日夜,闭上眼就安心的感觉,因为知道叶修就在不远处,细细聆听仿佛还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声,然后蒙上被子露出一个欣喜的笑来。

心生一阵茫然。

那种一直想在他身边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

自己,又该如何面对?

身在此处,就不能再踏前一步吗?

……

突然,一道耀眼的白光击下,如同夏日正午的阳光一般刺得根本睁不开眼。好像是那只金乌,又好像不是。反正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夜雨声烦已经倒了下去。

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

发生了什么?不知道。

怎么就挂了?不知道。

副本结束了?不知道。

没有退出游戏,也没有退出游戏的选项。只是一行流金正楷字体在屏幕中展开,逐渐化开了黑色。

【系统消息:您已死亡。】

【对此局可有疑惑?请留言:】

“他呢他呢?君莫笑呢?”

职业选手绝对手比脑子快,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敲了回车。

什么?明明想吐槽的好吗?怎么就变成问那个家伙生死了啊?

不过,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躲过了没有。

黄少天闷闷地看着黑色的屏幕,什么也做不了,再话唠如他,也不能对着黑屏骂骂咧咧上半天吧。

谁料这边叶修却也是黑屏——

与黄少天几乎是一样的经历,只不过叶修走得更为小心,时刻提防着系统的偷袭。就在那一片金色袭来的时候,叶修下意识一个后滚,从视角处看清了来袭之物——竟是一只凤凰。

之后同样是黑屏。

问答。

叶修同样不假思索地输入:“他呢?”

按下回车。

……

两只屏幕同时发出耀眼的金光,两人双双回到了那个金碧辉煌的大殿。

一颗心也如这金色辉光般亮堂起来,被不知什么莫名的情愫填满。看着屏幕前的面庞,突然,多想,能看到他……

叶修甩甩脑袋,深呼吸着冷静了一下,也不知刚才那鬼念头是怎么冒出来的。

【Part2   生死与共】

生,寻找着汇合。

死,执念着对方。

第二关考察的竟然不是操作技巧,也不是智商。而是两人默契的一颗心,以对方为牵绊,又对此心甘情愿。生死与共,若我未能守护住你,那便同生共死。

这是什么?除了高于世间一切的爱,还有什么能解释?

鸳鸯尚且求一个同生共死,藤蔓尚求一个双生,人,又孰能无情?

黄少天一颗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血液随着心跳奔涌上来,双手不经意间便被汗液湿透了,操作的夜雨声烦也一个踉跄。

叶修笑道:“少天这是怎么了?”

那一声“少天”语气中的宠溺都快突破耳机扑到面前来了,黄少天狠很地深呼吸,想要把脸上泛起的潮红压下去,却发现连耳垂也滚烫了起来。

那边叶修又哪里好受了?一步步操作着君莫笑,想到那只烦人的小可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样子就好笑,又莫名地想看他吵闹。

叶修摇了摇头,嗤笑一声,重新收敛心神。

君莫笑与夜雨声烦并肩向前走去,金色的殿堂仿佛没有尽头。可一路走下去,满满无际,竟丝毫不觉烦闷。

因为有你。

“凝神,小心些。”叶修环顾四周,眉头微皱。远处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地面上拍击而来。

随后,远处的一点黑影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在阳光下现出金色的翅膀,流光闪烁,浴火辉煌。

凤凰!

凤凰通天祉、应地灵、律五音、贤九德,非醴泉不饮,非梧桐不栖。

此刻一对凤凰双宿双飞,身后流金溢彩,每一次飞翼都闪亮无数光点。

黄少天歎道:“经费在燃烧啊……老叶你舍得下手吗?舍得吗舍得吗?系统还有没有下限!!!这样好看的一对儿就跟你和我一样的,怎么还下得去手!!!!”

叶修的声音颤了颤,还是冷静地说道:“有什么下不去手的?”与话语同时,千机伞变化为矛形态,一击天击便向前刺去。凤凰周身的流光立即被打破,点点光影倾泻出来犹如碎金,铺满了一地。与此相伴的还有千机伞不断变化形态的“咔哒”之声,君莫笑的身形就在凤与凰间穿梭,血花也溅了开来。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原来系统都没你下限低啊……不对你有下限吗?!”

“哦?难道没有吗?”叶修轻声笑道。他瞥了一眼这次正常的血条,一对凤凰共享一个血条,所谓双宿双飞。他叫道:“快来帮忙。”

夜雨声烦缓缓提剑上前,看着这对被千机伞捅得失了风度、都快进入僵直的凤凰,摇摇头,加上了冰雨的攻击。

一时间凤凰被连住,满屏幕仅见冰雨的蓝色光影,千机伞的各种形态变化与带来的炫酷效果。哦,还有boss跳着下降的血条。

50%

30%

10%

“红血了红血了!老叶你注意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暴走技能啊!”黄少天叫道。

叶修下意识感到这句话有问题:“你想做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随意敷衍着,一边凝视着血条。

5%,4%,

3%……2%……

夜雨声烦果断抽身而退,守在了一旁。

美其名曰,蓄力。

叶修的攻速忽然随之放慢,笑一声道:“少天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想当年你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什么时候抢到过我们的?”

被爱人看穿了的感觉真不好,一点面子也不给。黄少天仿佛从君莫笑的神态中看见了叶修斜过来的笑眼,自己不争气地心里一痒,又急忙反驳:“谁说没有了!”事实上辩不过,只好用声音来输出。“我怎么也刺到你过吧!上次把你捅得不轻呢!”

叶修呵呵一声:“然后是谁倒在了却邪下?”

“……”

君莫笑灵活地在boss之间穿梭着,一个滑铲突然挡在夜雨声烦前面,然后迅速变幻矛形态,落花掌!圆舞棍180度甩出!天击!上挑!

与此同时,夜雨声烦从天而降,一道剑光璀璨地破空而过。

剑落长空!

剑光如银河落地,和君莫笑擦肩而过,尽数繫在了凰的身上。

流金碎了一地,可血条赫然还有那么一丝!

君莫笑与夜雨声烦同时冲了上去,但显然君莫笑散人技能更快,滑铲、弧光闪、冲锋,区区三个技能就把夜雨声烦落下了一截。

“我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不带你这么玩的!”黄少天怒吼。

“怎么?”叶修轻轻松松抛出一个文字泡,如云朵般软绵绵地弹了出去,与之相接的场面看得黄少天直咬牙。

只见金色铺满了的屏幕上,君莫笑借着尚存的冲势,一跳而起,空中转身,千机伞上魔法波动划过,挥下。

千机伞打制技能,斗破山河!

最后一击!

霎时间地动山摇,伴随着凤凰的重重落地声以及黄少天一声悲痛无比的哀嚎,屏幕上飞出了期待已久的图案:

荣耀!

接着的剧情两人同步地没有跳,这场面实在太过震撼,整个金色大殿震颤起来,无数光点向风与凰飞去,逐渐汇聚,唤回,双双盘旋着飞舞在上空。

【Part3   神祇加冕】

风与凰盘旋,洒下的无数碎金果然如加冕一般,任是去年世邀赛上捧起冠军的一刻也没这样触动过。

那时更是追求赛场上的热血与荣光,而在此刻,君莫笑与夜雨声烦携手站在这里,却彼此从眼中看到了最美好的东西。

那是一生的荣耀。

神祇,为我加冕。

跨越了太多岁月,从年少时抢怪不成便追着喊着要PK,到职业战场上相遇,再到世界赛场上携手同行,现在,你与我,不过一里距离。

还差一步。

黄少天深呼吸一口,感觉有些头晕脑胀,还有些口渴,端起了手边的水,一面看着奖励都分了些什么。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君莫笑与夜雨声烦完成神祇巅峰副本首杀,用时52分09秒。】

隔了几秒,系统又跳出来一句后续:【成为神之领域第一对官fang认证的CP,恭喜。】

系统你调皮了……

黄少天龇牙咧嘴地对着那公告吐槽上了半天,一边翻看奖励。

时时刻刻关注着的职业选手们也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各种稀有材料自不必说。

还出了两套橙字套装,名为“情比金坚”,毕竟是第一个浪漫场所嘛,忍了,忍了。反正也只是橙装,在职业级大神的眼里真不算什么。

最后这是什么?新头衔?+13体力,+14智力,武器+5攻击,+2耐久,+1攻速。这属性加上去,尤其是攻速,夜雨声烦要无敌了啊。幸好这个头衔有时限,而且带不到职业联赛里,否则不能忍啊!

不过,这还不算最不能忍的。

“这头衔……”黄少天心满意足地查看完属性,佩戴上以后才看到那熠熠生辉的金字,一对翅膀似要飞出屏幕。然而这都不是重点,直到看到那耀眼夺目的四个字后,黄少天喷了一屏幕的水。

比翼双飞。

系统你今天吃错药了啊!

据说日后有人投诉过这个问题,然后系统义正言辞地回答:第一,副本开启几率极低,进入并能通关几率更低,理论上非情侣默契不能完成。第二,副本介绍中有说明,建议CP参加,通关几率更大哟!更有荣耀为你祝福为你加冕!

已经没人想说什么了。

不过听说这样的难度后,也是吓跪了许许多多人。荣耀,果然越来越有趣了呢。

随意翻着各种聊天记录,黄少天突然想起路上捡到的东西,当时没来得及查看就遭了灾,之后也没这个心思。他翻了翻背包,发现那玩意儿竟然是一个金色的小册子。打开,红色,副本纪念品。感谢拾取,祝副本愉快。祝长长久久。祝白头偕老。祝恩爱圆满。

简介一行行跳出。

黄少天默。

尼玛纪念品送结婚证的啊!!系统你考证过性别吗?!!

“哎,老叶,”夜雨声烦慢吞吞地向君莫笑身边蹭过去,“给你看样东西,接住啊。”他从怀中翻翻掏掏摸出了一张红色的什么,与蓝色的披风形成了强烈的色差。

摩天轮还在悠悠移动,从天上落下,有如大梦了一场,重新踏回实地,梦想如何?脚踏实地才是追逐现实的开始。

君莫笑接过,瞟了一眼后说道:“哦,我也有。”

“……”足足两秒钟的沉默,黄少天后面的话语才滚滚而至:“什么?!那你不早说你说你藏着干什么干什么你!我不管你得要对这个负责!给你三秒钟时间从楼上滚下来!”

于是突然……

夜雨声烦下线。

君莫笑下线。

其余职业大神一看这俩家伙齐齐下线,职业选手群又炸开了。

“@叶修@黄少天”

“@君莫笑@夜雨声烦”

“在不在啊?”

戴妍琦鸾辂音尘:“两人一同失踪,有情况。”

肖时钦紧接戴妍琦之后,生灵灭:“有谁注意到他们的头衔了吗?”

孙翔顶着一叶之秋的名号上来就是吐槽:“废话当然看到了,我早饭还没吃呢就被撑饱了。”

海无量:“而且还没下限地把头衔戴了起来。”

一枪穿云:“……”连周泽楷都看不下去了。

索克萨尔突然插了一句:“毕竟加那么多属性啊。”

孙翔只感觉喻文州在护短。于是一叶之秋飞快刷过:“黄少天他人呢?平时那么活跃的,怎么不见出来说句话了?”

职业选手的手速,哪怕是喻文州,也非普通人可及。顷刻间屏幕滚动如飞,令人目不暇接。

翻看完记录的苏沐橙突然跳出来打破这一片喧嚣。

沐雨橙风:“别嚷嚷了,叶修在我们这儿玩呢。某些人可要小心被踢啊。”

一叶之秋:“……”

苏沐橙奇道:“我又没说是谁,你跳出来做什么?”

一叶之秋:“……”

沐雨橙风:“@索克萨尔  黄少天呢?他@%#&!$”

索克萨尔:“???”

海无量:“!!!”

鸾辂音尘:“!!!”

……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连苏沐橙的键盘都被摔了?

黄少天拔出帐号卡,伸了个懒腰,又走到门口拔出房卡。本想着去退房,突然觉得这宾馆说不定还有用,今晚还得住不是?他撇撇嘴,带着一张账号卡,一张房卡出去了。

对街便是兴欣网络会所,时隔一年,兴欣的环境好了许多,但还是没有精美到正规战队那样的大厦配置。不过叶修安然,兴欣的成员安之乐之。

那个方向,二楼,在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打斗时就早已望过无数回,属于蓝雨的赛季一结束他就跑了过来,专门候着这个五二零。

电话突然响了,打开一看是个座机:“你在哪里啊?”声音懒洋洋的,一听就是叶修的。

“在你楼下,信不?”

“你跑来网吧里打网游?”

“谁说我在网吧了啊?也就你这样的会把我叫到网吧里去刷副本!也就你们兴欣会在网吧里盖俱乐部!你信不信啊!说了三秒钟给我下来你人呢人呢人呢?”

叶修转着账号卡倚在门口隐蔽处向外张望,一手拿着电话:“不信。”

黄少天大急:“连张佳乐都世界冠军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真在你楼下你不出来看看吗不看看吗?我警告你啊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的,你要是再不下来的话小心我冲上楼去,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

电话那头叶修“嗤”一声笑了出来,显然看到了那个在宾馆门口探头探脑的家伙:“信了你少天大大还不成吗。来了。你往北走,去宿舍。”

“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

“人少。”

“哦好吧。向北是吧?就那个小区?不错啊带我参观你家?”

“我家?哦你如果想去的话下次随时欢迎啊。”

“别了吧我能体会到那种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生不如死生欲全无的离家出走欲望!”

“……”

两人最终交汇在进小区左拐的草坪前。

一如神之领域的摩天轮公园,五月份的天还不算太热,在杭州还有凉风习习,舒适无比。

叶修一身黑色短袖,黄少天则穿着白色烫金T恤,一看便是荣耀周边。仔细看来,背后的图案竟然是挥舞着战矛却邪的斗神,一叶之秋!

见到他的时候,压抑良久的情感突然决堤,叶修的心从没有跳得这么快过。哪怕是拿下冠军,也只是浅浅一笑,为下一次的荣耀继续努力。

可现在,汹涌澎湃的血液,狂跳不止的心脏,以及涌起的狂喜之感,终于出卖了隐藏多年的情感。

原来——这便是——

心悦。

一根同样绷了十年的弦,在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也终于断了。

叶修那身衣服很隐晦,黄少天隐隐记得自己有一模一样的一件,突然心花怒放,嘴角便勾了起来。

“老叶!”他叫一声,扑了上去。

叶修十分自然地接住了他,打个转抱起。可接住之后四肢却突然僵硬了起来,根本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也不知道怎么抱更舒服,于是干脆整个人就站得笔直,把黄少天直不直歪不歪地搂在怀里。

黄少天翻个身对准了他的面庞,热浪扑打在他的脸上,逗弄得那人的眉睫都颤了几下。

“老叶老叶你说句话啊。”

沉默。

只是叶修的眸子有些深邃,仿佛看不见底。

黄少天继续道:“那这样吧我来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五二零。”对面那人不假思索地答道。

“那你喜欢这个吗?”黄少天指指身上的荣耀图标。

叶修点头。

“那么这个呢这个呢?”黄少天将指尖移到自己脑袋上,指向自己。

叶修突然一把握紧了他的手,向前扑倒在地。

两人相拥着滚到草地后坡去,黄少天眨巴着大眼睛确认了一番四周没有人以后才缓过神来。

“老叶你……”

叶修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理智在看见黄少天的那一刻就已经崩塌溃散了。他小心翼翼地去吻他,本想浅尝辄止,却没忍住。一手抵着黄少天的后颈,一手握着黄少天的手,堪堪将身子压了上去。

青草地上还有些湿,黄少天的白色T恤很快就沾上了点点碎草。头微微向上仰着,被叶修僵硬的唇舌搅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又甘之如饴。

“我们……楼上去吧……要不,要不,宾馆也行啊……老叶,老叶?”

舌尖舔舐过唇腔内每一处,将每一寸柔软占为己有。擦过牙,舌,喉,黄少天的舌头也机敏地回绕上去,缠住,然后相依偎在一起。

只是一个吻,黄少天便已经被周身血液冲昏了头脑,头有些晕,眼睛也浮上了一层水色。比说完垃圾话时的窒息更要窒息,比夺得冠军时的激动更要激动。

“老叶……”他浅笑着看着边上那人,叶修深呼吸两下,也渐渐清醒过来。

“老叶老叶我们去别的地方嘛……”

“诶,我有那么老吗?你老叶老叶的,叫着越来越上口。”

黄少天噗一声笑了出来:“那我叫阿修,修修,叶不羞,君君?笑笑?……你喜欢哪……?”

叶修再次狠狠地堵上了他的嘴。

FIN.

○最后的魔道即视感……一不小心就这样了……再写下去估计要擦枪走火了……于是赶紧结文。

○我发现最近总把烦烦与羡羡混起来……???反正……都很可爱?…………而且吧,每次看到黄少天简称天天的时候,我都会有很不好的感觉……

○不要忘了时间轴设定是五二零【默

○输入法词频,断袖已经比短袖词频高了不知多少【啊喂。

评论 ( 6 )
热度 ( 186 )

© 悦心xy | Powered by LOFTER